2013 閱讀記錄

2013 讀書記錄

這裏推薦的都是我認爲值得讀起碼第二次的書。所有這裏提到的書都可以在豆瓣上找得到。

隱私

Cypherpunks
這本書是wikileaks的Julian Assange, CCC的Andy Müller-Maguhn,Tor的Jacob Appelbaum以及La Quadrature du Net的Jérémie Zimmermann幾個人的對話錄,他們談論的是關於互聯網監視、審查、個人隱私等問題,以及面對這些問題我們可能的出路。值得每一位關注互聯網之未來的朋友一讀再讀。(網上其實可以找到他們對話的視頻

Private Matters
一本從較爲學術的角度探討隱私問題的書,有不少足以讓人深思的例子,值得一讀。

Schneier on Security
著名的計算機安全專家Bruce Schneier的舊作,是關於網路安全與隱私的一本不錯的入門書。

Liars and Outliers : Enabling the Trust that Society Needs to Thrive
這是Schneier的新作,國內出了中文版,這本書探討的是人們生活在社會里如何建立信任的問題,相信不管是對於中國還是美國讀者來講,都會是非常值得瞭解的一個話題。

互聯網

Program or Be Programmed
讓這本書告訴你爲什麼你該瞭解編程可以幹什麼以及爲什麼這玩意在今天如此重要吧。

The Hacker Ethic
介紹hacker文化和精神寫得最好的一本書

The Updated Last Whole Earth Catalog
某天在圖書館意外的看到,於是用一個通宵翻閱了一邊。看到很想直接照着書裏講的那樣去學某個東西。

Rewire
講如何在互聯網上成爲都市人(cosmopolitan)的一本書,其實感覺這書更大的意義在於啓發,因爲基於互聯網應該可以有更多的civic innovation出來。

Sound Unbound
其實這是講音樂的一本書。而我之所以放到互聯網這個類別來介紹,是因爲它確實有很大篇幅在寫互聯網如何影響了音樂人的創作,其實對其他任何進行創作的人而言同樣會有啓發。

文化

《生命的尋路人》
這是根據作者的系列演講的文字整理而成的一本書,作者是TED講者Wade Davis,他讓我看到了原來世界的文化多樣性可以如此豐富,但與此同時,這一文化多樣性正在遭受巨大的破壞——我們可以做點什麼?

《我的涼山兄弟》
從人類學的角度去看關於城市化、毒品等問題的一本書,故事寫得頗爲不錯,有些觀點也確實值得反思。

《國家的品格》
雖然是日本人寫的關於日本之反思的一本書,但我看完之後是希望也能有中國人在這個年代寫一本類似的關於中國之反思的書。

《地工开物》
重新發現手作之美。

《City Between Worlds : My Hong Kong》
關於香港歷史文化的最佳讀物,李歐梵先生是作者。

《Zen and Japanese Culture》

發展理論

Out of Poverty
這書一個觀點是“窮人也是創業者”,一語道出了作者與傳統那些搞發展援助的項目的根本不同。

The Post-Development Reader
很多時候我們是被發展,卻全然無知,還爲此歡天喜地。這本書可以是一劑醒藥。

商業

The Launch Pad
介紹Y Combinator這個孵化器項目如何操作的一本書,有些參考價值。

What’s Mine Is Yours
不知算不算第一本講sharing economy的書,看書中的一些例子可以獲得不錯的啓發。

The Responsible Company
這是Patagonia創辦人寫的書,講的是他們怎麼開始可持續商業的探索(結果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的,那他們就努力做到將自身的商業行爲對環境的破壞減到最低)。值得每一位做商業的朋友一讀。

設計

NONOBJECT
好玩。

Design for the Real World
70年代出的書,今天讀起來依然不覺得舊。因爲現在大多數的設計還只是爲10%最有錢的人設計,但我們事實上是需要爲99%最窮的人設計。

創意

The Vein of Gold
這是《創意是一筆交易》作者的另外一本書,書中提出了不少關於喚醒自身創意細胞的建議,值得follow。

溝通

DIALOGUE : and the Art of Thinking Together
其實讀這本書之前先去讀一下《世界咖啡》可能會更容易懂。

生活方式

《半农半X的生活》

《和平饮食 : 素食理论的圣经》

哲學

《死亡的臉》

文學

《Mountains and Rivers Without End》

《水面波紋》

上面兩本都是Gary Snyder的書,都很有禪意,值得細品。

《Siddhartha》

Hermann Hesse的書都很神,而這本則是讓我可以一口氣從頭看到尾並且看完還不斷反覆思考的一本書。

佛學

《Living Buddhist Masters》

《佛陀之心》

政治

《Deschooling Society》

《Tools for Conviviality》

《The Transition Handbook》

《無權力者的權力》

《素人之亂》

其他

Effective Cycling
這是截至目前为止我看过的关于自行车/自行车出行的最棒的一本书!甚至可以當工具書來用!

Arduino的開源商業模式

很多人可能都聽說過arduino,也可能玩過,但不一定知道這個東西背後的故事。今天有幸在PolyU聽到arduino這一項目的創辦人Massimo Banzi的講座,受益匪淺,這裏簡單記錄一下。

Massimo Banzi

Arduino 一開始的時候是由一班教互動設計的大學老師開發出來的。當時他們面對一個問題,就是怎麼讓學生學會最新的互動技術,同時又不需要上很長時間的課。Massimo想起他自己小時候是怎麼學會電子的:就是把東西拆開,而後重新裝好。他想到可以製作出一些簡單的電路板,把所有東西都完美的放到上面,讓學生一打開只需30分鐘即可自己做出某個東西出來。於是就有了Arduino。

當然,假如這個想法只是一個憑空設想,我們也許到今天依然不會看到arduino。正好是這個時候,意大利有很多小的電路板廠商因爲市場需求不足而紛紛倒閉。Massimo就聯繫這些廠商,希望他們可以幫忙生產arduino的電路板。並且最後他們的這一做法成功的挽救了很多這樣的小廠。

正因爲是出自於設計師之手,arduino無處不重視用戶體驗。從包裝到硬件和軟件的細節,他們都十分講究。坊間有很多人在山寨arduino,但是Massimo認爲,他們山寨不了的是那種體驗。arduino這個商標本身還是有巨大的吸引力,雖然開源,但依然可以有持續不斷的產品銷售收入。這正是arduino的商業模式最厲害之處。至於爲什麼雖然有很多抄襲,但arduino依然不怕,從這個講時尚的TED演講裏可以找到答案。

假如有人說,開源的東西不漂亮,但單單arduino這個例子就足以作爲反証。

arduino這個項目今天已經是第八年了,他們最近還達成了與Intel的一項合作。不過他們一路走來其實也頗爲艱辛。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會一間間學校、一座座城市那樣去做免費的工作坊,讓人們知道arduino是個什麼東西,有時候甚至要睡當地人家的沙發。不過也正是得益於這些與本地社羣的接觸,使得arduino這個項目獲得了來自本地社羣以及線上社羣的極大幫助。甚至可以這麼說,沒有這些彼此關心的arduino用戶社羣,也不會有arduino的今天。

有了越來越大的一個用戶基數,就意味着會有越來越多人對arduino感興趣,對arduino板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大。而arduino公司就是由arduino之創辦人成立的專門從事產品的研發和生產的公司。而因爲他們是arduino這個品牌的擁有者,可以通過授權的方式支持一些創客或小型創客公司基於arduino的技術生產相關的產品,而這些創客或創客公司只需支付小額的授權費。產品銷售收入以及授權費加在一起,組成了arduino這家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現在arduino公司有了一些盈利,每年還會捐錢給一些夥伴機構,例如Creativecommons, FSF等等,以支持他們的工作。

至於爲什麼人們會選擇從arduino公司那裏買一塊板,而不是自己製作。那是因爲:1)人們希望以自己的購買行爲來支持arduino團隊的繼續研發和生產;2)他們的產品的設計確實比起其他的雜牌貨更爲精美。

也因爲通過買arduino獲得了收入,arduino公司才得以持續進行研發,並且在自己的辦公室裏搞了一個fablab,邀請本地的創客去到那裏搗騰各種新玩意。

這,不正是一個很值得我們學習和參考的社會企業的模式嗎?

Doug Engelbart 的洞见

这个月初,一位計算機領域的先驅辭別人世。他就是鼠標之父Doug Engelbart。其實發明鼠標僅僅是他其中很小的一個發明。Engelbart更讓人欽佩的是他的那種洞見(vision)。

我最早是在网上看了一个叫mother of all demos的视频而开始知道Doug Engelbart的名字。其實他們兩個都是屬於那種非常有預見的人。很多人只知道Engelbart发明了鼠标,其实这个只是他很小的一个发明。那時候Doug還很年輕,但是他看了Vannevar Bush写的 As we may think 这篇文章之后深受启发,开始思考一個哲学問題:當人類社會面臨越來越嚴峻的問題的時候,我們怎麼才能產生出一種集體的智慧去應對這些難題?假如在20世纪,这可能是贫穷的问题;在21世纪,则可能是气候变暖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太大太复杂了,不能单单靠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可以解决,它往往需要很多人通力合作,共同去寻找解决方案。但是,我们过往一直没有很多的工具,让我们可以很好的合作。

于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Engelbart就开始想,有没有可能发明出一种工具或者机制,使得人们的智慧可以得到提升,并且借由这样的工具或机制来实现更好的合作,让大家的智慧得以汇集在一起,去解决那些大问题?

互联网以及许多基于互联网的远程协作工具的出现,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Engelbart当年的想法——但依然不够好。Bret Victor最近一篇纪念Engelbart的文章就有提到这一点。Engelbart认为人机互动可以有比用鼠标更自然更直观的方法一样,他还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知识交流与协作可以在计算机以及互联网的帮助下做得更好更自然。

国内对Engelbart的介绍甚少,至少你不会在任何大学计算机系的课本里看到他的名字。但是Engelbart对计算机领域的影响其实绝对不亚于乔布斯。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他当年的几个演讲来看看,会让你眼界大开的。

Google Reader 之倒閉也許是好消息

Google Reader 風波

誠如 Dave Winer 一針見血指出的,今日之 Google Reader 就有點像是當年微軟的IE瀏覽器,是行內的霸主,其他競爭對手只能望其項背。

如今,Google Reader 終於要倒了,也未見得不是一件好事

多年來,我一直是Google的粉絲。

不因爲其他,就因爲他家的東西好用。

但是Google Reader事件讓我發現,這只是一個幻象。

你用 Google Reader 有曾爲此付過錢嗎?沒有吧,所以當 Google 宣佈他們要關閉這個服務的時候,即使有再多人去連署,也無濟於事——除非你是一個paying customer

其實當年 del.icio.us 事件的時候我們已經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了。於是從那時候開始我轉而使用付費的在線書籤服務pinboard,並且一直非常滿意。

事實上,坊間有不少功能強大卻不怎麼被報道的RSS閱讀器,這裏就不逐一列舉了

昨天當我看到我的Google Reader上面有幾百篇未讀文章,突然有個頓悟,我要的其實是quality,不是quantity。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類似 SwiftRiver 這樣的“AI+人工”的工具似乎才是最佳的GR替代品

P.S. Google Reader 之倒閉讓我想起了 Own your identity 這篇文章,看來還是得趁gmail沒有倒閉之前把我的電郵遷出爲妙。

跳舞可以預防老年癡呆症?

今天無意中在facebook看到好友share的一張圖片,圖片說的是,跳舞可以降低人們獲得老年癡呆症的概率!

dance as therapy

啊?

確有其事嗎?

出於好奇,我馬上Google了一下“dancing+dementia”,結果發現,斯坦福大學居然有一個舞蹈學院,而且確有研究表明,跳舞確實可以降低發生老年癡呆症的概率!

具體的科研論文可以看這裏這裏,或這裏

一篇簡單的英文總結可以看這裏。事實上,也許大多數人都可以想象得到,跳舞可以活動人的筋骨,應該可以強健人的機體。但跳舞可以讓人變得更加聰明,這個說法則非常新鮮。

Many research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we increase our intelligence by exercising our cognitive processes. Intelligence: Use it or lose it. Making hundreds of split-second evaluations and decisions while dancing freestyle is a lot of mental exercise! And this helps us maintain and sharpen our intellect as we age.

諸多研究結果表明,人們可以通過訓練認知過程而增強人的智力。而人的智力則是一種需要通過不斷的使用纔會得以保存的東西。而當一個人跳freestyle這種舞蹈的時候,實際上每一秒鐘都會有數以百計的判斷在人腦發生,也就是說,跳舞(至少需要即興發揮的舞蹈)不僅僅是體力活動,而且是腦力活動!而腦力活動越多,越是能夠讓一個人的智力得以保持,甚至是可以增強人的智力。

看來,往後我的業餘活動應該加上跳舞這個節目了。

Barcamp Hong Kong 2013 侧记

## the best barcamp experience ever

尋找和發掘本質工作以外的興趣和愛好,乃 Barcamp 之一大亮點。Barcamp 的演講不像TEDx的演講那樣,需要經過非常精心的准備,也不像 Pecha Kucha 演講那樣,有非常嚴格的演講形式的要求。Barcamp 的演講非常即興,只要你有東西想分享,來到活動現場,就把你的講題用最簡單的幾個字或者一句話寫到A4紙上,而後貼到 topic wall 上去,選定了時間和地點之後,就定下來了。今年的 Barcamp HK 規定每一個演講題目可以有一個小時的分享時間,比往屆的時間長了一倍,所以就給到了觀眾非常充裕的時間來和講者進行交流。

這次的 Barcamp HK 有不少有趣的題目,例如,如何通過改進算法來“預測”下一個social media熱點討論議題,政府資訊開放如何促進社會創新,盜版是如何幫助我的游戲走向成功的,分享經濟的未來,香港本土抗爭,群體智慧(collective wisdom)之橋等等。與往屆 Barcamp HK 相比,這一次最大的特點就是有更多不是 IT 和互聯網背景的人士參加,使得整個觀眾的背景更為多元,也使得整個故事變得更有意思。

第一天上午我聽了主場新聞的Mickey Fong關于他們這樣一個10個人的小團隊,如何得以在新聞事件發生之後最短的時間裏做出報道以及以視覺化的形式展現觀點的故事。之後我主持了一個討論,討論的是在香港這樣一個網絡高度發達的地方是否有必要以及是否有可能做出為社區服務的mesh network。下午則主要是參加了三場關于 Open data 的研討會。最後則參加了由 carshare.hk 團隊主持的一個討論,討論的題目是“collaborated consumption”這樣的概念在華人社區到底是否行得通。

第二天是星期天,好像大家都睡懶覺,11點了在活動現場還沒有見到幾個人。12點開始才看到topic wall上貼滿了各種講題。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一個講朝鮮之互聯網現狀的演講。分享人 Arnold Fang 是樂施會一位負責朝鮮事務的項目官員,他從去年開始因為工作關系,頻繁往來中國和朝鮮。在朝鮮,作為一個外國人,你會被安排住在專門接待外國賓客的酒店,在酒店裏,你要發送電子郵件的話,只能通過酒店的電腦來完成,并且每一封成功發出的電子郵件的收費是20塊人民幣!至于普通老百姓家裏的話,則很少有電腦。不過據說現在因為有大量中國產的手機的涌入,朝鮮現在每10個人就有一個人擁有手機,而且前不久的新聞還說,今後外國人去到朝鮮,可以用當地的電信運營商提供的3G手機卡來上網了!

但最精彩的演講還是在第二天下午。吃完午飯之後,我回到 topic wall 前面,希望能夠找到有讓我感興趣的講題。無意中看到一個題目叫《民國無雙——越禁越精彩》。這個題目好像很刁的樣子,出於好奇,我就進去聽了。一進去教室,就看到一個人坐在講臺的地板上,非常輕鬆像聊天一樣在講故事。而且剛進門我就聽到一句話,其大意是說,人們都害怕盜版,但事實上現在大家都在盜版,在互聯網的年代,早就不應該害怕盜版了,假如你是音樂人,你的收入大部分都不是來源於買唱片,而是來自於做演出,你不是怕盜版,而是該怕沒有人知道你呢。霎時間,我意識到這個講者一定非常有意思。

原來,民國無雙 是一個電腦遊戲的名字(其實我走進教室門口之前並不知道此事!),坐在講臺地板上的,就是其作者@chenglap。這個遊戲一開始是他一個人一時興起而寫出來的,當時他沒有任何用於做營銷推廣的經費。怎麼辦?他想了一個妙計。他決定去到內地將這個遊戲推廣給一些地方政府,結果大家估計都猜到,就是gov覺得這樣的東西會毒害老百姓的腦子,於是決定要禁掉這個遊戲。網友則想到了各種辦法去下載(遊戲本身是免費的)和共享,結果很快就有數萬的下載量。但這個數字依然是太少了。這時候,他去到臺灣,將同樣一款遊戲介紹給臺灣的各界朋友。結果廣受媒體好評。很快,消息傳到大陸,更多網友知道並且去下載了這個遊戲。目前,但是從遊戲官方服務器的下載量已經達到100萬次,而假如算上從其他渠道的下載,累計下載次數估計達到500萬次了。

這裏我不討論政治正確與否的問題,但我想說,鼓勵“盜版”,並且藉助網友的口碑,去做傳播,決定是非常巧妙的一個策略。就像Cory Doctorow說的那樣,這個年代,任何人要盜版你的東西都太容易了,假如你是創作者,你要擔心的不是如何防止別人盜版的問題,而是如何才能鼓勵別人合法的“盜版”並且幫助你去傳播的問題。

非常可惜的是,大多數人,特別是決策者,還是生活在20世紀(至少他們的思想還是20世紀的思想)。但事實已經一再證明,過去的那種思維已經過時了。看看Pirate Party的興起你就大致可以理解爲什麼了。

這是近幾個月裏我聽到的最棒的一個演講,也絕對是本次 Barcamp 的亮點。

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到 Barcamp Hong Kong 的臉書頁面查看其他講題內容和活動照片。

offline 过新年

今年春节,我决定过一次offline的假期,意思是说,在假期期间,我不会去上网(不管通过电脑或手机)查收邮件、看微博、看豆瓣。结果发现,这样做的效果棒极了,我不单可以更集中精力去做一些真正值得做的事情——例如,与家人在一起、思考、阅读、与朋友相聚——而且可以让我从终日被email或各种SNS所包围的世界里挣脱出来,得以透透气,重新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

初四晚回到工作的状态之后,打开邮箱一看,其实也不过是有两百来封未读email而已。并且其中大部分是我订阅的一些邮件列表,过滤掉那些邮件列表之后,真正需要回复的邮件其实不到十封,于是我决定稍微调整好心态之后,再慢慢去写回复。

这个过程非常奇妙。我本以为我自己一定会禁不住网络的诱惑,想方设法去上网。但当我回到家乡,重新融入到那样一种非常缓慢的生活节奏时,我发现,在大城市里终日因为email和微博/豆瓣而心神不安的生活才叫疯癫。事实上,确实也没有那么多真正重要的事情需要你马上去处理,但是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则总是担心会漏掉什么,还担心自己错过了某个话题新闻,结果第二天和别人就没有合适的聊天话题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颇喜欢用智能手机,但是现在我更倾向于使用只能用来打电话和发短信的传统诺基亚直板机了。不因为什么,就因为这样的手机不允许我在路上上网。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利用在路上的时间去想东西,去做计划,乃至去看书,而不是沉溺于email之漩涡而不能自拔了。

其实不只是我这么做,有越来越多人现在开始主动远离email和社交网站。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抽空看看《哈姆雷特的黑莓》这本书,书中有更详尽的介绍。

个人隐私的永恒价值

看到最近新闻,不禁想起著名安全专家Bruce Schneier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文章题目是 The Eternal Value of Privacy。这里中文翻译出来,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p.s. Bruce Scheiner 有个TED演讲,讲的是客观的安全与个人感知的安全之间的差别,非常有意思,大家一定要看啊。

p.p.s Bruce 最近写了一本书,从人类学的角度讲述为何“信任”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是如此重要。国内不知是否有出版社会对这个题目感兴趣?

隱私的永恆價值
=============

“假如你没有做过什么坏事,那还有什么好遮掩的吗?”

这是那些赞成身份检查,赞成安装监控摄像头,赞成建立用于居民监控用户的数据库,赞成数据挖掘以及其他各种旨在对民众实施监控的人们最常见的为自己辩护——同时也希望借此驳斥旨在保护个人隐私的行动者——的一句话。

对此,也许我们可以想到一些聪明的回答:“假如我没有做过任何错事,那你没有任何理由监控我。”“因为什么是对与错是由政府定义的,而且这样的定义不断的在发生改变。”“因为也许你会拿我的个人隐私资料做一些不见得人的事情。”这样的回答虽然都是正确的,但是,这些回答似乎都默认了一个判断,即只有在我们做了错事的时候我们才需要隐私。事实不是。隐私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人权,它也是我们得以保持作为人之尊严的必要条件。

有两句谚语说得最合适了:“谁来监视监视者?”“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Cardinal Richelieu曾说过,“假如有人递给我一张纸,上面有全世界最老实的那个人写的六行字,我一样可以在字里行间找到破绽从而让他接受被吊死的刑罚。”假如你跟踪一个人足够长的时间,你必然可以找到某种借口去逮捕这个人,或者是敲诈和勒索这个人。隐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假如没有隐私,那么通过监控所获得的资料将会被滥用:会被用于窥视,或者是被卖给市场行销人员,或者是用来暗中跟踪敌对的政治力量——被跟踪的可能是任何人。

隐私可以使得我们免于由于拥有权力者滥用权力而受到伤害,哪怕我们在受到监控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坏事。

当我们跟恋人做爱或者是在浴室洗澡时,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当我们去寻找一些较为隐私的地方去静修或者是与朋友对谈时,我们并没有刻意去隐藏什么东西。我们有自己的日记本,我们在洗澡的时候唱歌,我们给亲爱的人写信而后烧掉那些信。隐私就是作为人的一种基本的需要。

对于撰写我们这个国家的宪法的祖先来说,他们很难想象未来会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公民的隐私会受到如此经常的冲击,因而他们当年没有把隐私当成是一种必要的权利写进宪法。对于他们来说,隐私是生而获得的一种东西。在你自己家里被监视当然是不可理喻的。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讲,要对国民做到监视是非常难以想象的,甚至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候,他们只会对罪犯进行监视,而绝不会对自由的公民进行监视。只要是你在自己家里,你就是主人。这是自由(liberty)这个词本身固有的含义。

假如我们因为不管任意一种理由而受到监视,那么我们就会时时刻刻都处在被修正,被判断,被批评,甚至是被认为是抄袭我们自身的行为。我们就会变成小孩子,时刻都在大人的眼皮之监视底下,并且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因为我们害怕我们此刻的行为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候给我们自己带来灾难,不管那个决定监视我们行为的政府是怎样一个政府。我们就会失去我们的个性,因为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可以被监视以及记录的。

过去的四年半的时间里,我们有多少人在与朋友对谈的中间会突然停下来,意识到我们有可能被监听?也许我们正在通电话,也许正在写电子邮件,或者是与朋友进行即时通讯交谈,甚或是在公共地方的一个交谈。也许那一刻我们在谈一些关于恐怖主义或政治或伊斯兰的话题。我们突然停止了谈话,并且猛然间意识到也许我们的谈话会被抽出语境使用(作为加害我们的证据),然后我们对自己的这一偏执行为大笑一番之后继续谈话。但我们的态度却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的用语也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当隐私被剥夺之后我们会面对的一个失去自由的局面。这是生活在前东德或者是生活在萨达姆·候赛因掌权时期的伊拉克人民的生活。而假如我们任由这些监控设备无处不在的渗透到我们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将会成为我们的生活。

有很多人将这一场辩论定性为“安全与隐私”之辩论。而实际上却是自由与控制之角力。不管是因为受到外国力量的武力威胁而采取的暴政,还是针对本国公民的监控,其实都是暴政。要实现自由,就需要保证安全,同时确保不受侵害,就是要做到安全与隐私二者兼备。而由警方实施的全面监控实际上就完全符合了一个警察国家的定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倡导个人隐私,哪怕我们没有什么东西要隐藏。

— 布鲁斯·施奈尔(Bruce Scheneier)

2012 年度荐书

{这份书单比较适合那些希望改善自己的思考,以及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具好奇心的朋友。}

{这份书单比较适合那些希望改善自己的思考,以及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具好奇心的朋友。}

英文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

这是Steven Pinker的新书。其实他早在2007年的TED演讲里就提到过相关的观点。这本书讲的是为何暴力在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进程中是呈现下降趋势。作者的分析非常详尽而且到位。看完之后可以动摇你的“三观”,请慎重。

Net Smart

这本书其实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互联网搭车客手册 🙂 大多数人也许从刚开始上网到现在,都未曾想过为什么上网以及如何上网的问题。这本书可以为你解答这方面的问题,并且可以带给你一些关于上网的更基础的哲学思考。

The Power of Pull

这本书也是跟互联网有关系的。讲的是在互联网的年代,我们为何需要一种pull的心态,以及怎么做。书中所列举的一些做法非常值得参考,我尤其喜欢讲serendipity的章节。

Flow

这是一本旧书,今年认真的看了一遍,之前只是听作者的TED演讲。可以说,这本书是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去阅读的一本书,因为它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最佳的工作状态,以及为何处于那样的工作状态会带给我们极大的快乐。中文版

The Power of Mindful Learning

这本书相当神奇,它足以颠覆你关于学习的很多看法。而且作者是心理学背后的,书中的论述都有相关的科学研究作为佐证。非常值得一看。中文版是《专注学习力》

中文: (嗯,其实这里只有一本是用中文写的,其他的都是译本。。。)

《蓝色革命》

这本书讲的是世界范围内正在兴起的基于仿生学的新设计和制造革命。可以说是《Biomimicry》的通俗版本,非常适合希望创业但是找不到好的点子的朋友看。

《慢食运动》

几年前就听闻慢食运动,到今年才偶然在图书馆看到这本书,并且拿出来读了一遍。感触颇为深刻。我能够感觉到这样的温柔革命其实才是我们更需要的东西,这本书也讲述了这场慢食运动背后的一些哲学思考,非常有启发。

《地球的法则》

这是我去年翻译的一本书,今年终于出版了。书出来之后听到两个极端的评价,有些人说这书给他极大的启发,也有人说这书讲的都是屁话。事实真相如何就留给诸君自己去判断好了。建议参考一下这个豆列所列举的书目来进行阅读。

《观呼吸》

这是一本非常实用的禅修(meditation)入门书。假如你希望找到获得心灵安静的办法,那就先找这本书来看吧。

《数学之美》

这是一本讲数学的书,更准确的说,讲的是数学在互联网这个领域的一些应用。我是从 @Fenng书单上看到的,看完之后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还有一本我今年有参与翻译,但还没出版的书(目前只能买到电子版),叫《数字乌托邦》,这里也一并推荐一下。这书讲的是嬉皮士文化以及互联网革命之间藕断丝连之关系的故事,作者的行文有点学院派,但是内容还是挺不错的。

其实今年看的书很多是跟thinking相关的,我很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思考的,以及我们怎么可以思考得更好。我发现比较受用的一些概念是mindfulness, serendipity, 还有很多神经科学方面的东西,例如像 David Eagleman 写的 Incognito 就启发很大。

这个月开始,还做了《瓦尔登湖》慢读会,希望重新阅读一下这本经典的著作。另外明年计划参加一个绿色环保经典的读书会,好好重读一下跟环保、绿色可持续理念相关的一些书。

假如你感兴趣,也可以看看我去年写的年度书单

上述书籍的豆列在这里

假如每一位毕加索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油画笔

题目的启发来自Kevin Kelly的TED演讲,KK在演讲中提到,要是莫扎特生活在钢琴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或者毕加索生活在油画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那对于他们以及对于整个社会,都将会是多么大的损失啊。这里我想说,其实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年代,我们身边其实有很大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可能由于他们缺乏舞台或者是缺乏一些基本的工具,使得他们的才华难以得到发挥,结果他们只能做一些非常主流化、非常循规蹈矩的工作。但其实他们是有极大的潜力去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

这篇文章讲的其实是关于自由软件的故事,但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所以改了一个很抢眼球的题目。

题目的启发来自Kevin Kelly的TED演讲,KK在演讲中提到,要是莫扎特生活在钢琴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或者毕加索生活在油画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那对于他们以及对于整个社会,都将会是多么大的损失啊。这里我想说,其实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年代,我们身边其实有很大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可能由于他们缺乏舞台或者是缺乏一些基本的工具,使得他们的才华难以得到发挥,结果他们只能做一些非常主流化、非常循规蹈矩的工作。但其实他们是有极大的潜力去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

举几个例子吧。例如,有人非常喜欢写东西,但是她写好的东西只能通过非常有限的渠道让身边少数一些朋友看到,而且因为她不是名人,也没有出版商愿意给她做出版。但事实上在今天,假如她愿意去学的话,她可以找到很多帮助人们做电子出版的工具/软件,而且当中不乏优秀的自由软件。又例如,在农村上网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假如你懂得mesh networking的话,你可以用非常低廉的成本在一所农村学校架设出一个非常可靠的无线局域网。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SFD-2012-map

9月15号是今年的国际自由软件日(Software Freedom Day,简称SFD),这一天我参加了香港SFD的活动。SFD香港站是全球数百个SFD活动当中的一个。刚好这一天SFD全球主席Frederic Muller也在香港,还参加了我们的活动。我其实四五年前就听说过SFD,但是这次还是第一次参加。而参加完这次SFD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篇文章的题目所说的。

还是先汇报一下香港SFD当天都有些什么精彩内容吧。

参加这次活动的只有不到20个人(其中超过10人还是迟到的!),大部分是自由软件开发者,活动的形式是标准的presentation形式,有Haggen So关于自由软件以及自由软件精神的介绍,有Sammy Fung关于香港自由和开源软件社区的介绍,还有两个自发报名的讲者,分别是陈电锯关于如何用R语言来进行立法会选举预测的分享以及Sunny Chan关于如何在公司里推广开源软件的䒈分享。

我觉得陈电锯的分享还是蛮有意思的,虽然不能完全听得懂他讲的东西。另外启发性极大的是Haggen关于PirateBoxFreedomBox的分享。PirateBox是纽约大学David Darts教授发起的一个项目,其实就是一个适用于家庭或者是办公室的无线路由器,一旦通过PirateBox开启了一个局域网,就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私密的网络来传送文件以及进行各种网络交流。而FreedomBox则可以看作是PirateBox的升级版,因为FreedomBox会有更多关于资讯安全以及网络隐私方面的细节设计,也绝对会成为一个行动分子喜欢的神器。

Haggen昨天提到说,这些自由软件虽然未必是为了某个社会目的而写的,但人们可以采取“拿来主义”,用这些软件来解决自己遇到的实际问题,不管是大到像Arab Springs那样的抗争,还是小到日常办公总会遇到的文字处理。当我们可以不必花费巨额的软件授权费去使用私有软件,而直接使用自由软件并且得以专心去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时(不管是写东西、唱歌、拍电影、做动画、做模型、还是做机器人……),我相信更多人的天赋都有可能得到舒展。

假如说某个人没有成就,那也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合适他的工具。假如毕加索生活的年代没有油画笔,或者他没有找到适合他的油画笔的话,也许他也未必能取得那么辉煌的绘画成就。我们这个年代给予了每一个人更多的可能,而自由软件则让这样的可能性可以普及到每一个人。只要你愿意用心去寻找,你也必定能找到让你的创造力得到最大发挥的自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