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奖成就大理想

假如有人问你要解决像艾滋病、贫穷这样的世界难题,该用怎么的办法?你也许会想到经济援助或人道救援,但你会想到用竞赛来鼓励这样的创新吗?X Prize就想到了。

REVOLUTION THROUGH COMPETITION.

Peter Diamandis 是一位企业家,更是一位颇具先见能力的企业家。他创立了X大奖(X-Prize),通过巨额大奖作为激励手段,促成科技、医疗、脱贫、教育等方面的创新。


Creating radical breakthroughs for the benefit of humanity: Peter Diamandis on our next giant leap

Peter Diamandis 的个人格言是: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去创造未来。“他所做的一切,正是这句格言的现实印证。

小孩子的时候,彼得既已梦想能够把人带上太空,他说,这是他一生的使命。他把太空比作是一个超级市场,而地球则不过是其中的一块面包。太空带给人们的资源以及各种希望是无限的,因而我们有一种道德上的义务去探索太空——哪怕这仅仅是为了在地球之外找到另外一个适合生命的地方。

人类探索太空是出于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好奇心。美国太空署为何那么积极的要搞火星研究?彼得说,就是因为人们看到了1997年从火星表面发回来的几张照片,激起人们的好奇,所以才不断的有人去支持这样的项目,去发掘照片背后的秘密。

另外一个原因是恐惧。彼得说,美国之所以在上个世纪60年代搞登月计划,也是因为与苏联军备竞赛的时候有一种恐惧的心理。还有对陨石的探索,也是出于恐惧——毕竟与陨石撞地球而引致世界末日的悲剧相比,探索陨石的所花费的金钱还是非常值得的。

最后一个原因是对财富的追求。要知道,外太空所蕴藏的矿物财富实在是太丰富了,这也成为不少人投身太空探索的理由。

彼得追忆说,阿波罗登月计划是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探险项目。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懂得太空技术,但肯尼迪说,让我们把人送上月球吧!于是说干就干,参与阿波罗项目的很多是年轻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仅仅是26岁。凭着一股大无畏的精神,他们用了八年的时间成功的把人送上了月球。

但是,依靠政府是不可能实现载人太空飞行的,因为每一次的发射所花费的金钱高达10亿美元。于是,私人太空探索就走进前台。

彼得经营的太空探险公司(Space Adventures)曾两次以高价(二千万美金)将旅客送上太空。这个时代,钱对于很多企业家而言已经不是大问题。另外,太空飞行的技术也成熟到了可以安全搭载个人太空旅行的地步。但是,有没有可能将太空旅行的机票再降低一点呢?经过简单的物理推算(详见下图),可以知道,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之下,将人发射到太空所需的费用仅为100美元!

也就是说,从物理的角度来讲,实现低成本的太空飞行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必须得有一个市场去驱动这样的研究。依靠政府或传统的航空公司不行,因为他们搞研发的钱不会放在这一块。在这一背景之下,彼得创造了Ansari X PRIZE——通过竞赛来促成技术创新。

Ansari X PRIZE的要求是这样的:飞船需要能够把三位乘客带到100公里的太空,实现往返,回到地面两周后再次升天。来自七个国家的26支队伍参加了这次的比赛,最终的赢家是SpaceShipOne,他们成功的实现了两次来回飞行,赢得了Ansari X 大奖。该飞行器还被放到了航空与太空博物馆(Air and Space Museum),就放在圣路易斯号以及莱特兄弟的飞行器旁边。

彼得称,到了08年的时候,低轨道太空飞行的机票价格将可以降到两万五千美元。这必将燃起太空旅行以及太空探索的新热潮。

最后,彼得谈到了X Prize。他说,当你把一美元捐给NGO,其产出可能只有50美分,将这一美元捐给某个对口的项目,其产出可能是两到三美元,而假如将其用于某个比赛,其回报有可能是50美元。这绝对是相当有价值的投资。彼得创立的X Prize机构,就是希望通过竞赛,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鼓励人们去探索新的技术、新的技能与方法,并解决一些紧要的社会问题。而赞助这一项目的企业,从长期来看,则可获得相应的公众认同,也间接创造了社会价值。

X Prize的意义在于,它给人们带来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即某个X Prize所奖励的项目必然是好项目——毕竟其奖金有一千万美元啊——于是那些锐于创新、敢于开拓的勇士就会冲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也不管前途多么艰难。

到现在为止,X Prize已经在多个领域全面开花结果,包括载人太空飞行、基因组研究、能源、教育以及全球发展等多个领域。而让X Prize取得成功的至关重要的元素,在彼得看来,还是人类在危机面前那样勇于探索的精神。

参考阅读:

Why X Prize Works: http://www.xprize.org/about/x-priz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