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度荐书

{这份书单比较适合那些希望改善自己的思考,以及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具好奇心的朋友。}

{这份书单比较适合那些希望改善自己的思考,以及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具好奇心的朋友。}

英文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

这是Steven Pinker的新书。其实他早在2007年的TED演讲里就提到过相关的观点。这本书讲的是为何暴力在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进程中是呈现下降趋势。作者的分析非常详尽而且到位。看完之后可以动摇你的“三观”,请慎重。

Net Smart

这本书其实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互联网搭车客手册 🙂 大多数人也许从刚开始上网到现在,都未曾想过为什么上网以及如何上网的问题。这本书可以为你解答这方面的问题,并且可以带给你一些关于上网的更基础的哲学思考。

The Power of Pull

这本书也是跟互联网有关系的。讲的是在互联网的年代,我们为何需要一种pull的心态,以及怎么做。书中所列举的一些做法非常值得参考,我尤其喜欢讲serendipity的章节。

Flow

这是一本旧书,今年认真的看了一遍,之前只是听作者的TED演讲。可以说,这本书是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去阅读的一本书,因为它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最佳的工作状态,以及为何处于那样的工作状态会带给我们极大的快乐。中文版

The Power of Mindful Learning

这本书相当神奇,它足以颠覆你关于学习的很多看法。而且作者是心理学背后的,书中的论述都有相关的科学研究作为佐证。非常值得一看。中文版是《专注学习力》

中文: (嗯,其实这里只有一本是用中文写的,其他的都是译本。。。)

《蓝色革命》

这本书讲的是世界范围内正在兴起的基于仿生学的新设计和制造革命。可以说是《Biomimicry》的通俗版本,非常适合希望创业但是找不到好的点子的朋友看。

《慢食运动》

几年前就听闻慢食运动,到今年才偶然在图书馆看到这本书,并且拿出来读了一遍。感触颇为深刻。我能够感觉到这样的温柔革命其实才是我们更需要的东西,这本书也讲述了这场慢食运动背后的一些哲学思考,非常有启发。

《地球的法则》

这是我去年翻译的一本书,今年终于出版了。书出来之后听到两个极端的评价,有些人说这书给他极大的启发,也有人说这书讲的都是屁话。事实真相如何就留给诸君自己去判断好了。建议参考一下这个豆列所列举的书目来进行阅读。

《观呼吸》

这是一本非常实用的禅修(meditation)入门书。假如你希望找到获得心灵安静的办法,那就先找这本书来看吧。

《数学之美》

这是一本讲数学的书,更准确的说,讲的是数学在互联网这个领域的一些应用。我是从 @Fenng书单上看到的,看完之后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还有一本我今年有参与翻译,但还没出版的书(目前只能买到电子版),叫《数字乌托邦》,这里也一并推荐一下。这书讲的是嬉皮士文化以及互联网革命之间藕断丝连之关系的故事,作者的行文有点学院派,但是内容还是挺不错的。

其实今年看的书很多是跟thinking相关的,我很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思考的,以及我们怎么可以思考得更好。我发现比较受用的一些概念是mindfulness, serendipity, 还有很多神经科学方面的东西,例如像 David Eagleman 写的 Incognito 就启发很大。

这个月开始,还做了《瓦尔登湖》慢读会,希望重新阅读一下这本经典的著作。另外明年计划参加一个绿色环保经典的读书会,好好重读一下跟环保、绿色可持续理念相关的一些书。

假如你感兴趣,也可以看看我去年写的年度书单

上述书籍的豆列在这里

《地球的法则》译者后记

Stewart Brand写的《Whole Earth Discipline》简体中文版《地球的法则》已经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亚马逊中文网购买。下面是我作为译者的一点感想,没有赶得上在排版之前写好,就只好发表在这里了。

{Stewart Brand写的《Whole Earth Discipline》简体中文版《地球的法则》已经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亚马逊中文网(才五折!)或当当网购买。下面是我作为译者的一点感想,没有赶得上在排版之前写好,就只好发表在这里了。假如你希望用最短的时间了解这本书的内容,不妨看看作者的这个TED演讲。}

我看书有个习惯,假如是翻译的书,我通常会先看是否有译者后记之类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从那样的文字里可以看出一个译者是否用心。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这本书和作者的一些背景吧。

其实我答应出版社来翻译这本书,很多的原因是我特别喜欢这本书的作者。斯图尔特·布兰特是一个特可爱的人,他于1960年代末编辑出版的《地球概览》(Whole Earth Catalog)曾影响了一代的嬉皮士,这当中也包括了像乔布斯那样后来成为硅谷创业明星的人。去年5月的时候,布兰特接受了一家德国媒体的采访,记者问他,被乔布斯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引用的那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原意是什么。布兰特解释说,

你需要有像初学者那样的心态去看待新事物。我们需要自信以及好奇心的结合。那是根植于我们天性之深处的一种机会主义(opportunism),并且这是一种乐观的心态。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因为我的愚蠢而死呢。我们还是继续发扬这种精神吧,让我们一起来冒险。这句话说的是,我们的知识永远都是不够的,并且我们需要因此而做点什么。有了这样的心态,你就会打开你的心智,去进行探索。它还表示你要抛开那些社会结构以及意识形态给你的解释。

他还提到,“当我20来岁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是跟北美的原住民在一起度过的。假如你只是循规蹈矩的话,你会跟很多重要的东西失之交臂。而假如你能够像一位傻瓜那样看世界的话,你会看到更多。”

我觉得正是这种对世界的好奇心以及像傻瓜一样看世界的心态,使得即使现在已经是年逾古稀的布兰特看上去还非常精神,而且还整天在折腾着跟推动长线思考(longterm thinking)相关的很多个项目。假如你有时间,一定要看一下“今日永存基金会”(Longnow Foundation)的网站(longnow.org),上面有太多值得关注的项目了。连亚马逊在线书店的创办人杰夫·贝佐斯都给这个基金会捐献数千万美金去支持他们的万年钟项目(Clock of the Longnow)呢。

好吧,关于作者的八卦到此为止。再说两句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本书来翻译吧。

说实话,我自己也是非常关注环保的人,学会上网之后第一时间就到Greenpeace的英文官网那里去看这群经常被香港电视报道的环保人士到底在做些什么。其后也曾有一段时间会订阅他们的电子报。但是慢慢的我发现,似乎他们只是在反对一些东西,却很少有建设性的行动。但是,当环保已经不再是保护地球,而是保护人类自身生存环境的时候,像绿色和平那样的做法是不是只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却难以产生对环境的积极的效果?

后来主要是通过一些TED演讲,我了解到了目前环保运动的新方式和思维,其中不乏一些听起来可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想法。记得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布兰特关于城市化和核电的言论时,就颇为惊讶。那时候我对这两个议题的了解还很浅,但他的观点倒是深深的印在了我脑海里。而在翻译的过程当中,我也会不断的问自己,这样的观点恐怕太不可置信了吧?(特别是在日本福岛事故之后,挺核的观点对于普通人来说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但假如你去了解更多相关的事实,相信你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依然离不开核电,这本书的第四章对此有详细讲解。)为了了解更多,我会找布兰特在书中以及书的在线注解里提到的一些相关的书、文章和视频来看。我发现,当我了解到更多事实之后,我也慢慢的被作者的观点说服了。(并且我发现这样的一种阅读方式是非常让人快乐的,因为你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了解作者是怎么形成他的这些观点的,他的逻辑和他的证据是否充分你都可以自己作出判断。)

其实作为一位终身的环保斗士(是的,“地球日”之兴起也跟布兰特当年的一个行为艺术有莫不可分的关系,当年他订做了一堆徽章,并且在伯克利大学校园内卖,徽章上印有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看到地球的全貌?”后来美国宇航局就真的把从太空中拍到的地球照片发回地球,并且成为了第一期《地球概览》杂志的封面图片),布兰特也曾是积极的反核分子。但后来他发现,原来反核只会让地球暖化加剧,并且核电本身是安全系数最高的能源。于是转而变成了一位挺核人士。这个转折是如何发生的呢?很值得我们去了解。这本书就有讲到个中的故事。

我觉得这本书对国内的环保人士应该也会带来一些新的启发。国内现在的环保运动蛮像几十年前美国的环保运动,但正如布兰特在书中所指出的,那样一种环保的做法太过感情化了(书中是用了romantic这个词),我们这个年代讲环保其实已经不仅仅是走近自然爱护环境这样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已经演化为关乎人类文明是否会得以延续的问题了(因为气候变暖已经是不可否认并且几乎不可逆转的事实,书的第一章有详细的论述)。而要应对这个问题,我们不仅仅需要浪漫派风格的传统环保人士,而且我们更需要科学家、工程师的参与,并且也许我们需要通过实践去检验一些延缓气候变暖的方法的可行性——例如地球工程——这样一些方案也许今天听起来大家还会觉得有如天方夜谭,但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会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抉择。

让我以本书开篇第一句话来结束这篇短文吧:“我们就是上帝,我们必须做好这个角色。”

—-
这是我第二次参与图书翻译,翻译上有不准确的地方请大家不吝批评指正。如有关于翻译的疑问,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与译者联系。

每日荐书:Tomorrow’s Table

大学的时候,我曾有一个很大的困惑,那就是,有很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特别是假期的时候),也很想读书,但不知该读什么书。后来非常意外的我读到了《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才开始懂得该读什么书。再后来看了不少的TEDTalks,才明白原来世界是这么大,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摆在那里,等待我们去发现。过程中我碰了不少壁,不过也收获很大。最近一两年我更是杂七杂八(但是有所选择)的读了不少“闲书”,从这些书里收获的新知以及灵感也颇为喜人。

我打算从今天开始每天在我的博客上推荐一本书,这些书有的我读过,有的是看了别人的推荐——大凡我认为对于拓宽一个人的世界视野有帮助并且写得不错的书,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首先推荐的是Tomorrow’s Table,这是一本讲有机农耕、遗传学以及食物之未来的书。我是从Stewart Brand写的 Whole Earth Discipline 那里知道这本书的。WED里头有两章是讲转基因的,Stewart Brand的观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有点吃惊。他自身是斯坦福生态学专业毕业的,懂得生物学的道理和规律。他花了相当多的笔墨来讲述转基因的前世今生及其可能带给人类的好处,他认为,大多数人是因为不懂得转基因背后的科学或者是被环保人士的渲染所迷惑才会对转基因产生恐惧和担忧的心理。我们吃到肚子里的所有作物都是转基因的(要获得优良品种就需要这么做),只不过它们可能是按照传统的方式来进行,而科学家则是通过基因工程的手段更高效更准确的做这件事。

我不是生物学背景的,但是我对于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所以当我看到Stewart Brand的书里多次提到Pamela C. Ronald 和 Raoul W. Adamchak这两个人的时候,就感到好奇,想去了解一下他们的故事。非常有趣的是,我发现他们俩是一对夫妇,一个是有机农夫,一个是植物学家。Tomorrow’s Table讲述的是核心故事是,如何将基因工程与有机农耕捆绑在一起,为我们人类创造出最优的食物,并且在此过程中保持自然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命题,因为大多数人并不会想到这两者会有什么联系,更何况是要二者结合!但这个正是因为我们在农业上遇到了很多问题(例如土地肥力下降、土壤流失、农药的大量使用、作物单一化、以及需要种植出更多的粮食供应给依然在增长的人口等),我们需要找到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且这样的办法还要对环境无害。

这个办法就是基因工程(genetic engineering)。

很多人对基因工程有误解,认为那是人类在扮演上帝什么的。但实际并非如此。Stewart Brand的书对此有深入的分析(这本书的中文版将于年内出版),我这里就不作展开了。而Tomorrow’s Table则是一本入门级的介绍转基因作物及其对人类未来粮食供应之影响的书,写得甚为深入浅出,甚至连Bill Gates也要推荐它。假如你希望对转基因食物这个话题有更多了解,切莫错过这本书。

假如你没有时间看这本书,或还买不起这本书的英文原版,你起码可以看看作者在Longnow Foundation的这个演讲,整本书的大部分精髓都浓缩在这一个小时的讲座里了,不容错过。

小广告:假如你对Whole Earth Discipline感兴趣,欢迎你参加本月底在广州举办的WED读书沙龙活动:http://www.douban.com/event/14228668/

一万年=今天

标题上写的一万年是确指,诞生于1994年的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其宗旨就是希望推动长线思考的习惯,鼓励人们将过去一万年与未来的一万年当成是今天,从更为长远的视角,去看待如今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该基金会的创始人 Stewart Brand 是传奇色彩颇为浓烈的一个人。他今年72岁,其一生都是在冒险,并且敢于把一些事情的真相以及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袒露出来。诞生于1968年的 Whole Earth Catalog 就是由Stewart Brand发起的,该杂志主要介绍一些关于改良生活的工具和方法,因其内容丰富,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去年,Stewart 出了一本新书,Whole Earth Discipline,探讨在危机年代人类如何求得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书里头有不少的观点看上去很难令人接受,不过,Stewart 坚持认为,要实现长久的繁荣,就应当有长远的视野,更应当挑战自己过往轻易就相信的理念/观点。

标题上写的一万年是确指。诞生于1994年的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

其宗旨就是希望推动长线思考的习惯,鼓励人们将过去一万年与未来的一万年当成是今天,从更为长远的视角,去看待如今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该基金会的创始人 Stewart Brand 是传奇色彩颇为浓烈的一个人。他今年72岁,其一生都是在冒险,并且敢于把一些事情的真相以及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袒露出来。

诞生于1968年的 Whole Earth Catalog 就是由Stewart Brand发起的,该杂志主要介绍一些关于改良生活的工具和方法,因其内容丰富,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去年,Stewart 出了一本新书,Whole Earth Discipline,探讨在危机年代人类如何求得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书里头有不少的观点看上去很难令人接受,不过,Stewart 坚持认为,要实现长久的繁荣,就应当有长远的视野,更应当挑战自己过往轻易就相信的理念/观点。

下面这个是 Stewart 在2004年的TED大会上做的一个演讲,讲述了长久基金会建造万年钟(The Longnow Clock)的故事,值得细细品味。(感谢David替我校对了中文字幕翻译)


Stewart Brand on the Long Now

欢迎加入豆瓣 Long Now 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long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