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成为一个有好奇心的人

好吧,先解释一下这个题目,为什么在题目里会有“重新”这两个字?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小的时候都是具有很强的好奇心的人,只是后来我们慢慢的把自己的好奇心弄丢了。

上周日下午,猫头鹰实验室在ICS办了一场沙龙交流活动,活动的名字很好玩,叫“互联网搭车客指南——木兰上网”。主要是邀请了四位不同专业背景的年轻人过来分享她们在接触和使用互联网方面的一些经验心得和体会。四位分享者都是女生,并且都可以算是宅女。她们虽然不是程序员,虽然更多时候只是互联网的用户,但她们起码也算得上是资深用户。她们分享的内容其实很多都在相关的专题博客上可以找得到,但现场听她们讲还是给我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

先简单逐一介绍一下几位分享者吧。

EA,安卓控,相信智能手机不仅仅可以拿来“切水果”,找到了一些非常好用的安卓工具(不妨看看她整理的列表),还自己安装Ubuntu/Linux操作系统,折腾不已……

一辰,豆瓣控,通过豆瓣,她得以跳出自己所在大学的狭隘的视野空间,认识了各种视野更为开阔的人,还成为了传说中的马丁堂学社的一员……

草履虫GReader控,通过Google Reader认识了一堆技术宅以及更广的世界,慢慢竟发现自己与同学之间可以聊的话题变小了,因为大家看的东西太不一样了。草履虫说,互联网是一个个的池塘,不是一片大海(这个比喻跟Ethan Zuckerman的TED演讲提到的一些例子很像哦)……

keledoll,微博控,通过微博找到了她现在的工作,还通过豆瓣征集支持者,帮助她实现了25岁之前去土耳其旅行的梦想

其实总体来看,她们都是很普通的网民,只是她们比其他网民更具好奇心,更懂得去发掘网络工具的潜在力量,并且最大化的为己所用,这是她们最值得其他人学习的地方。

我自己也是几年前才从零开始接触互联网,并且一直在探索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的去驯服互联网,使之为我所用(国外称这样一类人为lifehacker…)。过程中也真的发现不少好玩的东西,但是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孤独的旅程,很少可以在身边发现其他同样具有强烈好奇心的人。而这次的“木兰上网”活动则让我看到了原来世界比我想象中要多元而且丰富得多——至少在我所在的城市也能找到这么多依然怀有好奇心的人。

但类似我们这样的对新事物有好奇心的人还是少数。

有没有可能让这个人群成为大多数?

我估计这个可能最后还是要靠网络工具本身。因为传统的学校教育本质上就是要让你失去好奇心(或者至少它的副作用是如此),而在朋辈当中(不管你是90后、80后、70后还是60后)要找到真正有好奇心的人其实也非常困难(唯一的例外是你去到了像硅谷那样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通过互联网去找到一个我们可以归属的社区。

还记得几年前刚开始用Linux的时候,基本上我所在的那个校区里用这个系统的人可谓屈指可数。但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我可以找到在广州、在北京、甚至是在里约热内卢的Linux使用者,而且这些人可以在网上构建起一个个的线上社区,而参与到社区当中,则会让你变得更加的有好奇心,成为一个良性循环。。

其他东西是不是也可以以此类推呢?例如,哪怕我在本地/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喜欢TED的人,我也至少可以在网上找到这样一个圈子?但找到圈子也许仅仅是开始,正如前面提到的,互联网更多时候是一个个的池塘,我们怎么才能更多的看到其他池塘的存在呢?

说实话,我还没有找到答案,但我愿意去探索这个问题。

最后,感谢三木组织了这次活动,也感谢所有的分享嘉宾和参加者。

本文同时在猫头鹰实验室网站上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