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今天

标题上写的一万年是确指,诞生于1994年的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其宗旨就是希望推动长线思考的习惯,鼓励人们将过去一万年与未来的一万年当成是今天,从更为长远的视角,去看待如今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该基金会的创始人 Stewart Brand 是传奇色彩颇为浓烈的一个人。他今年72岁,其一生都是在冒险,并且敢于把一些事情的真相以及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袒露出来。诞生于1968年的 Whole Earth Catalog 就是由Stewart Brand发起的,该杂志主要介绍一些关于改良生活的工具和方法,因其内容丰富,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去年,Stewart 出了一本新书,Whole Earth Discipline,探讨在危机年代人类如何求得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书里头有不少的观点看上去很难令人接受,不过,Stewart 坚持认为,要实现长久的繁荣,就应当有长远的视野,更应当挑战自己过往轻易就相信的理念/观点。

标题上写的一万年是确指。诞生于1994年的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

其宗旨就是希望推动长线思考的习惯,鼓励人们将过去一万年与未来的一万年当成是今天,从更为长远的视角,去看待如今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该基金会的创始人 Stewart Brand 是传奇色彩颇为浓烈的一个人。他今年72岁,其一生都是在冒险,并且敢于把一些事情的真相以及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袒露出来。

诞生于1968年的 Whole Earth Catalog 就是由Stewart Brand发起的,该杂志主要介绍一些关于改良生活的工具和方法,因其内容丰富,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互联网。去年,Stewart 出了一本新书,Whole Earth Discipline,探讨在危机年代人类如何求得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书里头有不少的观点看上去很难令人接受,不过,Stewart 坚持认为,要实现长久的繁荣,就应当有长远的视野,更应当挑战自己过往轻易就相信的理念/观点。

下面这个是 Stewart 在2004年的TED大会上做的一个演讲,讲述了长久基金会建造万年钟(The Longnow Clock)的故事,值得细细品味。(感谢David替我校对了中文字幕翻译)


Stewart Brand on the Long Now

欢迎加入豆瓣 Long Now 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longnow/

Stewart Brand:万年钟传奇

在科技进步促使人们工作生活节奏变得越来越快的今天,有一个组织却在做相反的事情。他们是 the Long Now Foundation, 他们存在的目的就在于推动长线思维之形成,而万年钟项目,则可谓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项目了。

假如我问你,人类历史上建造过的最长久的建筑是什么?你会怎么回答?是埃及的金字塔?英国的巨石阵?中国的长城?

上述几个例子确实是存在很长时间,并且迄今依然存在。但是,这些建筑到了今天除了供人们观赏、追忆往事以外,没有太多别的伟大之处了。

几年前,一班由Danny Hillis带领的工程师决定做一个比上述任何一个项目都更为宏伟的建筑,即他们要做一个可以长存一万年的钟(以下简称万年钟)。在他们的设想中,这个万年钟由太阳能实现能量供应,存放于大山深处,到了一万年以后,仍将留存于世——即使那时候人类不存在或类似于今天这个模样的人类到那时候不存在,这个机械钟还会在滴滴答答的响,历史的足迹随钟声在山间回荡,经久不息。


photo by sbisson

做这样的一个项目,显然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但是,项目本身的意义就在于给现今的人们带来一丝启发,让他们通过这一万年钟所折射出的象征意义来反思自己的某些作为,进而作出一些更富于长远视野的计划与决策。

在背后支持万年钟项目的,是一个叫“恒今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的组织,该组织的宗旨就在于推动人们养成长线思考(long term thinking)之习惯,为我们的后代、为地球的未来,而作出更理性的选择。

事实上,万年钟只是“恒今基金会”所做的诸多推动长线思考的项目之一,他们还做了长线思考研讨会系列、罗塞塔石碑计划万年图书馆等项目。假如你对他们所做的事情感兴趣,也可以考虑加入这个组织,以了解更多相关的信息。

以下是恒今基金会发起人斯图尔特·伯兰特在TED大会上关于万年钟的一个演讲,主要谈及了项目由来、意义以及最新进展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到这里看带中文字幕的视频: Stewart Brand on the Long Now


TEDTalk: Stewart Brand on the Long Now

参考链接:

恒今基金会长线思考讲座系列:有视频及演讲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