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解决难题的新方法?

前天装了一个叫Fold.it的游戏, 试玩了一下, 感觉还蛮有意思的, 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过在分享这个游戏之前,我想先说说我与游戏的一点关系.

说实话, 其实我这个人平时不怎么玩游戏, 甚至我会认为玩游戏是蛮浪费时间的一件事情. 但最近我看了Jane McGonigal写的Reality is Broken之后, 想法有了改变.

Jane是2010年TED大会的讲者之一, 她主要是讲到了为何玩游戏可以改变世界这个观点. 当时我听了这个演讲之后不是十分相信这个命题, 但我觉得她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是蛮值得思考的: 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玩网络游戏,他们在游戏上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解决问题的经验,并且乐此不疲, 我们是否有可能把这些游戏玩家的智慧汇集起来,去解决当下人类面临的一些重大难题呢?

Fold.it就是这样一个汇集游戏玩家之智慧,来帮助科学家解决科学难题的游戏. 它是由华盛顿大学的一些研究生以及几位游戏设计师共同开发出来的. 你把游戏下载到本地,而后安装并打开, 就可以看到非常可爱的蛋白质的三维结构,而你的任务就是根据一些提示去折叠出合适的蛋白质分子结构.这个游戏其实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也能玩,甚至他们玩的水平还绝不差于成人. 你可以不断的晋级,获得各种积分,就跟玩其他的游戏没有差别.

这是Foldit的一个截图:
Foldit
Photo by billmcclair/Flickr

值得一提的是, 有科学家就是因为这些游戏玩家的贡献,而找到了某个蛋白质的结构,而之前他们通过其他各种方法去探索都一无所获. 这一研究成果还上了Nature杂志.

这样一种游戏可以说是具有魔力的, 因为你在玩游戏的时候不仅仅是在享受游戏带给你的乐趣,你同时也在帮助科学家解决棘手的科学难题.于是游戏本身也变成了很有乐趣也很有意义的一件事了.

也许Foldit仅仅是一个开始, 我相信这类”严肃游戏”(serious games)未来还会不断的涌现. 甚至学习本身也可以成为游戏. 当然, 假如我们的生活变得完全的游戏化(gamification)的话,也许不见得是好事. 但至少游戏化带给了我们新的可能.

假如我们可以复制出一百个甚至是一千个类似Foldit那样的游戏,是否会给科研以及其他领域带来重大的改变呢? 很难说,但我现在更倾向于持乐观的态度.

让课堂成为游戏

今天看了Jesse Schell一个演讲(这个演讲已经认为是精选演讲,被放到了TED.com上!),非常意外的,我发现他提到一个在课堂上利用游戏机制进行教学——不,简直就是把课堂变成了游戏——的一个例子:

这是一个关于在线游戏设计的课堂,而任教的则是游戏设计师Lee Sheldon。Lee Sheldon认为,我们延用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成绩评定的方式不但没有一点乐趣,而且没有意义。于是他想,也许我该引入一些游戏的元素到我的课堂上。结果他真的这么做了。

下面这个就是他任教的这门课的分数表——不,是经验值表!——以及其所对应的学期考核的评定:

老师在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就告诉大家:我们学的是游戏设计,我们也该把我们自己的课堂变成一个游戏。你们每位同学都可以选择自己在这个游戏中的头像,以及自己希望身处的战队(当然我会根据你的兴趣以及能力进行合理的搭配),而在这个游戏里你们要挑战的怪兽就是小测以及考试,你们要完成一系列的任务(做游戏演示以及展示你研究的结果),另外你们还要进行一些创作(例如做一些游戏分析的报告,写一个游戏概念文档等)。

要想拿到更好的成绩吗?那就努力完成这个游戏规定的任务吧。这里是你可以获得经验值的一些途径:

– 个人:写出一份游戏概念文档(书面形式,50个经验值)
– 个人:向全班同学展示你写的文档(25个经验值)
– 个人:说服你的同学接受你的游戏设计(25个经验值)
– 战队:用纸质的方式展示你们设计的游戏(每人可以获得50个经验值)
……

—-

这里我就不将全部的课程说明翻译出来了,相信你已经理解得到其中的意思,假如你想了解更多,可以直接登陆课程网站查看。

我想留给大家的问题是:我们其他的课堂是否也有可能进行类似的尝试?将本来可能比较无趣的东西变得有趣而且有挑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