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尔巴特的梦想

Doug Engelbart and the demo

五十年前的12月9号,在美国旧金山,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博士(Dr. Doug Engelbart)给到访的宾客做了一场 demo。他 demo 的是一款正在研发中的系统,名字是 NLS,该系统展示了超链接、树状文件系统、结构化文本、远程联机协作等诸多可能性,同时展示的还有其后更广为人知的鼠标。这场 demo 盛况空前,影响深远,被誉为是 mother of all demos。今年正值此事50周年,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以及日本东京皆有纪念活动0。感兴趣的朋友不妨上网看看当年的这一个半小时的 demo1。要是你想了解到更多关于这样一个系统背后的想法,不妨看看恩格尔巴特196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2,该报告详细描述了他的愿景,即希望通过研发计算机系统,来增强人类智能,以帮助人类解决小到日常琐事,大到环境乃至军事政治等复杂问题。

恩格尔巴特多年后曾在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举办的活动上,做了一个回顾当年 demo 的演讲3,他特别提到一段趣事,他说,一开始的时候很难说服别人去相信他的愿景。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去提升人类智能。他就举了个比喻,假如你用来写字的笔有如石头那么重,估计你写字就会觉得很困难。

Demo-00

而同样的,我们很多时候思考问题觉得有困难,只是因为我们的思考速度还不够快。为什么不够快呢?那是因为,我们思考问题都是要经历一个分解的过程,把大任务分解为小任务,而且更重要的是,每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它都得依赖于一系列的更小单元的技能才得以完成。比如,你要写一篇作文,那就需要你有书写的能力,组织语句和逻辑的能力,当然更根本的,需要你要有识字的能力。这都是一环扣一环的。

Demo-05

恩格尔巴特有一个比喻,就是当你刚开始学习骑自行车的时候,骑一个三轮的可以帮助你上手,但你不能总是只使用三轮车,因为从效能来讲,自行车明显更优,只要你付出了时间去学习,那之后你都能享受到自行车给你带来的便利和效率。但这个学习的过程是不可或缺的。

自从计算机被商业化之后,商家为了追逐短期利益,纷纷都想尽办法把使用计算机的门槛一再下降,你几乎不需要怎么学习,就能使用计算机了。尤其是今天的互联网浏览器,更是如此。结果是什么呢?用 Alan Kay 的说法4,结果就是计算机和互联网把人作为一种生物在长期演化过程当中积累下来的各种天性和欲望加以无限放大,人们并没有因为使用计算机而变得更加聪明,反而是变得更加看不清自我了。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像恩格尔巴特这样的研究者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认为,计算机是一种工具,这个工具具有极大的潜能,但人们需要付出时间去学习,才能够充分利用这样的潜能。就像汽车一样,没有人是生来就懂得驾驶汽车的,都需要经历一段学习的过程,才能学会开车,直至开车这样一种技能变成了某种“肌肉记忆”。

Demo-09

假如你认真看当年那场 demo 的视频,你会发现,恩格尔巴特面前摆着三种输入设备,即键盘、鼠标以及小键盘,而绝大多数时候,他只使用小键盘和鼠标,极少使用到键盘。但他的输入速度却是极为迅速而且准确的。小键盘和鼠标都是他设计的,而且他训练自己去熟悉这两种输入设备,让自己可以得心应手的使用。要是今天的计算机商家看到这样一个系统,他们肯定会摇头,说哪个傻子用电脑会抛弃键盘不用,而且还要花几个礼拜的时间去学习一个全新的工具。

但好的工具从来都是需要学习的。好的乐器也是如此。

恩格尔巴特设想的计算机系统,不是对传统的纸笔系统的简单复制。他考虑的点是,如何得以充分利用计算机来帮助人们解决他们的问题。

而这一切的起源,就是恩格尔巴特的愿景,他希望看到那样一个未来,人们可以得益于计算机的帮助,更好的组织自己的思维,更好的让群体协作起来5。这就是驱动他前行的动力。只是非常可惜,在70年代以后,几乎没有什么科研资助方愿意为探索这样的愿景去埋单。而随后站在巨人肩膀上起家的苹果电脑公司则只是追逐大众消费者的需求。当年的研究人员也各奔东西了。

恩格尔巴特的梦想,还有待实现。

Doug Engelbart 的洞见

这个月初,一位計算機領域的先驅辭別人世。他就是鼠標之父Doug Engelbart。其實發明鼠標僅僅是他其中很小的一個發明。Engelbart更讓人欽佩的是他的那種洞見(vision)。

我最早是在网上看了一个叫mother of all demos的视频而开始知道Doug Engelbart的名字。其實他們兩個都是屬於那種非常有預見的人。很多人只知道Engelbart发明了鼠标,其实这个只是他很小的一个发明。那時候Doug還很年輕,但是他看了Vannevar Bush写的 As we may think 这篇文章之后深受启发,开始思考一個哲学問題:當人類社會面臨越來越嚴峻的問題的時候,我們怎麼才能產生出一種集體的智慧去應對這些難題?假如在20世纪,这可能是贫穷的问题;在21世纪,则可能是气候变暖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太大太复杂了,不能单单靠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可以解决,它往往需要很多人通力合作,共同去寻找解决方案。但是,我们过往一直没有很多的工具,让我们可以很好的合作。

于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Engelbart就开始想,有没有可能发明出一种工具或者机制,使得人们的智慧可以得到提升,并且借由这样的工具或机制来实现更好的合作,让大家的智慧得以汇集在一起,去解决那些大问题?

互联网以及许多基于互联网的远程协作工具的出现,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Engelbart当年的想法——但依然不够好。Bret Victor最近一篇纪念Engelbart的文章就有提到这一点。Engelbart认为人机互动可以有比用鼠标更自然更直观的方法一样,他还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知识交流与协作可以在计算机以及互联网的帮助下做得更好更自然。

国内对Engelbart的介绍甚少,至少你不会在任何大学计算机系的课本里看到他的名字。但是Engelbart对计算机领域的影响其实绝对不亚于乔布斯。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他当年的几个演讲来看看,会让你眼界大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