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想、行动、改变(《城市画报》文章)

下面这篇文章是给《城市画报》写的关于TED的一篇小文,讲述了我参与TED的一些经历。4月12日上市的新一期《城画》的封面专题为“共享者宣言”,分别讲述了MaD, Pecha Kucha Night, TED, The Hub, 中文网志年会等不同形式的线下分享活动,每一种活动的介绍后面都附有该活动的规则说明,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参照那些说明自己尝试去做一做。

下面这篇文章是给《城市画报》写的关于TED的一篇小文,讲述了我参与TED的一些经历。4月12日上市的新一期《城画》的封面专题为“共享者宣言”,分别讲述了MaD, Pecha Kucha Night, TED, The Hub, 中文网志年会等不同形式的线下分享活动,每一种活动的介绍后面都附有该活动的规则说明,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参照那些说明自己尝试去做一做。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给下面的文章加上了必要的超链接,大家可以点击那些链接查看相关的背景介绍。

假如有一个课堂,你可以听到霍金、克林顿、盖茨、史蒂芬·平克、理查德·道金斯的演讲,并且你无须跑到哈佛或耶鲁去,它就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你相信吗?

这就是TED

简单的说,TED就是一个各界精英同台分享各自最动人的故事的聚会。你可以见到音乐家跟生态学家在谈论同一话题,看到设计师跟生物学家开展最有趣的对话,听到寻常人的不平凡故事,以及看到最先进的科技展示。有如乘坐过山车,在思想的花园里探险,每经过一个角落,都能有意外的收获。在这里,身份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那种对思想(idea)的热情,以及为追求那个理想而不懈进取的点滴故事。

1)初识TED

我2006年的时候第一次接触TED,那时候还根本不懂得何谓跨界或创新。只是觉得TED演讲大都热情饱满,很让人振奋,甚至会以某些讲者作为我学习演讲的榜样。后来听得多了,慢慢头脑中也形成了对TED的大致印象,但真正了解TED还是2007年的时候。我从一位国外的blogger的文章那里了解到TED非洲大会这回事(于2007年在非洲坦桑尼亚举办)。在那次大会上,许多非洲本土的故事和创新得到了展现。我第一次认识到,原来非洲有那么丰富的故事,并且都是一些非常动人,可以给人带来启发的故事。其中有一位演讲嘉宾讲到他从微软辞职回到非洲办教育的故事,更是触动了我的心弦。

那个人叫Patrick Awuah,他出生在加纳,大学是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念的。之后到了微软担任产品开发的工作。正当他事业有成之时,他想到了非洲,想到了自己未来的孩子。他深知那片土地布满了泪痕,那里最缺乏的是一种领导精神(leadership)。很多非洲人大学毕业之后就有了一种光荣感,但Patrick相信,他们需要的是责任感,而不是一种优越感。并且这样的责任感需要学校教育来培养。他回到了加纳,并且创办了一所文理学校,致力于培养非洲复兴的领航人。我没有去过非洲,但是这样的故事带给我非常大的冲击。因为我隐约看到,非洲与中国在某些层面上是何等相似。而像Patrick那样的理想与追求又何尝不是我们应当在中国提倡的?

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在TED的世界里,你遇到的常常是一些值得你去思考的问题,有些甚至是在呼唤我们在本地采取一些身体力行的行动,来改善我们的世界。

2)TEDtoChina

2008年底的时候,我跟一位远居美国的朋友合作创办了 TEDtoChina 项目。我们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把来自TED的最精华的思想通过翻译以及线上的传播带到中国。我们做的第一期专题就是讲述来自非洲的TED故事。那些故事非常朴实,但却足以在我们心中激起阵阵的涟漪,更让我们想到中国的无限可能。

今天回想起来,那时候所做的非洲专题确实给了我极大的鼓励。这些来自非洲的故事,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影子。两个地方相隔十万八千里,但是,在很多领域,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非常佩服那些站在TED非洲讲台上的演讲者的视野,他们带给全世界一个重要的信息:非洲不只是饥饿、贫穷、艾滋病、战乱,非洲还有很多动人的故事——非洲代表着机遇、仁爱、和谐以及未来——那里有很多了不起的创新以及身体力行的行动者。他们的努力正在改变非洲,也在改变人们对非洲的看法。我们也希望借助TED这个窗口,让中国人能够换一个视角看自己,看别人,甚而因此而重新发现中国,重新发现自我。

我们的项目在网络上得到了不少朋友的支持。我们也有意识的介绍了一些来自TED的社区创意项目,如“从前有一所学校”、“生命百科”、“海洋之心”等,不少朋友也慢慢的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TED,中文TED粉丝的圈子也在慢慢的扩大。

2009年春季,TED推出了一个叫 TEDx 的计划,允许各地的粉丝自发组织TED形式的活动。我跟朋友在广州中山大学策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场的TEDx活动,之后又做了一场 TEDxGuangzhou。我们希望这样的活动能够激活本地的TED粉丝社区,让有想法、有行动力的人可以走出来,将自身的想法和故事分享出来,甚至是以作出点积极的改变。

3)TEDIndia

去年11月,我去印度参加了 TEDIndia 会议,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TED的强大感染力。不少参会者是第一次参加TED,但他们显然都被空气中漫溢着的那种热情和积极乐观的情绪所感染。我看到了一个处处皆迸发着创新与理想的印度。有最新的“第六感”触控技术的展示,也有关于妇女争取尊严的演说;有来自斯坦福的廉价婴孩睡袋的演示,也有来自印度最草根的创新网络。这一切,可以让现场的每一个人相信,印度就是未来。

会议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在一个旧式宫殿对出的广场上进行派对。那天晚上刚好下着小雨,但是一点不减我们的热情。大家坐车从会场来到这里,也顾不得整天的“思想SPA”给大脑带来的冲击,就开始跟身边的人聊天。我发现,这里每一个人对于她所做的工作都是那么充满了激情。当眼科医生的、做太阳能开发的、拍摄纪录片的、创办社会企业的、搞摄影的,每个人都非常乐意与其他人分享她们工作上的体验与灵感,更让人惊喜的是,每个人都是很好的聆听者,她们都能认真的听别人讲述其故事并且给予友善的评价。这样一种坦然的交流,亦可谓TED社区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吧。

4)改变来自行动

做出改变(make changes),这是近年TED粉丝的圈子里最热门的话题。2009年的TED大会结束以后,《纽约时报》科技版专栏作家David Pogue就曾写过一篇文章,讲到说,现在的TED已经从原来的“科技、娱乐、设计”(TED)扩展到了“能源、气候、海洋、音乐、非洲”(Energy, Climate, Oceans, Music and Africa)等范围更广的话题。一直是会议核心精神的创新,也逐渐从单纯的科技创新延伸到了社会创新。从企业高管到创业家到中学生,都开始行动起来了。注重三重底线(triple bottom line)的企业家被请到了TED的讲台,还有旨在推动建筑平民化的“开源建筑网络”(Open Architectual Network),帮助社区孩子提高写作能力的 826瓦伦西亚(826Valancia)项目,通过音乐教育感染青少年的 El Sistema 项目,以及由比尔·盖茨推动的“零碳创新”项目,都一一在TED的舞台上亮相。这些项目以及他们背后的故事为世界各地无数的行动者带来了启发,他们也纷纷在各自的社区开展各自的社会创新项目。

最值得一提的是,一向以科技创新著称的硅谷,在去年底举行的TEDxSV会议上,也提出了“社会创新”的口号,并且通过一整天的精彩演讲,将这一话题从社会创业家的角度演绎得淋漓尽致。英国前首相顾问Geoff Mulgan更是在去年的TEDGlobal会议上提出,将1%的公共开销用于鼓励社会创新,以此激发更大的社会活力。

这些人的故事告诉我们,改变是有可能的,并且它正在发生。未来的世界是怎样子,取决于我们今天的行动。《阿凡达》的导演卡梅隆在今年的TED大会上总结他一生的经历,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失败是一个选项,但畏惧不是。”我把这句话送给所有的TED粉丝,希望我们都可以更多的去尝试,多舔几次失败的滋味又何妨?

非洲复兴

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一个总是充满冷喻与讽刺的国度,很多人往往成为愤世嫉俗者,却往往只是张口大嚷,不能做出点积极的改变。去年12月在深圳举办的中国建筑思想论坛上,一位观众的发言就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我们现在的社会是鲁迅太多,胡适太少”。我想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视角去看问题,看看跟中国一样面对着许多复杂问题的非洲,那里的人们是如何重新发现自我,乃至重建非洲的:

以下这篇文章是翻译自 Bill Zimmerman 所写的《开放合作空间,意义久远——以iHub为例》一文。

上周,我参加了位于内罗毕的 iHub 的揭幕典礼,还参加了非洲技术论坛的预启动活动。其他一些博客已经对 iHub 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并且他们写得比我好。那天的活动可谓是“极客之天堂”,我们看到了来自技术圈、企业家、大学生、记者、黑客、财政人员、研究者以及其他数字侠客的参与。

后来我跟Erik开玩笑说,这个地方你甚至还能随便率一只死猫也能逮上几个TED Fellow呢。

iHub 开张之前很久,我们就已经可以感到一种非常特别的东西在发酵了。过去,年轻的非洲软件工程师、设计师、研究者以及具创新理念的思考者(我们通常将他们称为“猎豹一代”)只会各自孤立的工作,资源也非常有限。他们往往是尝试去解决一些别人已经解决过的问题(但直到他们找到解决方案,他们不知这样的事实)。还有更多的年轻人则不得不破棘前行,失败与挫折则更是成为常态。

而 iHub以及其他正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兴起的技术俱乐部背后的理念,则是:把一班非常能干的行动者带到同一屋檐下,为其提供最优质的工作环境,促使创意最快速度的产生,淘汰那些不成熟的创意,将那些最好的创意推介给投资者,最终催生出可行的商业模式。创办 iHub 之目的不是为了使得这个地方可以通过锻造某个品牌赚很多钱,而是希望藉此可以培育出一个活跃的技术社区,让黑客、研究者、政策制定者以及风险投资商皆能被这样的社区所吸引,走到一起。

像 iHub 这样的地方可以生产出世界一流的产品和服务,这其实不难理解。非洲向来以“小本创新”著称,这里资源不多,但恰恰是因为资源有限,反而更能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这类的成功案例非常多。例如 M-Pesa,它是肯尼亚最流行的移动银行以及移动支付系统,这样的系统西方国家最近才有人在开发。还有像 Ushahidi 等工具的成功就更是有力的明证。

当我不久前开始写“我的博客为何要写关于非洲的故事”时,我提到了我在喀麦隆以及非洲大陆其他地方所目睹的创新以及创业精神。我看到了一种源自网络以及通信技术之推动而产生于新一代理想主义家身上的创新,这将预示着一个“非洲复兴”纪元之到来。

事实上,“非洲复兴”业已开始。随着宽带的普及,拥有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以及新鲜的想法的非洲的年轻人正利用这一良机,引领这一进程。

下面这个视频所展现的正是这些年轻人的乐观与活力:

Limbe Labs,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热情与活力。这样的空间不单可以成为上佳的联合工作场所,也能成为一个孵化器,它可以让空间里的成员相互合作、相互感染、相互启发,在更融洽的环境中他们可以很轻松自然的与他人进行交流,也能加速商业成长的步伐。

==========

假如你希望了解更多关于非洲的故事,你可以阅读 TEDtoChina 的“非洲新纪元”专题下的系列文章。

图像的力量

《纽约时报》有一篇文章,称当年比尔·盖茨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关于非洲公共医疗匮乏的报道——更准确的说是相配的图像,而决定投身非洲医疗卫生事业的,他之前的想法是,让非洲也能走上信息化道路。以下是来自该文章的节录:

From: Nicholas Kristof
Subject: the power of art

in september i traveled with bill gates to africa to look at his work fighting aids there. while setting the trip up, it emerged that his initial interest in giving pots of money to fight disease had arisen after he and melinda read a two-part series of articles i did on third world disease in January 1997. until then, their plan had been to give money mainly to get countries wired and full of computers.

bill and melinda recently reread those pieces, and said that it was the second piece in the series, about bad water and diarrhea killing millions of kids a year, that really got them thinking of public health. Great! I was really proud of this impact that my worldwide reporting and 3,500-word article had had. But then bill confessed that actually it wasn’t the article itself that had grabbed him so much — it was the graphic. It was just a two column, inside graphic, very simple, listing third world health problems and how many people they kill. but he remembered it after all those years and said that it was the single thing that got him redirected toward public health.

No graphic in human history has saved so many lives in africa and asia.

sOccket:小小足球的社会实验

有人说,创新源于匮乏。在非洲这个物质资源相对缺乏的地区,事实上也可以成为创新的天堂。以下这个关于土制足球的故事也许就是很好的一个例证。

有人说,创新源于匮乏。在非洲这个物质资源相对缺乏的地区,事实上也可以成为创新的天堂。以下这个关于土制足球的故事也许就是很好的一个例证。

她们是哈佛大学的几个学生,在一个工程课程上,她们看到一个视频,那是一群人在舞池上跳舞,而地板则吸收了人群跳动的力量,并且储存起来。她们因而受到了启发,并且应用到足球的设计上。并且创立了一家叫sOccket的公司专门从事相关生产。她们使用了电感线圈技术。孩子们拿着这样的足球来踢,15分钟的运动所产生的电能即可满足一个LED灯泡3个小时的供电需要。一场足球比赛下来,也就可以满足一整天的电力需要了。

在非洲大多数国家,95%以上的人口都没有连上国家电网。有了sOccket,孩子们在玩乐的同时也能为家庭带来光亮,并且无需依靠国家电网来获得电力供应。另外,通过sOccket获取电能,也能改善当地居民的健康状况,因为她们一直以来都是用煤油灯来照明,但煤油灯很不稳定,并且存在一定的健康隐患。

sOccket的团队正在考虑从非洲当地获取原材料进行生产,并且希望改善足球的设计,使之适应当地恶劣的环境。

这样一举两得的产品,相信发达国家的孩子也会喜欢。sOccket未来将推出“买一捐一”的套包(有点类似当年OLPC的”Buy One Give One”行动),向富裕国家的孩子出售这样的足球,以此补贴生产成本,使得足球得以以更低的价格甚至是免费,送到贫穷家庭的孩子手中。

sOccket官方网站:http://www.soccket.com/

(via Changemakers)

讲故事的艺术(一)

很多人一听到故事这个词,会以为那是小孩子的玩意。但事实上,有趣并且能够吸引人的故事在今天这个时代变得比很多事情都更为重要。要将某个道理讲述得清楚,最好的办法也是讲故事。

爱因斯坦就非常擅长于讲故事。当别人让他解释相对论的时候,他说,“一個男人與美女對坐一小時,會覺得似乎只過了一分鐘;但如果讓他坐在熱火爐上一分鐘,會覺得似乎過了不只一小時,這就是相對論。”离开白宫后专攻气候变化的戈尔也十分懂得讲故事,并且还处处拿他的幻灯片去“忽悠”人。虽然有人说戈尔的故事有些时候没有切实的科学依据,但无可否认,他所做的事情确实有助于推动公众在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上的参与。

很多人一听到故事这个词,会以为那是小孩子的玩意。但事实上,有趣并且能够吸引人的故事在今天这个时代变得比很多事情都更为重要。要将某个道理讲述得清楚,最好的办法也是讲故事。

爱因斯坦就非常擅长于讲故事。当别人让他解释相对论的时候,他说,“一個男人與美女對坐一小時,會覺得似乎只過了一分鐘;但如果讓他坐在熱火爐上一分鐘,會覺得似乎過了不只一小時,這就是相對論。”离开白宫后专攻气候变化的戈尔十分懂得讲故事,并且还处处拿他的幻灯片去“忽悠”人。虽然有人说戈尔的故事有些时候没有切实的科学依据,但无可否认,他所做的事情确实有助于推动公众在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上的参与。

平凡人也有很多种办法去讲述他们的故事。还有专门为草根设立的新闻网站,为草根发声提供支持的奖励基金。但并非所有的草根故事都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因为,讲故事也是一种艺术

非洲,一提到这个名词,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贫穷?饥饿?艾滋病?战争?落后?也许这些都曾经是这块大陆所面临的问题,但是,有没有可能从新的视角去看待这片神秘的土地?

你有没有想到非洲也可以是科技创新的来源地?TED就会告诉你,在连篇累牍的关于非洲的负面报道之外,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更积极更具魅力的非洲。

你能想象到非洲很早就懂得将分形(fractal)的原理应用于建筑吗?你是否知道这里有十来岁的小伙子,他通过自学,在自己家建了个风车发电机,还给整个村子带来了电力?
你是否知道,这片土地上还培育出了全球第三大电影制造基地?你是否知道,非洲是人类的发源地

假如上述的几个例子对你而言比较陌生,那么我们欢迎你来到非洲新叙事的时代,让我们一起学习非洲人重塑自我的努力。

上面这个是记者Andrew Mwenda眼里的非洲。事实上,非洲还有很多草根的故事,每天都在演绎着点点滴滴的真情与创新:

Ushahidi的创始人之一,Erik Hersman最近在他的博客里就提到了一个叫 AfricaKnows 的项目。该项目就是非常典型的草根叙事的努力,并且结合了互联网的多元参与的特点。它旨在展示一个主流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以外的非洲,一个更为草根,不失自然的非洲。并且邀请网友参与,让数码摄影与网络传播得到有机结合,为人们呈现了另一个非洲。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的往往只是视角的改变,以及参与者身份的转换。而这种转换本身,已经是非常有意义的创新叙事模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