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TED演讲瘾君子的自白(上)

从4年前建立TEDTalks小组,到两年前建立TEDtoChina, 期间我伴随着TEDTalks学到了很多东西,也通过TED而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和有趣的故事,见识到了一些很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更意识到世界的多元无限可能。犹如读大学一样,四年间我从TEDTalks那里学到的东西影响了我的人生,我乐意于将这段经历分享给大家:

(一)开始接触

最早开始接触TEDTalks还是2006年的时候,那时候Podcast刚刚开始兴起,我从Nature Podcast(最初也是从Nature杂志上看到的)等开始走进一个非常精彩的世界——拿着一台mp3播放器,自己在学校的校道上也能聆听来自最前端的科研发现,并且还是最纯正的英美人士的发音。当时可谓欣喜若狂。我上大学没多久就购买了一个mp3播放器,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当时很不错的一个选择。我发现我从podcast那里学到的英文远比我从课堂上学到的英文要多,也可以说podcast就是我数码时代的短波收音机,通过它我可以获得来自全球各地的音频资讯——甚至包括拉丁语的音频

2006年夏季,我从iTunespodcast频道上见到了TEDTalks这东西,开始只是觉得它的logo挺有意思的(是一个灯泡,也许象征着智慧),但下载了几集回来认真听了几遍之后,感觉好像是触电一般——也许那时我的确很少接触外国人,虽然经常阅读外国人写的东西——通过电脑屏幕看 TED演讲的视频,我感到仿佛那一个个的演讲人就是站在我面前给我讲他们的故事,那种现场感太强烈了!还记得最早发布的其中一个TED视频是从百老汇转行到《纽约时报》当科技版专栏作家的David Pogue的演讲——准确的说应该是表演,因为在18分钟里,David即兴弹奏了两段曲子,分别讽刺微软和赞美苹果。当时虽然我不是完全听得懂那两首曲子的意思,但David这样一种表演的形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试想一下,假如我们学校里教英语也能有这么活泼,还会有那么多人讨厌学英语吗?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TED的粉丝。并且每周追着看TEDTalks的更新。

没过多久,因为这些演讲视频实在质量非常高,TEDTalks这个podcast已经成为digg.com的podcast频道最受喜欢的教育类podcast了。

BTW, 我是从《商业周刊》中文版2005年底的一篇文章上开始知道digg以及其他国外web2.0网站的。

(二)开始上瘾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学校有一条规定,就是不许进入“两吧四室”,其中包括网吧。当时我是乖孩子,一直到高考完了,我才第一次自己走进网吧。回想起来,当时学校做出这样的规定也许是想避免学生沉迷于网络,但发现TEDTalks的过程给我带来一个重要的启发,就是也许有些时候适度的沉迷网络也是好事。

试想,假如一个高中生上网第一个打开的是TED.com的网页,而不是其他所谓门户网站的网页,他的生活会变得多么不一样。

anyway, 反正我那时是迷恋上了TEDTalks,并且不断的从中获得关于生活和生命的新鲜灵感。我尝试把这样的感觉和经历和我的同学分享,但他们很少理解和理会。

于是我就经常一个人戴着mp3播放器听这些演讲(没错,是听不是看,那时候我经常是在从宿舍到图书馆来回的路上听,我发现自己的英文听力因此而变得越来越好),有些演讲我估计累计听的次数不少于15遍。其实只是听有时候反而更能让你集中精力去理解讲者,而不是因为有视频图像的存在而分散了注意力。因为我念的是英文,有时候听完之后也做一些笔记,把演讲的核心要点以及一些生词记下来。慢慢的,通过听TED演讲,我也学会了不少新单词。

(三)到底听的是什么

有时候骑自行车在从宿舍到图书馆的路上,我听到精彩的演讲片段时,会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这时往往会有路人奇怪的望着我,但他们就难得领略这样的精彩了。

印象很深刻的是Nicholas Negroponte的几个TED演讲,他是MIT Medialab的创始人以及教父级人物,《数字化生存》的作者以及OLPC“每个小孩一台电脑”项目的发起人,并且他自己声称参加了从第一届到现在所有每一届的TED大会。在2006年的TED演讲里,Negroponte一开头就举例说,假如你问一个国家的元首,他们国家最重要的天然资源是什么?很少人会回答说是孩子——但事实上孩子正是最被忽视但同时又是一个国家最珍贵的天然资源。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仿佛是受到当头棒喝,也由此而更深入的领会OLPC项目背后的一些逻辑。当你发现自己也能直接听得懂这样的东西时,那种喜悦是很甜蜜的。

很多TED演讲的内容都是我所不甚了解的领域,例如心理学、设计、生物、天文等,但我发现TED的讲者往往都能将即便很深奥的东西通过讲故事的形式,抽丝剥茧为我们揭示其背后的奥秘。而这一点是我最喜欢TED的地方之一,就是TED把复杂的东西变得简单易懂,同时又不失其内涵,刚好就是能够引起你的兴趣,勾起你的好奇心,至于登堂入室的探索,就得靠你自己了。

回应之前提到的中学生上网成瘾的问题,事实上,假如他们是看TEDTalks而成瘾,那也许是善莫大焉的事情。因为TED演讲是很好的介绍某一学科的媒介,我认识积极心理学以及弦理论,都是从TED演讲开始的(假如你对这两个感兴趣,可以分别看Martin Seligman以及Brian Greene的TED演讲)。而假如观者能够从不同的TED演讲之间建立某些联系,这样一种探索的过程也许远比课堂学习有趣得多——也许,在不久的未来,老师的职能将不再是传授知识,而是成为引导着,让学生自己去探索和发现(Sugata Mitra的这个TED演讲就分析了这样的一种可能: http://on.ted.com/8txU)。

事实上,看TEDTalks成瘾的还不止我一个。记得早在2008年的时候,《纽约时报》上就有一篇文章讲到了这样的故事:http://is.gd/UzySeu

为了让这样一群“TEDTalks瘾君子”有一个窝,我在2007年初的时候就在豆瓣上创建了TEDTalks小组。如今,这个小组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了,大家继续加油啊。

(未完,待续,还有关于TED与教育、TEDtoChina以及TEDx的一些故事和想法将陆续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