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干旱说开去

“西南大旱,旱动中国”,这是《南方周末》上周的一个专题报道。这一系列文章从经济 、环境等角度分析了干旱的由来以及影响等。但文章似乎没有给出具体可行的解决办法。捐款捐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能否从实地出发,寻找合适的解决办法?

比如,廉价的水净化技术?

去年7月的TEDGlobal会议上,有一位叫Michael Pritchard的工程师展示了一款叫作LifeSaver的水净化装置,其外观跟普通的运动水壶差不多,但这个瓶子里装有活性炭等可以过滤污水的化学物质,并且它能够过滤直径为15纳米以上的病毒和细菌(小儿麻痹症病毒的直径为25纳米),足以把绝大多数的病毒分子过滤掉。并且操作非常简单,把水放进水壶里,然后像打气一样,给瓶子泵几下即可。


LifeSaver污水过滤瓶的剖析图


Michael Pritchard’s water filter turns filthy water drinkable

还有印度人在沙漠地区,重新发现传统的雨水收集办法,成功的捕获雨水,获得难得的水源:

为何这样的解决方案媒体基本没有报道呢?我想学者周雷的评述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回答:

我们应该千万警惕,西南旱灾之后,围绕水的反思和举措,成为替代其他反思的惟一途径。西南民间已隐现一种大跃进式的引水、找水、蓄水工程——对于雨水的截留是应该鼓励的,但是不要以此为借口开始对水源地、敏感水环境、生态湿地、已经贫弱的地下水进行透支式开发。

即便以水为命题,从仿生学的角度来说,除了止渴之外,还要“生津”,恢复一个乡村、城镇、城市的立体、循环、智能化、节制的水世界微循环——相比较跨区域的输血型调水,我们更需要城市供水的“滴灌技术”,可是我们的水文学研究,是不是做好了学科转型的准备,研究城市水文和钢铁丛林里的水文系统?

事实上,周雷所提到的这些,国外都有很不错的实践个案。甚至国内也有可能有些人在做,但为何没有人去报道这些个案呢?

=================

印度的城市楼宇雨水收集系统:

假如所有的城市居民都参与到雨水收集计划,我们将不会面临水危机。假如我们不这么做,我们必然要面对用水危机。选择就在我们手上。– www.rainwaterclu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