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整个世界都成为你的校园

前几天在深圳参加了一个关于教育的活动,期间跟主办方的Francois Taddei老师深入交谈了好久,这里把当天交谈的一些精华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一下。

Photo by [D'Agostino](https://www.flickr.com/photos/uccio2/8086202385/)
Photo by D’Agostino

Francois 说,他们在法国正在推动 the city is a campus 这样一个运动,也就是说,假如你想学习,不一定非得要上大学才可以,你想学习的话,整个城市都可以是你的校园(嗯,其实欧洲很多城市确实是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大学校园)。我记得TED的创办人 Richard Saul Wurman 在他写的《33》那本书也有类似的讲法。具体怎么做?且看以下的分解:

老师哪里来?

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下,人们更看重的是自己在社群当中的声誉(reputation),而不只是一个职位名称。而拥有不同技能的人事实上是散布在世界各地不同角落的,他们很希望更多人了解他们的知识和技能,也愿意去教那些有意愿学习的学生。

甚至可以这么说,假如学生的学习意愿足够强大,他们总能够找到最好的老师。

实验室哪里来?

开源硬件以及开源软件,使得过去需要高昂成本才能运作的实验室,现在变得越来越普及化。在很多城市,已经出现了各类的硬件创客空间以及生物创客空间,这些空间你只需要付较低的会员费,即可加入并且使用其中的设备,而且还有人在那里教你怎么去使用,以及关于硬件制作或者生物实验的基础知识。你可以带着你的问题来到这样的空间,在那里用现成的设备,或者自己做一个新的工具,来做你的实验。而假如你的实验过程有完整记录的话,还可以公开发布到网上,让别人帮忙去批评指正。就像软件开发领域人们可以通过 github 来协作一样,科学实验的领域也会有类似 github 那样的东西出现,来促成人们之间的合作。

钱哪里来?

启动资金需要有远见的企业或者政府去投入。但这样的一项投资长远来讲是有丰厚回报的,因为它是在构造一种面向未来的学习模式,而且这样一种学习模式是可以直接跟产业界是对接的。法国那边就有一些知名企业设立的基金会投资于此项目,也有政府的参与,假如这一模式确实是行之有效的话,想必各地的企业和政府也会相继效仿。

证书哪里来?

我们平时理解的学位证书其实是一个hack,它相当于一个通用标识,让别人可以用极短的时间去知道一个人的知识背景。传统来讲,你要获得这样的证书,就需要到大学或类似的机构去修读课程,考核通过了,才能拿到这样的证书。但是,在法国,你可以不用上大学,也能获得这样的证书,比如你在某软件公司工作,你的编程能力获得你的同事的认可,然后你可以去到大学那里,参加一个考试,考试通过,你就可以获得一个等同于学位证书的认证,而且是国家承认的(法国有相关的法律作为保障)。前几年,Mozilla也搞了个Open Badges的东西,其实也是旨在去hack传统意义上的认证体系不管是哪一类的认证,本质上都是一种同行认证,所以当人们越来越理解这个概念并且接受这个概念之后,可以预见,未来对于学位认证的hack会越来越多,而且未来人们会更关注你是否真的拥有某种能派上实际用处的技能,而不只是一纸证书。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明年秋季开始将会启动 Open FIESTA 项目,可以说是对以上这个愿景的一个实验,这一项目从性质上来讲跟法国巴黎的 CRI (交叉科学研究院)颇为相似,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世界最年轻的校长

BBC报道说,16岁的Babar Ali是世界上最年起的校长——他生活在印度的一个叫Bhabta的小村庄里,那里生活着很多穷人的孩子,他们上不起学,很早就要出来工作。而Babar Ali则是比较幸运能够上学的一个孩子,也是他家里第一个能够上学接受正规教育的孩子。他每天要坐车加走路去到离家十公里以外的地方上学。虽然他上的是政府开设的公立学校,不需交学费,但他还是要花钱买校服以及负担来回交通的费用(两者加起来每年需要约40美金,约合人民币250元)。9岁开始,Babar Ali就自己当老师,给邻居家不能去上学的孩子上课。他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把自己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讲授给其他孩子。并且他坚持这么做,现在他的这个名为Home of Joyful Learning的学校里学生人数已经由一开始的8个人增长到977人了。

真不简单。

假如你想知道更多关于Babar Ali的故事,不妨听听他的这个演讲(也许这演讲不容易听得懂,因为有很重的孟加拉语口音,但你可以从06:35的地方开始看,从那里开始是一个关于他这个学校的短纪录片):

我特别喜欢这学校的名字,Home of Joyful Learing:“欢乐学习之家”,听起来非常亲切。也许这个也一定程度上吸引了部分孩子来这里上课吧。有的孩子还先是当学生而后又当老师教别的孩子呢。

印度真是一个充满创新的国度,我们对它的了解还真的太少了。

Agastya 的动手科学实验室

Agastya 是印度的一个从事青少年教育的组织。它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提倡动手学习。Agastya 会不定期组织移动实验室(Mobile Labs),去到乡村里,把科学实验带给乡村孩子。

Agastya 是印度的一个从事青少年教育的组织。它有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提倡动手学习。Agastya 会不定期组织移动实验室(Mobile Labs),去到乡村里,把科学实验带给乡村孩子。以下这个短片就是介绍移动实验室的乡村探访活动的:

乡村里的学校通常没有科学实验的设备,但对于中小学生而言,只要有一些简单的仪器(这些仪器甚至可以自己制作),加上一位懂科学的讲师,即可为孩子开启无限精彩的科学世界之大门。相对于传统的记诵式的学习,这样一种能够动手的学习对于提高学生的兴趣以及参与的热情都有极大帮助。

除了这些移动实验室以外,Agastya 还建设了一些科学中心,在那里做专门的少儿科普工作,与流动的实验室形成互补的关系,促进动手型科学教育的推广。

Agastya 还注重孩子之间的同伴学习。让那些已经懂得如何做实验的孩子去教那些还不会实验的。结果是,这样的教学办法非常成功,当教师的孩子通过讲解,自己的理解也更深。而别的孩子听她们的同龄人讲,也有别样的认同感,并且更加乐意去参与到实验中。

什么是好的大学

近日与一位法国教授聊天,谈到大学教育,这里简单说说我的一些印象:

他说,在法国,学生是会尝试去做各种他们认为有趣的事情的,并且他们会自己去争取各方面的支持。比如,他们希望有个可以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和分享的空间(space for creativity),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说服学校(甚至是市政厅)给他们开辟这样一个空间。有些学生甚至还在校内或市内发起主题会议或论坛,讨论一些他们认为重要的议题。

近日与一位法国教授聊天,谈到大学教育,这里简单说说我的一些印象:

他说,在法国,学生是会尝试去做各种他们认为有趣的事情的,并且他们会自己去争取各方面的支持。比如,他们希望有个可以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和分享的空间(space for creativity),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说服学校(甚至是市政厅)给他们开辟这样一个空间。有些学生甚至还在校内或市内发起主题会议或论坛,讨论一些他们认为重要的议题。

其实这个不正是20世纪初北大学生的写照吗?为何时代进步了,这些好的东西反而消失了?还是说它们根本没有消失,只是作为学生的我们没有去争取?不管答案是什么,这个问题都值得大家认真想。最好是有些行动,Fab Lab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