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记之二:奇怪的美国

因为是第一次在真实的美国土地上体验这里的生活,所以我会发觉很多东西都颇为奇怪(也许这种体验跟Derek Sivers在日本的体验有共同之处),例如街道的名字很多是以数字命名的(如第5街、第6街等),而大学校园里的建筑物则通常是以人名命名的(如Parlin Hall, Robert Welch Hall等),这个跟中国的街道和建筑物命名方式相反。

另外一个比较有趣的地方是食物的名称。由于我是偏向于传统的广东饮食习惯,所以一开始吃这边的很多东西会觉得很不自然。最折腾的是,很多食物我根本无法凭它的名字来判断那是什么食物——因为很多是来自西班牙语或意大利语的食物名字。不过慢慢的也开始习惯了。只是到现在还未曾在美国吃过中国菜,估计即使有也是一个我不大认识的英文菜名——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套用中文的拼音来命名中国菜呢?这样其实更容易让美国人通过饮食的语言了解中国。

还有一个是美国英语。来这里之前,我听得最多的估计是英国英语,特别是来自BBC的英语。踏足美国之后,才发现很多词汇在美国英语里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例如饭堂在英国英语是叫canteen, 在美国英语里是叫cafeteria),这样的区别之前在书本上也曾看过,不过到了现实的美国才更真实的体验到这样的差别。

最后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在这里会遇到不少中国面孔的美国人,他们往往是来自中国的第二代移民,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但中文则不一定会说,也不一定了解现今的中国。他们是怎样一个群体?怎么看待自己的身份认同以及对中国的身份认同?我了解还不多。也许在今年6月的TEDxShanghai上会有答案,因为这次TEDxShanghai的主题是“I am a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