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记之二:奇怪的美国

因为是第一次在真实的美国土地上体验这里的生活,所以我会发觉很多东西都颇为奇怪(也许这种体验跟Derek Sivers在日本的体验有共同之处),例如街道的名字很多是以数字命名的(如第5街、第6街等),而大学校园里的建筑物则通常是以人名命名的(如Parlin Hall, Robert Welch Hall等),这个跟中国的街道和建筑物命名方式相反。

另外一个比较有趣的地方是食物的名称。由于我是偏向于传统的广东饮食习惯,所以一开始吃这边的很多东西会觉得很不自然。最折腾的是,很多食物我根本无法凭它的名字来判断那是什么食物——因为很多是来自西班牙语或意大利语的食物名字。不过慢慢的也开始习惯了。只是到现在还未曾在美国吃过中国菜,估计即使有也是一个我不大认识的英文菜名——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套用中文的拼音来命名中国菜呢?这样其实更容易让美国人通过饮食的语言了解中国。

还有一个是美国英语。来这里之前,我听得最多的估计是英国英语,特别是来自BBC的英语。踏足美国之后,才发现很多词汇在美国英语里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例如饭堂在英国英语是叫canteen, 在美国英语里是叫cafeteria),这样的区别之前在书本上也曾看过,不过到了现实的美国才更真实的体验到这样的差别。

最后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在这里会遇到不少中国面孔的美国人,他们往往是来自中国的第二代移民,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但中文则不一定会说,也不一定了解现今的中国。他们是怎样一个群体?怎么看待自己的身份认同以及对中国的身份认同?我了解还不多。也许在今年6月的TEDxShanghai上会有答案,因为这次TEDxShanghai的主题是“I am a Chinese”…

美国行记之一:无处不在的中国

什么是在美国人们谈论得最多的话题?

假如一个月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也许会回答说,经济萧条?

但真正踏足美国的土地之后,我才发现,“中国”才是这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不管是在洛杉矶的机场书店还是在凤凰城的机场书店,我都看到了很多报刊杂志上有关于中国的长篇报道或评论文章。并且我清晰的记得到达凤凰城的那天,《纽约时报》的头版有天安门的照片,照片的注释上写着中国政协会议正在召开的消息。

我碰到了好多个美国人,包括年轻的以及年长的,跟他们聊天,从他们的话语里得知,中国在美国人心中的普遍印象就是21世纪的苏联!

这个一开始让我觉得颇为难以置信。但慢慢的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想了。

大部分美国人未曾去过中国(估计大部分中国人也未曾去过美国),他们所了解的中国基本就是美国媒体所报道的(比较刻板的,用英文说就是stereotype)中国印象。美国人会认为中国正在迅速崛起,大有赶超美国之势(假如对此不大清楚的童鞋可以看看Martin Jacques的这个TED演讲),而且他们担心美国会失去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更实际的一些考量其实是,未来中国经济之成长将不再需要美国。

估计是包括语言以及文化等方面的比较大的差异,很多美国人会觉得在中国的生活是不可思议的。此行我去到了奥斯汀,那里的人口有一百万,他们会认为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了。但其实我出生的那个小城镇现在的人口估计也有一百万了,如此悬殊的对比绝对会让我的美国朋友目瞪口呆。

很多美国人开始学汉语(越来越多的孔子学院之出现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这一趋势),并且是从娃娃抓起(虽然真正学会的人还很少很少)!这个让我觉得最为震撼——说不定往后大家参加语言考试将不再是考英文,而是考中文了!话虽这么讲,但现阶段而言,学好英文,用英文讲述真实的中国故事,会更有意义。

P.S. 我的美国朋友跟我讲,目前美国最大的优势其实是美国的大学教育,这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东西。我觉得这点说得倒是很有根据。

TEDActive 第一天

昨天(美国当地时间2月27号)白天,我们在棕榈泉市的一个叫 living desert 的地方参加了一个面向TEDx组织者的工作坊。

来自全世界不同地区的TEDx组织者都有参加,其中美国本土的人数最多。亚洲区有来自上海、广州、台北、首尔、东京、新加坡、迪拜等地的TEDx组织者参加。

先送上几张图片:


这是我们的主持人,非常英俊幽默的Rives以及非常漂亮的Kelly Stoetzel。


这是TEDxTaipei twins, Jason & Kevin 在分享他们的一些故事。

我上午的时候上台分享了TEDxGuangzhou的一些故事和心得。我记得我讲到的最重要一点是,中国正在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特别是那里有不少年轻人在干一些很积极的事情促成一些改变,但是这样的事情《纽约时报》不会报道,CNN不会报道,ABC不会报道,但TEDx在中国(或者说起码是TEDxGuangzhou)我认为就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把这样的一些故事发掘出来,搬到台上,至少让更多当地人知道这样的故事,甚至是把这样的故事讲述给世界看。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亚洲区的十来个人围坐在一起吃,也谈论到很多东西。TEDIndia的联合策办人之一的Lakshmi Pratury也跟我们在一起,我们发现,来自亚洲的故事被搬到TED的舞台上的太少了。而亚洲人基本都是向西方看齐,很少有去了解自己国家正在发生的一些正面积极的改变故事,但这样的事情反而是更能引起当地人的共鸣的。

solution是什么?我们要学会讲述自己的故事,主动的去讲,唯有如此,世界才能更了解我们,同时我们通过讲述这些故事,也能更好的与世界进行沟通。

第一次去美国

我明天就启程去美国,将主要参加两个活动,一个是TEDActive, 在加州的棕榈泉市;一个是SXSW,在德州的奥斯丁市。

我发现虽然我已经学习英语多年,并且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美国文化多年,但第一次去到美国本土,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到底真实的美国跟我想象中的美国相差有多远?鬼知道,去到那里看看就清楚了。

不过因为多少懂一点英文,我发现行程安排还是挺简单的,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Google出来,甚至包括一些很细微的信息,例如公共汽车的路线、图书馆开放时间等。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要去的两个地方,首先到达的将会是棕榈泉市,那是一个在沙漠中的城市,近几十年才发展起来的一个地方,据说有很多人选择那里作为旅游目的地。TEDActive期间会有一个面向TEDx组织者的工作坊,就在沙漠里举行。

我去的第二个目的地是奥斯丁市,它是德州首府,一个号称是世界音乐之都的城市。我在网上仔细看了一些关于奥斯丁的介绍,感觉它有点像南京,不是太繁华,但又很有特色。

其实一开始我还想顺路去一趟旧金山,因为我知道那里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文化艺术胜地,各种奇怪的人都会在那里出现。但考虑到TEDActive完了之后的第二个礼拜就是SXSW,我想还是多给点时间自己休息吧,因为这两个活动都非常非常的intensive, 根本不是什么正式的大会,而是你可以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并且不断的会获得新鲜灵感和启发的盛大的party——大家想象一下,一个有超过一万人参加的party会是啥样子?SXSW的参加者就超过一万人,并且是一整个礼拜持续的进行,期间各种牛人都会意外地出现(前几天网上还流传一个谣言,称奥巴马也会参加SXSW其中一天的某个活动,后来被确证仅为流言,并非属实),例如Bruce Sterling(我最喜欢的科幻小说作家之一)、4chan的站长Christopher “moot” Poole、以及许多知名的blogger…

除了参加两个活动,我还会到奥斯丁市内走走,特别是到他们的公共图书馆和书店去看看,也会顺路拜访一下当地的hackerspace, 当然,还少不得到德州大学去走走。

假如你对SXSW感兴趣,但又不能去到现场参加,可以到时登陆SXSW的网站观看主题演讲环节的视频直播。还有北京时间3月3号早上有TED大奖那个session的在线直播,大家也不妨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