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复兴

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一个总是充满冷喻与讽刺的国度,很多人往往成为愤世嫉俗者,却往往只是张口大嚷,不能做出点积极的改变。去年12月在深圳举办的中国建筑思想论坛上,一位观众的发言就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我们现在的社会是鲁迅太多,胡适太少”。我想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视角去看问题,看看跟中国一样面对着许多复杂问题的非洲,那里的人们是如何重新发现自我,乃至重建非洲的:

以下这篇文章是翻译自 Bill Zimmerman 所写的《开放合作空间,意义久远——以iHub为例》一文。

上周,我参加了位于内罗毕的 iHub 的揭幕典礼,还参加了非洲技术论坛的预启动活动。其他一些博客已经对 iHub 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并且他们写得比我好。那天的活动可谓是“极客之天堂”,我们看到了来自技术圈、企业家、大学生、记者、黑客、财政人员、研究者以及其他数字侠客的参与。

后来我跟Erik开玩笑说,这个地方你甚至还能随便率一只死猫也能逮上几个TED Fellow呢。

iHub 开张之前很久,我们就已经可以感到一种非常特别的东西在发酵了。过去,年轻的非洲软件工程师、设计师、研究者以及具创新理念的思考者(我们通常将他们称为“猎豹一代”)只会各自孤立的工作,资源也非常有限。他们往往是尝试去解决一些别人已经解决过的问题(但直到他们找到解决方案,他们不知这样的事实)。还有更多的年轻人则不得不破棘前行,失败与挫折则更是成为常态。

而 iHub以及其他正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兴起的技术俱乐部背后的理念,则是:把一班非常能干的行动者带到同一屋檐下,为其提供最优质的工作环境,促使创意最快速度的产生,淘汰那些不成熟的创意,将那些最好的创意推介给投资者,最终催生出可行的商业模式。创办 iHub 之目的不是为了使得这个地方可以通过锻造某个品牌赚很多钱,而是希望藉此可以培育出一个活跃的技术社区,让黑客、研究者、政策制定者以及风险投资商皆能被这样的社区所吸引,走到一起。

像 iHub 这样的地方可以生产出世界一流的产品和服务,这其实不难理解。非洲向来以“小本创新”著称,这里资源不多,但恰恰是因为资源有限,反而更能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这类的成功案例非常多。例如 M-Pesa,它是肯尼亚最流行的移动银行以及移动支付系统,这样的系统西方国家最近才有人在开发。还有像 Ushahidi 等工具的成功就更是有力的明证。

当我不久前开始写“我的博客为何要写关于非洲的故事”时,我提到了我在喀麦隆以及非洲大陆其他地方所目睹的创新以及创业精神。我看到了一种源自网络以及通信技术之推动而产生于新一代理想主义家身上的创新,这将预示着一个“非洲复兴”纪元之到来。

事实上,“非洲复兴”业已开始。随着宽带的普及,拥有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以及新鲜的想法的非洲的年轻人正利用这一良机,引领这一进程。

下面这个视频所展现的正是这些年轻人的乐观与活力:

Limbe Labs,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热情与活力。这样的空间不单可以成为上佳的联合工作场所,也能成为一个孵化器,它可以让空间里的成员相互合作、相互感染、相互启发,在更融洽的环境中他们可以很轻松自然的与他人进行交流,也能加速商业成长的步伐。

==========

假如你希望了解更多关于非洲的故事,你可以阅读 TEDtoChina 的“非洲新纪元”专题下的系列文章。

Idea Dinner@Guangzhou

今晚与Michael春节后第一次相约吃饭,一起聊天,谈到了不少有趣的话题,在此简单记录一下。

今晚与Michael春节后第一次相约吃饭,一起聊天,谈到了不少有趣的话题,在此简单记录一下。

其实我认识 Michael 也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发现他比较实在,但有时候想到的东西也比较有启发性。他是最早关注 TEDtoChina 的TED粉丝之一,并且在2009年的中文网志年会上做了一个演讲,介绍了TEDtoChina的概况。每次跟他聊天都有一些新的收获(也许因为我们俩都是某种程度的 geek 吧),这一次,我们再次谈到了互联网的话题。

我们对于新科技都比较感兴趣,不约而同的,我们都关注到《南都》以及《南周》发布的 iPhone 阅读器。但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是,这样的阅读器并没有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不过是把纸质的报纸搬到了手机而已。Michael 认为报纸本身可以对内容进行深度挖掘,从而最大程度的发挥新媒体的优势。而我则更多的是想到读者群本身。对于像《南都》这样颇有特色的报纸,它最大的优势在于其粉丝读者,假如能够为这些人营造出更优的阅读空间,不管是以网站或 iPhone Apps的形式出现,都将会带来一场革命。而对于那些不是很出名的报纸/杂志而言,假如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还有可能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忠实的读者群,到那时候,即使纸质的报纸走向消亡,他们也能获得新生。传统的报纸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可能其在这方面的革新意识不是很强,但一些网络时代出现的媒体网站已经在展现出他们这方面的能力了,HuffintongPost就是最好的一个例证。(青蛙设计最近也报道了企鹅出版社在iPad平台上创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

另外,我们也聊到了 BarCamp 以及 idea 分享与传递的话题。Michael 说,网络上的信息泛滥,但有用的/有价值的信息往往是埋没在信息海洋了,无法打捞。于是他想到要开发一种工具去帮助人们更有效的实现理念的传递。这是很好的一个主意,并且 Michael 力图通过这个工具帮助人们找到写文章/传递理念的动力。我忽然想到,那其实有点像是 idea hopping,或者说跟字典迷查阅字典的习惯有点类似(你是字典迷吗?那不要忘了看这个关于网络时代词典之新定义TED演讲哦)。从单纯的文件到文件的链接,到理念到理念的链接,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跨越。也许,数据可视化正是这方面的一个开路先锋。

不久前我写了一篇关于“足球发电”的文章,Michael 说他看了文章之后受到很大启发,并且开始关注能源方面的资讯——正好在今年的TED大会上,Bill Gates分享了他关于利用核废料来发电的设想——我一开始要写这个故事,其实是被故事的美所吸引。看看这几位哈佛学生设计出来的足球是多么美,多么适合当地的需要。假如中国本土也有组织做这类的事情——缘于美的直觉而产生设计灵感——想必我们还有机会见到更多更有意思的项目。


一个晚上的交流让我感觉收获颇多,更使我感到 idea 碰撞的强大力量。我于是设想,能不能把这样的交流推广到更多的朋友?

这使我想到了英国伦敦的 Geek Dinner。在中国大陆这边,提到某人是 geek 似乎是坏事(但坦普·葛兰丁说,她就喜欢当一名geek!)。那干脆就改成 Idea Dinner吧。这个名字更容易记,也容易理解。

假如你愿意,欢迎加入 Idea Dinner@Guangzhou,我们每周四晚相会,共同谈论各类新奇古怪趣致好玩的 idea,也许,共同的思想交流是第一步,正如萧伯纳所说,假如我们彼此交换思想,我们每个人得到的不仅仅是两个思想,而是更多。在此之后,也许还有可能诞生出一些好玩的项目,诸君且拭目以待。

“美味书签”使用指南

美味书签 是一个在线网址收藏工具,网站于2004上线,截至2006年已有过100万 的注册用户。前几天看Erin McKean 的博客 时还看到了 googlicious 这个词,意思是某个网站很火,大家都在关注(因而在Google和美味书签上都极容易找到)。ReadWrite Web 曾发表系列文章,分析未来搜索的新趋势,文章作者对于美味书签这一类的基于用户提供内容的搜索平台给予很大的期待。我最初使用美味书签是在2006年3月(它是我认识的第二个web2.0网站),到今天不知不觉间就收藏了近3000个网址。可谓美味书签的老主顾了,这次主要谈谈我使用美味书签的一些体会。

(注:这是我2008年的时候写的一篇文章,最初发布在博客大巴上。最近大巴也遭遇雪崩了,于是干脆把文章贴到这里来了。)

美味书签 是一个在线网址收藏工具,网站于2004上线,截至2006年已有过100万 的注册用户。前几天看Erin McKean博客 时还看到了 googlicious 这个词,意思是某个网站很火,大家都在关注(因而在Google和美味书签上都极容易找到)。ReadWrite Web 曾发表系列文章,分析未来搜索的新趋势,文章作者对于美味书签这一类的基于用户提供内容的搜索平台给予很大的期待。我最初使用美味书签是在2006年3月 (它是我认识的第二个web2.0网站),到今天不知不觉间就收藏了近3000个网址。可谓美味书签的老主顾了,这次主要谈谈我使用美味书签的一些体会。

一、谁在用美味书签?

Almost everybody! 不过中国大陆的用户似乎还仅仅是小数。美味书签的官方博客上说,有越来越多的图书馆也在使用 美味书签。至于学生研究者 使用作为美味书签的铁杆用户,更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了。

二、我不懂英文,我能用美味书签吗?

截至今天,美味书签的网站仅提供一种语言,那就是英语。不过,要是你装上了美味书签的浏览器插件 的话,可以很方便的收藏网址。比如Linux用户在火狐浏览器之下,只要Ctrl+D,即可把当前页面添加到你的美味书签。

但是,直接在美味书签的搜索框内打中文词语进行搜索往往会无果而返,此时不会中文的朋友就只能打开自己的美味书签页面从右栏的tag(标签)列表当中找寻 所需的东西。懂英文的朋友可以考虑使用英文关键词进行搜索(如何确定什么是最佳的关键词有点技巧,这个下次再说),只要关键词正确,一般很快就能找到相关 网页。

三、我可以用美味书签干什么?

(参考官方版本:http://del.icio.us/about/

除了简单的收藏网址以外,美味书签还能用来做什么?

学术研究。你可以用美味书签来跟踪你的研究领域的最新动态,论文、评论、学术交流社区、专题博客,皆可通过美味书签找到。举例如下:

我最近在关注语言学方面的东西。我通过阅读相关的语言学家的博客得知 Erin McKean是这一行的佼佼者,我就到美味书签上搜索 Erin McKean(用英文搜索的准确率还是挺高的),就发现 Erin 在TED做过演讲,她还在 Google做过关于词典使用与编撰的演讲。Erin有一个关于语言研究的博客,她还曾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过讲述语言的典故的文章……当然,知道这些还 仅仅是一个开始。假如我想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也对于这方面的研究感兴趣,我可以点击”linguistics”这个链接,就可以看到同样关注语言学这一领 域的人收藏了哪些语言学相关的网站。

听podcast。在搜索框打mp3+podcast+主题。比如你要找文学类的podcast(是的,外国人非常 喜欢做文学类的podcast节目,不像咱们国人只爱娱乐,浪费大量的时间),你就打“mp3+podcast+literature”,通常来说,搜索 结果页面上看到的”saved by 1002 people”小框的颜色越深的,就是越受人们喜欢的网站。

寻找最好用的桌面工具。不管你用的是何种操作系统,你都会有过寻找某一专业软件的经历。比如你要做一份杂志,需要一个专业的排版工具,你是直接到Google去找吗?我试过,用Google搜索”publishing tool linux”,得出的第三个结果是我想要的Scribus 专业排版工具的链接。而同样的关键字用美味书签进行搜索第一个结果就是Scribus,似乎Google也不赖,对吧?不,你发现美味书签搜索结果页面中 的网址链接底下的那些tag没有?它们是一些同类的或相关的网址标签,说不定你可以从某一个tag里面发现意外的惊喜!(比如,你点选 publishing这个tag的链接,来到以publishing为主题标签的一页,在此,你只要稍加留心,就会发现有一个叫 Make Your Own Book with Blurb 的网站,打开一看,原来还是一个2008 Webby Award 的获奖网站呢。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管理我的日程表
。在收藏网页的时候,比如你收藏了亚马逊或豆瓣上的某本书的链接,你可以加上 toRead这个tag,往后有空再到美味书签网站,查看右侧的标签,你就知道哪些书要读,哪些电影要看,哪些地方想去……此时,美味书签就俨然成为了你 的个人备忘录,何时何地,只要能上网,就能查看、修改,非常方便。

在线协作
。这点多用于NGO或其他小型的团体合作。以推广网络自主学习为中心目标的“益学会 ”就曾以公共用户名 edutrans 使用美味书签收藏团队成员认为值得翻译的文章,这样一来可以大大方便团队协作。

四、美味书签是网络社交工具吗?

是,但又不是。首先,美味书签发展到今日,已经成为了一个事实上的网络社区 , 在这里,你可以通过深度挖掘,找寻与你臭味相投的人。比如,我要学拉丁文,我通过美味书签找到某个非常有用的拉丁文自学的网站后,可以点选”saved by 220 people”这个链接,即可知道有哪些人收藏了同一个网页。由于学习拉丁文的人毕竟是少数,因而很容易从收藏者列表中“挖掘”到志同道合的人。假如你觉 得某个人的美味书签收藏很有意思,还可以”add xxx to your network”(有点像follow someone on twitter)。在你收藏某一个网址的时候,你还可以添加 network tags,就是告诉你的network上的朋友,这个网址很有意思,他们喜欢的话,也可以把它收藏起来。

不过,说实话,美味书签的社交功能也仅此而已。要追求更良好的网络社交体验,不妨试试 Ma.gnoliaMister Wong ,两者同为网络书签工具,虽然用户基数不比美味书签,但在社交应用方面就做得更为出色。

五、Can I hack del.icio.us?

web2.0 的许多东西,由于开放API,对于有相关编程经验的程序员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玩的工具。他们把对这些web2.0服务的改良称作 hack(注意,hack在此处是百分之一百的褒义词)。美味书签是最受欢迎的web2.0 服务之一,自然逃不过被 hack的命运。且看:

Absolutely Del.icio.us Tools Collection

Tips from Lifeh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