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盲到网盲

下个周末我会主持一个关于互联网的工作坊,主要是面向NGO圈子里希望对互联网有更多了解的朋友。工作坊的名字嘛,就是“从文盲到网盲”。

boy scout badges
picture by Leo Reynolds

也许你会说,上网这事情难道还需要学吗?网盲说的是只会固守旧书堆的那些人吧?那就大错特错了。假如我问你以下几个问题,看看你是否都有答案:

+ 你知道如何在互联网上发出你的声音并且被听到吗?
+ 你知道如何在互联网上聆听他人的声音吗?
+ 你是否知道在互联网上,“发布”与“订阅”同样重要?
+ 你是否知道,借由互联网,你也能跟奥巴马进行对话?
+ 你是否知道,互联网上不仅仅有中文的内容?(这个问题看似很弱智,但确实很多人对此并不知晓)
+ 你是否知道,通过互联网,哪怕是相隔万里的团队(甚至是彼此从未面谋)也能很好的开展合作,创造出伟大的作品?
+ 你是否知道,互联网其实就是人的延伸?

其实这些都是相当基础的互联网之特征,这些东西在课堂上也许老师从来不会教,甚至哪怕你自己到书店去找相关的书,也不容易找得到。但理解这些东西,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使用互联网来为我们服务。

过去那个年代,不识字就被称为“文盲”。现在这个年代,不懂得互联网(及其机理),也许该被称为“网盲”吧。其实这也并非贬义词,只是看到自己这方面的不足后,及时想办法去补救就是了。

假如你感兴趣,不妨考虑报名参加这个互联网扫盲”系列工作坊。工作坊由V-Bus组织,下周起连续3周进行,将涉及到各种互联网相关的理念、工具以及方法的介绍和实践。期待您的支持和参与。

如何创办一个社会企业:打造原型

以下的文章翻译自Paul Miller写的《How to start a social startup: prototyping》。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检验你心底的想法是否可行的办法,推荐给所有正在从事社会创新方面的工作的人。

以下的文章翻译自Paul Miller写的《How to start a social startup: prototyping》。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检验你心底的想法是否可行的办法,推荐给所有正在从事社会创新方面的工作的人。


(图片来源:Charles & Hudson/Flickr)

当你知道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并且有个简单的描述之后,你就能从其他人那里获得反馈,这时候,你就可以创建一些原型,来展现你的解决方案。

打造原型关键一点是要意识到,你不须花很花哨的技术来把你想要的东西做出来。你只需用一些非常便宜而且快速的工具和方法把东西做出来,并且寻求其他人的反馈意见。从那些最初的测试用户口里你可以看到一些模式,甚至是可以听到一些刚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奇怪的反馈,但那些反馈有时候可以给到你很大的启发。

下面是我尝试过并且希望推荐给大家的工具:

画在纸上

要把你的服务展示给别人看,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利用小卡片逐一把你的服务的各个环节展示给他人看。并且也不需要做得很专业,只需用普通的纸或者你能找得到的卡片把东西画上去就可以了。

把大家叫出来

我们当时有了“School of Everything”的想法,于是我们就把那些我们觉得有可能使用这个网站的人叫到一起,而后把我们的想法展示给大家看——虽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是在做一个原型。把人聚到一起的好处是,可以即时收到用户的反馈,并且是面对面的反馈,这点要胜于线上的延时性的反馈。

我们展示的第一个想法是叫“Free Schools”,那可不是Michael Gove说的那种,而是我们经常在晚上把人们聚到一起(20人以下),我们会摆出一块板,上面一边写着“你可以教什么?”,另一边则写着“你希望学什么?”大多数情况下,来的人都会自动的开始聊天,并且人们还经常在聚会完了之后找其他人彼此学习他们想学的技能。

另外一个想法是由Russell Davies提出的,在2008年的Interesting大会上,他号召我们做点“有趣的事”。我们于是就做了一个“有趣的机器”,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信箱,人们可以把他们想学什么或者想教什么写在纸上,而后投进信箱里。我们那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信件好。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我们当时应该让那些有共同兴趣的人组成学习小组。

做原型

我们做“School of Everything”的时候非常幸运,因为我们有Sangeet,他可以用Photoshop非常快的把我们想象中的网站原型做出来。我们通常会把这些做成幻灯片,展示给其他人看,期望听到他们的反馈。这样可以让你非常快的知道你的服务是否有什么漏洞或者不清晰的地方。框架图也有类似的效果,并且有很多做这个的工具——哪怕你是一个技术外行,使用起来也完全没有问题。Mockingbird就是其中非常好的一个。

成为机器

接下来讲到的这个技巧是能够使到你最有可能把想法变成现实的。假如你已经清楚你的服务的方方面面是怎么一回事了,你就可以利用Google Docs, 邮件以及手机把整个过程模拟出来。我们这个暑假围绕着“School of Everything”这个项目就是这么玩出来的。当然你可以只是跟一小部分人玩,但不管怎么说,你都会学到很多东西。

好了,这就是所有的工具。这些都是帮助非技术背景的你去理解你希望解决的问题是否是真的存在,以及你所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否是一个可用的解决方案。做完这些之后,你可能还没有一个网站或者是一个商业计划,但你对于你心底的想法是否可行会有更大一个把握。

UPDATE:
有一本新书叫《精益创业》,讲的就是这样一种通过做原型并且从中学习并不断修改创业模型的方法,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买一本来看看。

利用20%的时间实践你的创意

还早之前就听说过Google公司那条无比慷慨而且诱人的规定:员工可以利用高达20%的上班时间来做自己感兴趣的创意项目。并且很多项目就是由此而诞生的。我想,也许我也可以创造自己的20%创意时间。并且我真的这么做了。

今天下午我和同事邝伟鹏两人在办公室里,抛开我们日常的工作,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做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开始的时候就问自己一个问题:什么是困扰我们的问题?作为经常组织各类活动的人,寻找合适的场地是经常困扰我的一个事情。于是我想,有没有可能通过engineering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整个下午就是在探讨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决定要做一个网站,去连接寻求场地的活动组织者以及可能有闲置场地的店家。

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头脑风暴出了一个网站的思路图,而后我们就用快速成型的办法把网站的页面图画了出来,一开始是画在纸上的(并且刚好因为我们忘了带白纸,所以干脆把草图画在餐巾纸上了),后面就用Pencil Project这个网站页面图快速成型工具把它的电子版也画出来了。

整个思路其实是很简单的,假如我们把散布于城市里的各类场地看作是一个个的数据的话,目前这些数据大多数都是困在一个个的牢笼里边,只有自己人知道,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但实际上很多时候这些场地是可以得到更好的利用的,而很多公益机构或者草根的兴趣组织要办活动,往往不容易找到场地。假如我们能够想办法打破这些套住数据的牢笼,想必大家都会获益。这个,用一个更时髦的讲法,就是开放数据(open data)的意义。

我们其实也很惊讶,居然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能把东西想清楚并且迈出了我们的第一步。有时候容许自己一点天马行空的空间,也许会带给你一些意外的惊喜和收获。我们决定以后继续做类似的尝试,同时也会把今天这个诞生于餐巾纸的项目做下去。

del.icio.us 已死

Jon Udell说,del.icio.us是一个真正让人懂得网络的web2.0工具。我非常赞同这句话。还记得去年年底坊间传出雅虎要关闭del.icio.us的时候,像我这样的一些铁杆的del.icio.us粉丝是多么伤心。后来又传出好消息,YouTube的创办人从雅虎手上收购了del.icio.us。但前天推出的新版del.icio.us则让我大为失望。为啥呢?听我慢慢说吧:

del.icio.us开始只是Joshua Schachter业余时间独自一个人搞的项目,在2004年的一次采访中,Joshua说,他把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这个项目上,并且做这个网站最初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更好的管理自己的书签。


(旧版del.icio.us的主页截图,来自维基百科

但Joshua发现了一个管理书签的绝佳办法,那就是为书签添加标签(tag)。例如,www.google.com 这个网址,我在收藏它的时候,可以添加”Google”,”search”这样的标签,当你的标签累积到一定数量之后,你就会看到标签的好处。你不仅可以通过搜索标签来寻找具有同一属性的东西,还可以访问相关的标签,发掘相关领域的网站。del.icio.us是第一个推出“标签”这一概念的网站,随后这个概念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甚至国外还有些大学的图书馆专业还专门开设介绍此类应用的课程。国内也有人写过这方面的介绍。

我从2006年开始使用del.icio.us,2008年的时候曾写过一篇文章讲怎么利用del.icio.us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在我看来,假如你懂得使用,del.icio.us绝对是最佳的serendipity engine,因为你可以通过curate你的美味书签上的network(好友),去阅读他们最近的收藏,而只要你找对了network里的人,那么你看到的将会是最新最第一手的业界资讯。

可惜的是,最原汁原味的del.icio.us在这次改版之后已经被抛弃了(爱范儿对这次改版有报道),取而代之的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外壳(读写网的评论说,新版的del.icio.us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收藏和展示猫狗照片的平庸网站),但类似原先网站上最有用的”tag”和”network”的功能都被大大的弱化甚至是不能使用了。更糟糕的是,改版之后的del.icio.us网站访问速度非常非常慢,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其实del.icio.us这个网站本质上是一个由用户不断的在优化和完善的数据库,假如说面对海量的信息,我们需要一个注释工具,那么可以说del.icio.us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注释工具。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del.icio.us这个网站上的书签收藏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到的,这就使得del.icio.us成为了一个实际上的社交网站,虽然很少人意识到这一点。

假如你还是第一次听说del.icio.us,并且想看看旧版的del.icio.us是啥模样,不妨看看这个幻灯片演示吧,怀旧一下这个曾经的web2.0龙头大哥也好。

不过回到现实,我们还是得找到合适的在线书签工具才行。我推荐使用Pinboard,它是一个付费的服务,很像2005年那时候的del.icio.us,界面非常简单、直观、而且好用,功能上跟旧版的del.icio.us也非常接近。其他的在线书签服务则大多不合我胃口。

当然,假如你喜欢并且懂得一点代码,也可以自己安装一个开源版本的在线书签,scuttlegnizr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那样就失去了在线书签的社群效应了。

初探网际奇遇(How to engineer serendipity)


(图片:ToreaJade/Flickr)

这篇文章起源于去年我在豆瓣HQ的一个演讲,当时我的讲题是”In celebration of serendipity”,讲的是为何我会对serendipity这东西情有独钟的故事。之后一年多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关注这一话题,也曾在别的场合下跟一些朋友分享过,只是一直没有写出一个文章来介绍。文章今天来了:

这里先定义一下:serendipity在这篇文章里是指“网际奇遇”,意思是在有计划的情况下,比较意外的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有计划呢?因为单纯的serendipity太简单了,随便打开Google输入一个关键词估计就能把你带到网络的深渊,过程中必然会遇到一些给你意外给你惊喜的东西。但是,这个其实不是最有价值的serendipity,因为这样一个过程也许会花非常多的时间,而且得到的东西也很难保证其质量/价值。

有一种更为聚焦式的寻找serendipity的办法,也是我过去几年一直在用的一个办法,它给我的网络漫游带来了很多意外的惊喜和收获,这里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希望大家可以把你所使用的寻找serendipity的方法告诉我。

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serendipity很重要吗?

是的,就连Google的前任CEO埃里克 斯密特(Eric Schmidt)同学也说,serendipity是搜索引擎的未来

“全球之声”创办人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在去年的TEDGlobal大会上就分享了他所观察到的网络世界图景。在这个被称为越来越小的地球村里,我们虽然因为贸易全球化可以接触到越来越多来自外地乃至外国的东西,但我们大多数人的视野依然没有多大的开阔,特别是在网络世界上。虽说有了Google翻译这样强大的在线全文翻译工具,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去看国外的网站,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些网站的存在。而伊凡佐克曼则呼唤我们创造出一种机制,增加互联网上的serendipity的几率,让更多网民可以借由这些偶然的契机去了解其他文化其他国度其他思维体系。

换而言之,serendipity可以帮助你走出井底之蛙的困境。

另外,很多时候,serendipity可以为你的工作或学术研究带来意想不到的帮助。

好,假如你看到这里觉得有所心动,那咱们紧接着就介绍如何在网络漫游中为自己创造serendipity的机缘:

1、融入多元的语言

你是否一直只是在一种语言的网络里游荡?想到过在不同的语言环境里,你会有非常不一样的经历吗?

语言学家Lera Boroditsky认为,说什么语言,会影响到我们怎么想问题。同样,看什么语言的网络,也会影响到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和思考。

甚至即使同样是中文,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给你带来的世界就已经非常不一样!

很多东西也许别人已经尝试过,并且也许已经取得了成功,假如我们能阅读用他们自身语言所写的故事,会得到最大的启发。

例如,现在中国很多地方开始在搞生态旅游、生态社区,假如你只是从简体中文的网络世界里去查找,能挖掘出来的有用信息不多;但假如你尝试一下去搜索繁体中文,马上就可以看到很多个案分析。

假如你会英文,你看到的世界会更广。

TIPS: 尝试每天花20分钟(不要超过20分钟)去浏览一些不是基于你的母语的网站,例如,可以尝试每天花20分钟浏览一些繁体中文的网站,慢慢的你就会开始对你生活以外的世界多了一个触角。

2、融入多元的视角/观点

伊凡佐克曼的TED演讲里提到,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扎堆,也就是容易出现homophily的现象。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跟一个人对新事物特别是外来事物的接受程度有莫大的关系。

当画家只跟画家交流,或者厨师只跟厨师交流时,久而久之,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但假如他们彼此走进对方的圈子呢?也许就会出来一个类似这样的厨师了。

TIPS: 问自己一个问题:什么是我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找到那个答案,然后再问自己一个问题:假如我是错的呢?而后去了解一下(方法:以你的相反意见作为关键词,Google之)假如我真的是错了的话,真实到底是什么。

也许最后你不一定发现自己错了,但起码你会了解到别人是怎么想的,以及为何他们会那样想。

3、聆听杂音

互联网上最多的是噪音,有人说我们遇到了信息过载的问题。Clay Shirky则认为问题在于我们目前还缺乏好的信息过滤器

但实际上用于聆听(网络上的信息)的工具已经有很多了,只是你是否懂得使用的问题。

37signals的官方博客叫 signals vs. noise,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比喻:在看似噪音的一些东西里,往往也会隐藏着金子。

TIPS: 其实聆听和寻找serendipity的过程也是curation的过程。Ushahidi的团队开发了一个叫SwiftRiver的工具,对于信息的curation是很有帮助的一个工具。不妨试试。

当然,有更简单的做法,例如对自己在微博上跟踪的人进行合理的分组,也是不错的做法。

这是很初始的关于serendipity的一些介绍,大多基于我个人的一些经验和体会,不过对于我特别合用。这里总结给大家,假如你也觉得适用,不妨推荐给你的朋友。

最后,送几个比较好玩的serendipity链接给大家:

维基百科随机页面
Wordnik随机单词

另外,豆瓣好像没有随机图书/电影页面——不知阿北是否有考虑把这个URL加上去?

发现《地球守则》

两年前,我第一次从Longnowseminar系列里听到Stewart Brand讲述他关于环境保护运动的新想法,当时我震惊了!SB说,城市是好的核电是好的转基因也是好的

后来,我买了同年出版的SB写的新书《全球守则》(Whole Earth Discipline),看完后才慢慢的领会到作者的用意。

SB其实当年曾是环境保护运动的旗手,他曾要求NASA公开来自卫星所拍摄到的地球全景图,并且还创办了一本名为《全球概览》(Whole Earth Discipline)的杂志,发掘各种有用的工具和图书,以此启迪世人如何在个人层面做到自给自足以及对环境进行保护。乔布斯曾说这本杂志是那个还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的互联网,可见其影响之巨大。

假如说《全球概览》是旨在通过给个人带来力量而带来改变,那《全球守则》则是希望唤起集体的力量去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最严峻的问题,也就是气候变化的问题。

这本书有一章专门讲到了环保运动与科学二者之间的关系。作者认为,现在大部分环保主义者都远离了科学,只会浪漫主义,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他说,同样是一棵树,浪漫主义者只会爱这棵树本书,但不会爱构成这棵树的基因组。但科学家则两者兼爱。

物理学家Freeman Dyson说:“环保运动迄今为止都只是关注到科技带来的不良一面,却大大低估了科技可以带来的正面的改变。”60年代的时候,很多人,包括一些海洋学专家,都反对太空探索计划,认为这一计划既花钱又没有什么实际好处。但同样是海洋学专家的Jacques Cousteau则大力支持这一计划,并且是基于哲学上的考虑。因为他知道,通过卫星对海洋状况进行监测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后来,太空探索计划还是得以开展,尽管遭到了环保人士的大力阻挠。1969年,美国太空总署发布了第一张从太空看地球的照片,惊动世界,也由此掀起了“地球日”运动以及更大规模更多民众参与的环保运动。

我开始是出于对SB的崇拜而购买和阅读了这本书,但读完之后我发现,作者讲的几个领域的东西还真的很有道理。不管是城市、核电、转基因,这些宏大的话题背后都牵扯着许多人的命运,也牵扯着人类文明的命运。我们如何学会透过理性的科学思辨去找到适合人类未来的道路,还真有赖于更多人的科学觉醒。

目前我正在翻译这本书,简体中文版将由中信出版社于年内出版(感谢中信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会把翻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精彩语句发到博客上与大家共享。

UPDATE: 之前我把Whole Earth Discipline翻译为《地球规则》,现在觉得翻译为《地球守则》更合适,已经改过来了。

支持Carbon Zero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KickStarter这个网站?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网站,注册用户都可以在上面发布自己的创意项目,而后征集网友的资金支持,用英文来讲就是crowdfunding的做法。这个网站汇集了很多非常有创意的初启项目,从拍纪录片到做画册到出书到开hackerspace, 几乎是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我最近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非常有意义的KickStarter项目,是TED讲者Alex Steffen发起的一个写书的项目。项目名称是Carbon Zero: A Short Tour of Your City’s Future,主要的目的是写一本可以在一个下午读完的书,用最为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怎么才能做到在城市里实现低碳乃至零碳的生活。

Alex Steffen是一位长期倡导新绿色的环保人士,编过一本叫Worldchanging的书来展示新绿色生活之可能。他也曾在TED大会上做过演讲(我做过中文翻译):

我很喜欢Worldchanging这本书,感觉它有点像21世纪的Whole Earth Catalog。看到Alex要写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自然是去支持。我在KickStarter上pledge了10美金来支持这个项目,已经有192人参与支持,也许你也可以这么做。一起来让第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变成现实吧。

读什么书

今天收到一位在美国交换学习的朋友的来信,谈及读书的问题,我觉得也可以放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信的原文如下:

Tony,

在美国向你问好!今天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我想和你讨论一个问题:关于如何找书读~

第一种情况是你有一个感兴趣的topic,然后希望找相关的书籍,例如”行为经济学“;目前我好像不知道国内有网站有这个功能,能够方便地让人搜索到感兴趣领域的书籍。豆瓣起不到太大作用–当你不清楚具体书名的时候。

第二种是你偶然遇上了一本书比较想读,这种情况一般是因为看了ted或者别人的推荐。这样有点太随机,难以规划自己读书的进度,你根本不知道下一次遇到好书是在什么时候?如果有个系统的荐书连载,每周都会一篇书评来介绍一本好书,就非常赞。可惜这个现在网络也是没有,我看过你的ted书单,里面没有具体书籍介绍,很难让人”选择“。

呵呵,我是很不喜欢随机读书的人,总喜欢规划好读书的节奏,但上述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tony有什么见解?你是如何找书的?

这是我的回答,希望对你也有帮助:

其实我觉得善用搜索工具可以回答大部分这类问题。

举例,我要找“行为经济学”的书来看,这时候假如能有机会看英文书的话,那我会把对应的概念翻译成英文,而后Google之,刚好搜索结果的第一页的头3个(分别为维基百科的词条Caltech的一篇论文以及edge.org上的一篇好文章)就已经足以给到我很好的启示(其实有多个TED演讲也是关于行为经济学的),顺着里边提到的一些关键人物去找他们的著作,就起码有个概念了。

假如万一我要看的那个东西很偏门,例如是拉丁语。这时可以考虑使用del.icio.us这个工具(只要雅虎还不至于关闭这个我最喜欢的web2.0服务),具体怎么用法可以看我之前写的一篇文章,英文的del.icio.us使用指引则推荐Jon Udell写的几篇文章

还有假如找到了一大堆的书但不知从哪一本看起,那就可以上amazon.com上面看看别人写的书评,通常有超过二三十人写书评(特别是有多于5个的5星书评时)的一本书都起码有一定水准了。

假如没有办法方便地access到英文书的话,那就只能找这些书的汉语译本了,这时候豆瓣可以派上用场,你直接搜英文的作者名字也可以找到中译本的。当然,很多新兴学科不一定有中译本,那就只能学好英文看原版了。

另外最近比较火的一个web2.0网站 Quora.com (或者国内的山寨版知乎)也许可以帮助你找到合适的答案。

对于你提到的第二种情况,假如恰好生活在香港,RTHK的“一分钟阅读”podcast节目是一个挺不错的推荐,这个节目每周都有推荐一些中文好书(有时候是外文书的中译本),并且配以简短的点评,很适合在路上听。

就我个人而言,通常我会比较喜欢从一些好书(不是某些流行书刊,而是一些经典类的书,至于为何要读经典,可以看看卡尔微诺写的《为什么读经典》)的参考书目或脚注或尾注所引用的一些书里边挑选,学术类的话通常会有这个,有些作者还会写比较详细的推荐说明(例如Douglas Hofstadter写的Godel, Escher, Bach)。这样做的好处其实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会省去很多功夫,少走很多弯路。

Hackerspace Guangzhou

记得很早之前我在博客上写过关于找寻广州co-working空间的文章,现在这个事情终于有后文了。

昨晚我跟KennyKevin在聊天,谈到的是我们规划中的广州Hackerspace的事情。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弄一个空间,我们为其设计一些最简单的规则,往后我们会邀请一些朋友过来这里做各种有趣的项目,而这个过程,用英文来说,就叫 hacking.

8月份在北大参加Wiser Summer的时候,我跟一位叫Phillipe Langlois的法国人聊天。他是巴黎一个叫 /tmp/lab 的hackerspace之创始人。我问他,需要什么的准备才能做一个hackerspace? 他说,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找到:1. 至少2个人,大家对hacking非常感兴趣,并且愿意投入时间进去的;2. 一个你们可以经常聚会的地方。这样看来,要开始一个hackerspace也并不十分困难。正如Phillipe在下面这个演讲里所提到的那样,他们当年在法国巴黎创建/tmp/lab的时候,也只是找了一个很破的地方,并且房东说他们只能用3个月,但后来他们在里面一直驻扎到今天,还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现在得力于Kevin以及他朋友的帮助,我们在广州可以找到一个地方了。并且人也有了。我想我们的hackerspace旅程也马上要开始了。也许不久后大家就能见到我们发起的第一个活动,具体是什么?暂时保密。我们很快会有后续跟进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