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对话与改变

这是昨天发布到TEDtoChina上的一篇文章,大概讲述了TED可以带给我们什么(By the way, 假如你不知道TED是什么,可以访问这里了解更多)。后来我概括了一下,觉得其实可以用”4C”来总结TED带给我们的东西:

Catalyst
Community
Conversation
Change

TED演讲本身是catalyst(催化剂),让人们可以找到共同的话题,而后这些人可以走到一起(不管是不是因为TEDx),形成社区(community), 大家在这里进行更深入的对话(conversation), 慢慢的,改变(change)就会发生。

也许你有更多其他感悟,也欢迎在文章后面留言,咱们一起来讨论。

——————

想象一下,在星空下,在旷野上,或者是在湖边,在餐桌上,你与其他朋友一起看TED演讲,而后聊天,探讨一些你们认为重要的问题——这个,其实就是非常棒的TED体验。

一些对理想有追求、希望做出某些改变的人走到一起,他们去了解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而后再相互探讨这样的变化对本地社区有何借鉴意义,甚而是请到在本地做出某些改变行动的人到现场去分享他们的故事——这就是TEDx最典型的一个写照。

上周我写过一篇文章,介绍来自埃及、巴勒斯坦、柬埔寨以及肯尼亚等国家的TEDx活动。这些国家和地区平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也许不是因为战争就是饥荒,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在那些地方,同样也有一些执着的追逐梦想的人

TED演讲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是,通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志同道合者。今年3月的TED大会上有一个关于发明开源乡村基础机械的演讲,上传到TED.com之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并且讲者Marcin Jakubowski的这一计划也获得来自全球各地将近300人的支持!这个演讲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个人的力量,更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无限可能。(Marcin Jakubowski是一位核聚变物理方面的Ph.D, 毕业后因为找不到对口的工作,跑到农村去耕田,并且因为工厂制作的农具坏了而无法使用,就自己摸索着开始制造农具。他的愿望是制造出一套开源的农具,让最底层的人们也能实现自力更生,而无需依赖大型企业和石油。)

假如你有关注互联网,相信一定看过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的两个TED演讲,他09年的时候就讲到了开放数据可以带来的好处,之后一年,全球各地的政府和民间人士都非常踊跃的参与到这一开放数据运动当中。到2010年的TED演讲上,Tim就非常高兴的展示了各地程序员利用开放数据所做的各种非常精彩的mashup, 并且说,这个运动才刚开始。

假如你有看过上面两个TED演讲,我相信必然会有所启发。也许你不是工程师或程序员,但起码你看到了新的可能。也许这样的可能不会马上给你的生活带来改变,但假如你愿意走出自己的专业领域,去跟其他领域的人交流看法,说不定在跟搞经济的人谈话的时候,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所带来的新的经济机遇,也许跟搞NGO的人聊天时,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是加强政府透明度以及提升民众参与的一个很好的办法;也许你们会聊到能源问题,也许会聊到农村问题,这都是可以的,并且越发散越好——当然,假如最后有个行动的落脚点,那就最好了。

而通常在TEDx活动上,你最有可能遇到跟你有共同话题的人。好的TEDx不一定需要牛人参加,大家坐到一起看TED演讲就可以了。看完演讲后大家可以围绕共同关心的话题开展讨论,而这个才是最核心的体验。

TED演讲的前沿性是国内目前极少讲座可以与之相比的——最先进的科技以及思想动态几乎都能在TED的舞台上见到其踪影——它以讲故事的形式,把一些好的idea带给你,并且最多只占用你18分钟,但很多时候那已足以让你窥一斑而知全豹。假如你希望登堂入室更多更深入的去了解,也可以借由Google的帮助,上网或到图书馆去了解更多。

我看过的TED演讲有几百个,其中半数以上的TED演讲都改变了我对某个东西或者是对自己的看法,并且它们让我看到了很重要的一个趋势: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此做点什么。虽然有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有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以及效率低下的政府机构,但是,我们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很多积极的故事暴力正在减少、人们重新发现社区的价值、社会创新正在蓬勃兴起、我们都能做出改变,不管是亿万富豪还是草芥平民

重要的是,要找到你的部落。假如没有办法找到,那就创建一个。以十二分热情去追逐你的想法吧,现在就开始

支持Carbon Zero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KickStarter这个网站?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网站,注册用户都可以在上面发布自己的创意项目,而后征集网友的资金支持,用英文来讲就是crowdfunding的做法。这个网站汇集了很多非常有创意的初启项目,从拍纪录片到做画册到出书到开hackerspace, 几乎是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我最近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非常有意义的KickStarter项目,是TED讲者Alex Steffen发起的一个写书的项目。项目名称是Carbon Zero: A Short Tour of Your City’s Future,主要的目的是写一本可以在一个下午读完的书,用最为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怎么才能做到在城市里实现低碳乃至零碳的生活。

Alex Steffen是一位长期倡导新绿色的环保人士,编过一本叫Worldchanging的书来展示新绿色生活之可能。他也曾在TED大会上做过演讲(我做过中文翻译):

我很喜欢Worldchanging这本书,感觉它有点像21世纪的Whole Earth Catalog。看到Alex要写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自然是去支持。我在KickStarter上pledge了10美金来支持这个项目,已经有192人参与支持,也许你也可以这么做。一起来让第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变成现实吧。

不合时宜的思考|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次美国之行让我思索颇多,最近在想的一个问题是:

为什么一些很重要的议题在国内居然是很少得到关注?如何引起人们关注这些议题?

——这个问题本身,我觉得,也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什么是重要的议题?这里我先举几个例子:

1、hackerspace/ maker culture (动手作坊/DIY空间)

在美国以及西欧,近些年可以看到很多hackerspace在民间兴起。他们往往是一些对动手创作非常有热忱的人在社区里找一个地方,而后在那里开展一些创作,从最简单的电子制作到非常复杂的艺术+科技的杂交品,无所不有。并且这样的社区已经成为很多城市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甚至Wired杂志对此做过多次报道

中国的hackerspace有哪些?在哪里?他们正在做些什么?

P.S. 离开美国之前,我在机场的书店里看到最新一期的Wired杂志封面专题就是讲hackerspace所代表的DIY文化。

2、design for social good (为社会正义而设计)

这个其实讲白了就是以人为本的设计思维,估计近几年之流行与建筑师Cameron Sinclair写的《Design Like You Give a Damn》多少有点关系。设计不仅仅是富人才能享有的奢侈,而应当惠及普罗大众。多个TED演讲提到这一点

不知有多少中国的设计师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

3、responsible business (良心企业)

作为企业是不是只能唯利是图呢?有没有可能通过办企业来改善社会改善自然呢?这样的问题也许十年前大家会觉得很陌生,但是在今天,至少是在西方社会,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样的思考和做法,并且也出现了一些很好的表率。

在中国,良心企业在哪里?有谁在讲述他们的故事吗?

上述所列举的只是少数几个例子而已。但每一个都很值得重视。

假如我们能够花更多的时间来关注和支持类似这样的行动,我相信未来会变得更美好。

假如你知道上面所列举的这些议题国内也有人在做或者在倡导,请与我联系,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我,我将在这里写出来,让更多人知道这些值得关注的故事。

给生活加一个serendipity按钮

去年5月,我应@flycondor邀请,到豆瓣HQ作了一个题为“In Celebration of Serendipity”的分享。

其实所谓serendipity, 就是指一些意外的发现,比如在图书馆里意外的发现一本好书,或者在查词典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一个有趣的单词,或者在纯属意外的打开了一个让你眼前一亮的网页……


(图片 :h.koppdelaney/Flickr)

英文里边有句谚语说:Variety is the spice of life. 事实上,说serendipity is the spice of life恐也不为过。

我本身是一个学文科的人,但是伴随着一系列的serendipity的过程(最初给我启蒙的是《复杂》这本书),我开始对复杂系统、生态学、进化论、基因组学、数据可视化等发生兴趣,并且尝试去窥探这些东西背后的一些秘密,结果是坠入了这个无限深的兔子洞了,至今依然乐在其间。

差不多两个月前,有传言称雅虎要关闭delicious.com这个网站,当时为了保险起见,我把自己所有的书签都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在线书签平台上,就是Pinboard.in。非常有意思的就是,Pinboard.in有一个random按钮,把它放到浏览器的书签栏里,点击它,就会随机打开一个你已经保存但标记了未阅读的网页。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按钮,并且将其重命名为serendipity! 于是每次我有空的时候,都可以点击这个按钮,而后就会看到一篇很精彩的文章。而等待这样一个网页打开的那种期待感和神秘感是难以描述的delicious——假如人生也能有这样一个serendipity的按钮,该多好!

——也许内容类的网站都应该考虑加上一个serendipity的按钮,因为我们需要聆听不同的声音

一个TED演讲瘾君子的自白(上)

从4年前建立TEDTalks小组,到两年前建立TEDtoChina, 期间我伴随着TEDTalks学到了很多东西,也通过TED而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和有趣的故事,见识到了一些很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更意识到世界的多元无限可能。犹如读大学一样,四年间我从TEDTalks那里学到的东西影响了我的人生,我乐意于将这段经历分享给大家:

(一)开始接触

最早开始接触TEDTalks还是2006年的时候,那时候Podcast刚刚开始兴起,我从Nature Podcast(最初也是从Nature杂志上看到的)等开始走进一个非常精彩的世界——拿着一台mp3播放器,自己在学校的校道上也能聆听来自最前端的科研发现,并且还是最纯正的英美人士的发音。当时可谓欣喜若狂。我上大学没多久就购买了一个mp3播放器,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当时很不错的一个选择。我发现我从podcast那里学到的英文远比我从课堂上学到的英文要多,也可以说podcast就是我数码时代的短波收音机,通过它我可以获得来自全球各地的音频资讯——甚至包括拉丁语的音频

2006年夏季,我从iTunespodcast频道上见到了TEDTalks这东西,开始只是觉得它的logo挺有意思的(是一个灯泡,也许象征着智慧),但下载了几集回来认真听了几遍之后,感觉好像是触电一般——也许那时我的确很少接触外国人,虽然经常阅读外国人写的东西——通过电脑屏幕看 TED演讲的视频,我感到仿佛那一个个的演讲人就是站在我面前给我讲他们的故事,那种现场感太强烈了!还记得最早发布的其中一个TED视频是从百老汇转行到《纽约时报》当科技版专栏作家的David Pogue的演讲——准确的说应该是表演,因为在18分钟里,David即兴弹奏了两段曲子,分别讽刺微软和赞美苹果。当时虽然我不是完全听得懂那两首曲子的意思,但David这样一种表演的形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试想一下,假如我们学校里教英语也能有这么活泼,还会有那么多人讨厌学英语吗?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TED的粉丝。并且每周追着看TEDTalks的更新。

没过多久,因为这些演讲视频实在质量非常高,TEDTalks这个podcast已经成为digg.com的podcast频道最受喜欢的教育类podcast了。

BTW, 我是从《商业周刊》中文版2005年底的一篇文章上开始知道digg以及其他国外web2.0网站的。

(二)开始上瘾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学校有一条规定,就是不许进入“两吧四室”,其中包括网吧。当时我是乖孩子,一直到高考完了,我才第一次自己走进网吧。回想起来,当时学校做出这样的规定也许是想避免学生沉迷于网络,但发现TEDTalks的过程给我带来一个重要的启发,就是也许有些时候适度的沉迷网络也是好事。

试想,假如一个高中生上网第一个打开的是TED.com的网页,而不是其他所谓门户网站的网页,他的生活会变得多么不一样。

anyway, 反正我那时是迷恋上了TEDTalks,并且不断的从中获得关于生活和生命的新鲜灵感。我尝试把这样的感觉和经历和我的同学分享,但他们很少理解和理会。

于是我就经常一个人戴着mp3播放器听这些演讲(没错,是听不是看,那时候我经常是在从宿舍到图书馆来回的路上听,我发现自己的英文听力因此而变得越来越好),有些演讲我估计累计听的次数不少于15遍。其实只是听有时候反而更能让你集中精力去理解讲者,而不是因为有视频图像的存在而分散了注意力。因为我念的是英文,有时候听完之后也做一些笔记,把演讲的核心要点以及一些生词记下来。慢慢的,通过听TED演讲,我也学会了不少新单词。

(三)到底听的是什么

有时候骑自行车在从宿舍到图书馆的路上,我听到精彩的演讲片段时,会不由自主的发出赞叹,这时往往会有路人奇怪的望着我,但他们就难得领略这样的精彩了。

印象很深刻的是Nicholas Negroponte的几个TED演讲,他是MIT Medialab的创始人以及教父级人物,《数字化生存》的作者以及OLPC“每个小孩一台电脑”项目的发起人,并且他自己声称参加了从第一届到现在所有每一届的TED大会。在2006年的TED演讲里,Negroponte一开头就举例说,假如你问一个国家的元首,他们国家最重要的天然资源是什么?很少人会回答说是孩子——但事实上孩子正是最被忽视但同时又是一个国家最珍贵的天然资源。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仿佛是受到当头棒喝,也由此而更深入的领会OLPC项目背后的一些逻辑。当你发现自己也能直接听得懂这样的东西时,那种喜悦是很甜蜜的。

很多TED演讲的内容都是我所不甚了解的领域,例如心理学、设计、生物、天文等,但我发现TED的讲者往往都能将即便很深奥的东西通过讲故事的形式,抽丝剥茧为我们揭示其背后的奥秘。而这一点是我最喜欢TED的地方之一,就是TED把复杂的东西变得简单易懂,同时又不失其内涵,刚好就是能够引起你的兴趣,勾起你的好奇心,至于登堂入室的探索,就得靠你自己了。

回应之前提到的中学生上网成瘾的问题,事实上,假如他们是看TEDTalks而成瘾,那也许是善莫大焉的事情。因为TED演讲是很好的介绍某一学科的媒介,我认识积极心理学以及弦理论,都是从TED演讲开始的(假如你对这两个感兴趣,可以分别看Martin Seligman以及Brian Greene的TED演讲)。而假如观者能够从不同的TED演讲之间建立某些联系,这样一种探索的过程也许远比课堂学习有趣得多——也许,在不久的未来,老师的职能将不再是传授知识,而是成为引导着,让学生自己去探索和发现(Sugata Mitra的这个TED演讲就分析了这样的一种可能: http://on.ted.com/8txU)。

事实上,看TEDTalks成瘾的还不止我一个。记得早在2008年的时候,《纽约时报》上就有一篇文章讲到了这样的故事:http://is.gd/UzySeu

为了让这样一群“TEDTalks瘾君子”有一个窝,我在2007年初的时候就在豆瓣上创建了TEDTalks小组。如今,这个小组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了,大家继续加油啊。

(未完,待续,还有关于TED与教育、TEDtoChina以及TEDx的一些故事和想法将陆续分享给大家。)

翻译交换——TED译者Anwar Dafa-Alla访问记

昨天我收到一封信,是一位阿拉伯语的TED译者写的,他说希望做一个翻译交换的实验,具体就是他会把我的一个采访翻译成阿拉伯语,我会把他的一个采访翻译成中文。这是很棒的一个想法!于是我就马上开始做。下面就是我的译文,原文在这里

============ 美丽的分割线 ===========

我的全名是安瓦·法提赫拉曼·阿莫德·达法阿拉。我于1978年1月23日出生在苏丹港。早年也是在那里接受教育。于2003年从AASTMT获得了计算机工程学学位。

我已经结婚了,我们是一个小小的苏丹家庭,有我至爱的妻子萨玛和我可爱的女儿伊咖博,她们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我有8个兄弟姐妹,4个弟弟和4个妹妹,我是排行最大的。

大学的时候,我是一名网站设计师/程序员,毕业之后在我家乡的两所大学当一名兼职的讲师。2003年,我在首都喀土穆开了一家自己的小型公司,很快我就去了韩国,在忠北国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06年,我结束了硕士学习,并且在韩国开创了我自己的一家公司。后来又决定先放下公司,在同一个实验室全职攻读博士学位。我应该会在2010年毕业。我的研究领域包括:数据库、数据挖掘、安全、社会网络、互联网应用以及数学和其他。

你是怎么知道TED并且参与进来的?

我有一些苏丹的朋友会经常分享一些视频讲座、论文等东西。记得是我实验室里有一位伙伴给我发了一个很让我受启发的演讲。后来我看了尼尔·图洛克讲述“非洲的爱因斯坦”的故事。那时候我心里想到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如何把这个演讲传播给我的国家以及非洲更多的人看到。

我们都很喜欢不同领域所涌现出来的很多新想法和发现。并且我一直相信,人类潜能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发挥出来呢。

我参与发起过苏丹的多个NGO组织,比如苏丹程序员协会,我相信开源以及开放合作所带来的巨大力量。

而且这样的东西我在TED也找到了。我相信,每一个值得传播的思想,不管我自己对它怎么看,都会展现出一些“潜藏的”人际交往以及人机交往的可能。我就是汉斯·罗斯林的超级粉丝,并且总是这么跟自己说:让我的数据改变我的心智吧!

你为什么要翻译?

我是一个老是希望找活干的人,所以我会经常同时做几样东西。而教育又是我的终身追求,我相信通过教育,我的祖国苏丹、我的大陆非洲以及我们整个世界才会走向繁荣。

我是为全球数以百万计的阿拉伯语使用者来翻译的(全球有2.8亿人使用阿拉伯语作为第一语言)。同时,翻译也是促进不同文化、民族、宗教之间的人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翻译就是我们人类彼此交换想法的一种方式。

我还为我的朋友作翻译。我相信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礼物,也许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我是为我的女儿,你的女儿以及未来所有的女儿做这个翻译。我希望她们未来可以从我的翻译当中获得一些有益的东西。

我认为参与翻译项目本身显示出我们对于彼此是多么的理解。虽然阿拉伯语译者往往是来自于不同的宗教和文化背景。

苏丹是一个有7000年历史的国家,那里诞生了第一个学会建金字塔的人类文明。我做翻译,也是为了促进我们国家的和平和繁荣。也算是帮助我的同胞Emmanuel Jal一把,他做出了相当杰出的事情,改变了人们对苏丹的看法——甚至是改变了苏丹人对自身的看法。这些都是在传递和平和爱的声音,我们都是一家人,一个国家,而不是像政治家所宣扬的那样。所以,通过翻译,我也能带来一些改变。

现在,我的国家还有内战,很多人以为苏丹就只有一个故事。即使是在我们的邻国,苏丹也是被看成是一个不友善的国家,并且是被偏见化的。这个必须通过我们来改变,需要我们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更加积极的在全球社会中去参与。我在苏丹也遇到了很多非常杰出的本国人,但是他们没有机会去展示自己的创造力。例如我见过一个叫马芒的12岁男孩,他也懂得玩数学的魔术。但可惜的是,他正在遭受疾病的打击。

还有,我参加翻译,是因为这也是一个建“部落”的过程,并且我通过翻译认识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人。我的其中一个爱好是结实有趣的人,并且跟他们合作去做有意义的事情。我在此感谢每一位曾为TED付出的朋友,感谢这块充满人情味的土地,因为这里充满了“值得分享的想法”。

快速成型的艺术

前不久我写的一篇博客里提到了Maker Movement,并且推荐了一个非常精彩的短片,里面有一个画面,就是片中的主角直接拿一个保存在U盘的设计图到附近一个fablab, 马上就能将他所要的杯子打印出来。这就是工艺设计领域经常讲到的快速成型(rapid prototyping)。我最近发现,快速成型这样一个想法啊还可以应用到其他很多的领域。

事实上,在软件开发的领域里,快速成型的做法也经常用得上。就是先用最简单的办法将一个软件/网站的框架搭起来,而后慢慢加固。这个更早的时候是应用在建筑领域。在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所写的《建筑模式语言》一书里就有一节叫《逐步加固》,里面提到:

建造一幢住宅合乎理想的步骤是:开始时用常用的、薄而轻的材料而结束时却和图纸相符。而且,在结构施工过程中对住宅进行逐步加固,致使每一附加的施工活动使结构更加牢固。

前不久我写的一篇博客里提到了Maker Movement,并且推荐了一个非常精彩的短片,里面有一个画面,就是片中的主角直接拿一个保存在U盘的设计图到附近一个fablab, 马上就能将他所要的杯子打印出来。这就是工艺设计领域经常讲到的快速成型(rapid prototyping)。我最近发现,快速成型这样一个想法啊还可以应用到其他很多的领域。

事实上,在软件开发的领域里,快速成型的做法也经常用得上。就是先用最简单的办法将一个软件/网站的框架搭起来,而后慢慢加固。这个更早的时候是应用在建筑领域。在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所写的《建筑模式语言》一书里就有一节叫《逐步加固》,里面提到:

建造一幢住宅合乎理想的步骤是:开始时用常用的、薄而轻的材料而结束时却和图纸相符。而且,在结构施工过程中对住宅进行逐步加固,致使每一附加的施工活动使结构更加牢固。

而这样一种建筑施工方法的好处是,住宅的任何一点需要变更的话都会很容易去改,不会对总体结构造成很大的破坏。但一旦是用大型机械按部就班的把住宅组起来,后期遇到问题就很难改了。

这样的一种思维对于做其他事情也是有启迪意义的。例如说,你要解决某个问题,有了一个idea, 但不知道那个idea是否可行。怎么办呢?不妨先做出个模型,拿给别人看,让别人去试用,再根据别人的意见慢慢的对那个模型进行改进,到最后,你就能做出很棒的东西了。鼠标的发明,其实也是同样的故事:

所以,要谈创新,先学会快速成型吧,在自己的家里或工作室放上一些卡纸、笔、以及其他可以用来做快速成型的工具吧,动手把模型做出来,你会发觉,原来问题并不那么困难。

TEDxTaipei幕后故事:因为我们年轻

Jason和Kevin也是年轻人,两年前他们辞掉外资企业的高薪工作,开始他们独特的TED之旅。记得当时Jason是刚好到美国加州旅行,然后看到了TED大会的标志,后来深入了解,启发和触动甚大,遂毅然辞职开始创业。并且非常意外的在跑步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叫Kevin的年轻人(开始时因为两人都用Facebook, 所以一见投缘),两人发现对方的很多想法,包括关于人生的思考,都有很多共同点。于是他们就筹划策办了一个叫Big Question的大会。2009年,TED开放品牌授权,他们就开始了TEDxTaipei的旅程。

今天早上看了由People Post(公民新闻平台)制作的一个TEDxTaipei幕后故事的影片,很有触动,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片中的主人公Jason和Kevin也是年轻人,两年前他们辞掉外资企业的高薪工作,开始他们独特的TED之旅。记得当时Jason是刚好到美国加州旅行,然后看到了TED大会的标志,后来深入了解,启发和触动甚大,遂毅然辞职开始创业。并且非常意外的在跑步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叫Kevin的年轻人(开始时因为两人都用Facebook, 所以一见投缘),两人发现对方的很多想法,包括关于人生的思考,都有很多共同点。于是他们就筹划策办了一个叫Big Question的大会。2009年,TED开放品牌授权,他们就开始了TEDxTaipei的旅程。

之后的故事就大家自己看影片吧。也别忘了看看TEDxTaipei的精彩演讲

台湾有好的故事,广州或内地又何尝没有呢?正在筹备中的TEDxGuangzhou将给大家带来源自本地的故事、启发和思考,也欢迎大家关注。

发布日:1kgCamp, TEDxShanghai AAT, TEDxGuangzhou

昨天是很激动的一天,因为昨天我参与了三个事情的发布,他们分别是 1kgCamp, TEDxShanghai AAT 以及 TEDxGuangzhou 2010.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都已知道我加入多背一公斤了。目前我在多背一公斤主要是做一些调研工作,同时也在协助整个团队进行新平台(名称是爱聚)的建设。

8月初我在北京组织了一次 1kgCamp 的活动,收到了良好的反馈。后来经过更多的意见收集,决定正式把这个 1kgCamp 作为一种活动形式发布出来。简而言之,它是一种活动的形式,并且追求的是活动过后会有一些实地的行动,哪怕是做一点小事,去改变一些东西。假如您也受到这样一个idea的感染,也不妨报名host一次 1kgCamp 🙂

昨晚是我最后一天呆在上海,刚好赶上了TEDxShanghai的AAT聚会。这里的AAT指的是 Action After Talks,想法就是,在参加完TEDx之后,会有很多灵感、想法甚至是做事情的冲动,但是,一回到家里,这些灵感、冲动就都没有了——我们不想在活动结束之后再等11个月再来下一次的刺激。我们希望可以把TEDx现场所迸发出来的能量留住,于是就提出了AAT这个概念(准确的说,AAT是TEDxShanghai组织者Richard Hsu提出的)。

我们把参加过9月5日TEDxShanghai的一些朋友叫过来,大家brainstorm我们在一起可以做些什么事情。我们希望知道来的人有些怎样的passion, 他们希望帮助这个group做些什么,帮助speakers做些什么,还有speakers可以帮助他们做些什么。我们相信每个人其实总是能找到一点时间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比如学英文,或者教别人学英文——教别人通过TED学英文!这个想法很有意思,我们都很喜欢,正在尝试将其变成现实。

最后就是TEDxGuangzhou 2011的launch了。本年度的TEDxGuangzhou我们希望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我们希望把整个活动变得更加好玩,更加多元,更多互动。昨天我跟Kevin在聊天,就brainstorm出了今年TEDxGuangzhou的主题:Hack the Game!

Hack 这里包含了 play, improve, experiment, enhance 等意思,而这里的 Game 指的可以是 life, school, business, leisure, love, city… 换而言之,Hack the Game 的意思是,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可以改变的,并且做出这些改变的方式有时并非那么复杂,也许只是一些 hacking, 一些更好玩的元素加入、一些更多元的声音的参与、还有是真正动手动脚去实验、去失败以及成功。

这是一个邀请,我们希望在12月可以在TEDxGuangzhou见到你,一起来 hack the game!

30岁,写下你的讣告

假如你要知道自己的人生该怎么走,不妨在你年轻的时候就给自己写一份讣告。这是只身划船横渡大西洋的Roz Savage的做法。

Roz在还年轻的时候是在英国当管理咨询顾问,但她一直感到那不是她一生要追求的东西,因为她更喜欢当一位探险家。当她过了35岁之后,有一天给自己写了两份讣告。一份是按照自己希望过的生活形态来写的,另外一份是按照现有的生活规律来写的。写完后,Roz认真读了两份讣告,她感到假如自己是按照现有的生活方式生活下去的话,无疑会像第二份讣告里所描述的那样度过自己未来的五年、十年,乃至余生。这样的生活也很如意,但就是缺了点什么。Roz觉得第一份讣告所记述的人生才是她所认同的人生。她说,那天我看着这两份讣告,我在想,天啊,我现在走的是完全错误的道路啊。后来,她辞掉了工作,又经过一番挣扎,最后决定跳出常规思维的局限,并下决心要坐一只小船,拿着双桨划行大西洋。


Roz Savage: Why I’m rowing across the Pacific

也许经常看探险片的人马上会想到粗胡子大汉独自一人闯荡大海的影像。但是,Roz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她也不是职业探险家,更不曾有过特别的经历。但是,她还是决定试一试。

2005年,Roz出发了。非常不幸的是,她选的时间刚好是大西洋上气旋特别活跃的时期,小船出行甚为困难。另外,她所准备的4对船桨都相继折断,在茫茫的大海中,没有人能帮到她,Roz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船上的工具把船桨修补好,继续前行。

在大海上的划行给Roz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和生理挑战,她甚至在想,以每个小时2英里的速度来划行,要到哪个牛年马月才能完成3000英里的征途?但她没有办法,只能一步一步的前进。经过103天的努力,Roz终于顺利到达彼岸。在岸上,她得到了现场诸多粉丝的热烈欢迎,她说,那种感觉就像是当上了电影明星。同时也印证了一个讲法,险阻越大,克服困难后最终得到的成果也越大。

从大西洋回来后,Roz又开始计划她的太平洋划行之旅。现在,她已经完成了太平洋旅程(约9000至10000英里)的三分之二。她回头反思,总结出大海划行给她带来的一些启示:

首先,我们给自己讲述的故事会影响我们的态度。开始时,Roz也认为只有那些粗胡子的大汉才有能力划行大海。但事实并非如此。同样道理,我们一直认为石油是比不可少的。但实际上,除了石油之外是有很多其他可持续的选择的,我们也有这样的自由意志去作出恰当的选择。

其次,是关于一点一滴的个体行动本身。我们会以外单独的个体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无足轻重。但正是很多人的坏决定之累计使得我们所有人走向灾难之边缘。而假如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去思考,可以试想,假如每个人都能做出智慧的抉择,我们就有可能走向更可持续的未来。并且我们将会是与很多人一道来做这样的事情,假如我们都开始做智慧的抉择,那么也许未来到超市购物使用塑料袋就会被大众认为是愚蠢的抉择。而这也仅仅是其中一个例子。

最后,整个过程都是关乎承担责任的。Roz曾一直以为只有当她有了好房子、好车、好男人之后,快乐就会自然降临到她身上。但当她写完了那两份讣告之后,她似乎懂得了一点什么。她知道自己不能被动的去等待。另一方面,即使能够活到90岁,但是,生活在一个有饥荒和干旱的地球而祈求获得快乐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不能指望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会让人健康长寿了。于是,Roz决定发起一个叫EcoHeroes的倡导活动,帮助人们记录生活中的环境友好行为。也许单纯换一个灯泡不能带来太多改变,但这样的精神却是拯救地球所必须的一种态度。

我们站在历史上非常关键的时刻,我们曾被关爱的,也曾被诅咒。我们还能选择一个绿色的未来——唯需每个人一点一滴的努力。——Roz Savage

看完这个故事,你是否也考虑给自己写两份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