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可以預防老年癡呆症?

今天無意中在facebook看到好友share的一張圖片,圖片說的是,跳舞可以降低人們獲得老年癡呆症的概率!

dance as therapy

啊?

確有其事嗎?

出於好奇,我馬上Google了一下“dancing+dementia”,結果發現,斯坦福大學居然有一個舞蹈學院,而且確有研究表明,跳舞確實可以降低發生老年癡呆症的概率!

具體的科研論文可以看這裏這裏,或這裏

一篇簡單的英文總結可以看這裏。事實上,也許大多數人都可以想象得到,跳舞可以活動人的筋骨,應該可以強健人的機體。但跳舞可以讓人變得更加聰明,這個說法則非常新鮮。

Many research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we increase our intelligence by exercising our cognitive processes. Intelligence: Use it or lose it. Making hundreds of split-second evaluations and decisions while dancing freestyle is a lot of mental exercise! And this helps us maintain and sharpen our intellect as we age.

諸多研究結果表明,人們可以通過訓練認知過程而增強人的智力。而人的智力則是一種需要通過不斷的使用纔會得以保存的東西。而當一個人跳freestyle這種舞蹈的時候,實際上每一秒鐘都會有數以百計的判斷在人腦發生,也就是說,跳舞(至少需要即興發揮的舞蹈)不僅僅是體力活動,而且是腦力活動!而腦力活動越多,越是能夠讓一個人的智力得以保持,甚至是可以增強人的智力。

看來,往後我的業餘活動應該加上跳舞這個節目了。

让课堂成为游戏

今天看了Jesse Schell一个演讲(这个演讲已经认为是精选演讲,被放到了TED.com上!),非常意外的,我发现他提到一个在课堂上利用游戏机制进行教学——不,简直就是把课堂变成了游戏——的一个例子:

这是一个关于在线游戏设计的课堂,而任教的则是游戏设计师Lee Sheldon。Lee Sheldon认为,我们延用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成绩评定的方式不但没有一点乐趣,而且没有意义。于是他想,也许我该引入一些游戏的元素到我的课堂上。结果他真的这么做了。

下面这个就是他任教的这门课的分数表——不,是经验值表!——以及其所对应的学期考核的评定:

老师在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就告诉大家:我们学的是游戏设计,我们也该把我们自己的课堂变成一个游戏。你们每位同学都可以选择自己在这个游戏中的头像,以及自己希望身处的战队(当然我会根据你的兴趣以及能力进行合理的搭配),而在这个游戏里你们要挑战的怪兽就是小测以及考试,你们要完成一系列的任务(做游戏演示以及展示你研究的结果),另外你们还要进行一些创作(例如做一些游戏分析的报告,写一个游戏概念文档等)。

要想拿到更好的成绩吗?那就努力完成这个游戏规定的任务吧。这里是你可以获得经验值的一些途径:

– 个人:写出一份游戏概念文档(书面形式,50个经验值)
– 个人:向全班同学展示你写的文档(25个经验值)
– 个人:说服你的同学接受你的游戏设计(25个经验值)
– 战队:用纸质的方式展示你们设计的游戏(每人可以获得50个经验值)
……

—-

这里我就不将全部的课程说明翻译出来了,相信你已经理解得到其中的意思,假如你想了解更多,可以直接登陆课程网站查看。

我想留给大家的问题是:我们其他的课堂是否也有可能进行类似的尝试?将本来可能比较无趣的东西变得有趣而且有挑战性?

玩出下一位爱因斯坦

这个礼拜参加了Wiser-U的一个夏令营活动,主题是“游戏孕育科学”(Science as game),印象颇为深刻,这里聊以记之。

我最早听到的关于游戏方面的正面演绎应该是去年TED大会上的一个演讲。游戏设计师Jane McGonigal在她的18分钟TED演讲里,讲述了她为何沉迷于游戏以及为何我们通过玩游戏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故事。记得那是当年给我触动最大的一个TED演讲,因为它彻底的颠覆了我对游戏的看法。之后在今年的SXSW盛会上,我更是看到了“游戏化”成为了一个关键词,美国很多的网络公司都在尝试在这方面发力,试图在社交网站以外找到新的用户附着点。虽然不见得游戏化就是好事,但游戏日益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乃至成为生命的另外一种诠释,这不能不引起我的关注。而也许更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游戏的正面意义,并且避免游戏的负面影响?

为期两天半的Wiser Camp活动无处不贯穿着游戏这个关键词。从一开始的分享各类游戏,到后面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例如SciFoo, World Cafe等),像剥洋葱一样的挖掘游戏至于科研以及学习的意义,再到最后的通过合作而做出一个教育型的游戏,整个过程都充满了玩的成分,并且也让我看到,其实做出一个游戏也并非十分困难的事情。

但是否真的有可能通过玩游戏即可走进科学,甚而是在游戏玩家里诞生出下一位爱因斯坦?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分享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一班8到10岁的小学生,他们在一位叫Beau Lotto(他也是一位TED讲者)的神经科学家和他们的班主任的指导下,自己去观察蜜蜂,并且发现了蜜蜂的颜色识别能力以及空间识别能力对于其觅食带来的影响。他们用自己的语言把这一发现写下来,并且寄送到科学期刊上去发表(在大人的帮助下)。结果文章真的发表了,并且是发表在权威的《生物学通信》(Biology Letters)杂志上。而那些孩子则被请到科学家的实验室里,与科学家进一步探讨相关的话题。这一事件让许多人大为惊讶,设想一下,假如小孩子通过这样一种玩的方式也能走近科学,甚至是走进科学,那他们是否还需要在学校里经历许多的死记硬背,小考大考以及高考,最终上北大,进而从北大跳到哈佛?假如我们的实验室愿意打开大门,欢迎类似这里提到的如此有好奇心和实验精神的年轻人进驻,我们是不是会促进更多年轻爱因斯坦的成长?

第二个故事是跟黑客文化相关的。对计算机历史稍有了解的朋友会知道,其实计算机革命之兴起,跟早期的黑客文化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息息相关的。Steven Levy写的《Hackers》对此就有颇为深入的剖析。而黑客精神,说到底,就是玩的精神。当然这里的玩是有智慧的玩,有创造性的玩。正是在这一精神的支撑下,出现了蓬勃的开源软件运动。近些年,随着硬件的大幅减价,很多人也开始玩起开源硬件。甚至这一次参与其中的不仅仅有传统的黑客,还有很多的艺术家、设计师,整个开源硬件的生态圈正在迅速扩大。从硅谷来到中国并加入Seeed Studio团队的Tully Gehan说,“人们在硅谷业余有空就找各种东西来折腾,其中包括不少硬件方面的hacking。他们一到周末就到酒吧去开party,而party上就讨论他们各自在做的项目。”虽说社交媒体未必足以改变世界,但也许这样的一种DIY浪潮确实可以改变世界

写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说,其实我们这个时代只要你有玩的意念和行动,都可以做出点有意思的事情。至于怎么才能玩得好,那就是另外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了,此处从略,之后有时间再详细写。

PS. 下一期TEDxGuangzhou沙龙的主题就是“玩出下一位爱因斯坦”,假如大家为我们推荐合适的讲者

DOCH or die:最美丽的大学简介

今天无意中发现一个在瑞典的叫DOCH的艺术类大学(University of Dance and Circus),其网站上的聊聊几段介绍文字是我看过的最美丽最动人的大学简介文字:

Our curiosity makes the world change. Expectation and longing turn our vision forward. The prerequisite for all artistic work and research is this wish to look beyond what is already known. Coming to DOCH must be a challenging, enterprising, stimulating, sometimes boring, more often entertaining experience in a caring environment where everything is possible and new frontiers are opened. DOCH is not a static room, but a well-organized chaos in continuous movement, with the kind of critical curiosity driven research needed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and reality into something resembling our dreams.

简单翻译一下:
我们的好奇心是使得世界发生改变的力量。期待与渴望让我们的视野得以前进。而一切艺术创作或研究的前提,就是那种希望探求已知世界以外的那种愿望。来到DOCH,必定是一种挑战、一种创造、一种刺激、也许有时候会无聊、但更多时候是有趣。所有这一切都在一个亲善的环境里发生,这里一切都是可能的,新的前沿都为您打开。DOCH不是一个静止的房间,而是一个安排有致的混乱,不停的在运动,我们被批判性的好奇心所驱动,去做研究,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让现实变得更像我们的梦境。

At DOCH the tradition is challenged by innovation and experiment. It is a meeting place for art, pedagogy and science, old and new theoretical concepts. Popular traditions gain new meaning and new artistic careers develop to change our ideas about what is known.

在DOCH,传统是被创新和实验所挑战的。这里是艺术、教育、科学的交汇区、也是新旧理念的冲撞场。流行的传统在此获得新的意义,新的艺术事业则在不断的打破我们关于什么是已知的固有想法。

We do not educate for the present, but for the future. It is our students and their visions that will move the world!

我们不是为了今天而教,我们为明天而教。我们相信,是我们的学生以及他们的视野,才会最终改变世界!

———————————————–

有这样一种抱负和憧憬的大学正是我最向往的大学啊。在YouTube上还发现一个命名为“DOCH or die”的视频,看来绝对是好东西。赶紧记下来,将来一定去拜访。

支持Carbon Zero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KickStarter这个网站?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网站,注册用户都可以在上面发布自己的创意项目,而后征集网友的资金支持,用英文来讲就是crowdfunding的做法。这个网站汇集了很多非常有创意的初启项目,从拍纪录片到做画册到出书到开hackerspace, 几乎是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我最近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非常有意义的KickStarter项目,是TED讲者Alex Steffen发起的一个写书的项目。项目名称是Carbon Zero: A Short Tour of Your City’s Future,主要的目的是写一本可以在一个下午读完的书,用最为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怎么才能做到在城市里实现低碳乃至零碳的生活。

Alex Steffen是一位长期倡导新绿色的环保人士,编过一本叫Worldchanging的书来展示新绿色生活之可能。他也曾在TED大会上做过演讲(我做过中文翻译):

我很喜欢Worldchanging这本书,感觉它有点像21世纪的Whole Earth Catalog。看到Alex要写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自然是去支持。我在KickStarter上pledge了10美金来支持这个项目,已经有192人参与支持,也许你也可以这么做。一起来让第一本关于零碳城市的书变成现实吧。

聚餐不忘创意

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往往很多时候就发生在餐桌上。甚至连著名的TED大会,按照其创始人Richard Wurman的讲法,都是为了聚集一班志趣相投的人,共进晚餐。今天无意中从网上发现,以晚餐作为形式,还可以玩出很多花样。

波特兰市有位艺术家于三年前开始一个小小的尝试,她每周定期在网上发起一个聚餐活动,邀请感兴趣的一群人参加。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并且她们会鼓励当地的创意人士把他们的创意带到晚餐上来展示,最终由参加晚餐的所有人投票选出最好的创意,而后晚餐的门票收入扣除成本就作为奖金颁发给获奖者。

这样的聚餐不仅仅在波特兰有,在美国多个城市都日益兴起,并且往往是小城市做得更好。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这里的一些图片。也不妨想想,在我们居住的城市,是否也可以考虑举办类似的聚餐活动呢?

我之前在广州也组织过类似的活动,不过也许不够好玩,参加的人不多,也就没有做下去。也许当初我该学一学波特兰这样的模式。

最不可思议的一个话题

假如有人跟你说,我们明天将会发明获取能源的新技术,马上会拥有大量富余的能源,你会怎么想?

也许你会觉得这个人是疯子。但在昨晚的Ignite SXSW演讲上,3Com公司创始人Bob Metcafe就讲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昨晚其实是第三场的Ignite Austin, 正好也赶上SXSW, 估计也有不少人顺路来参加。这次Ignite有个大主题,就是想象2021年的技术和生活。

Bob Metcafe就幻想,十年后,我们发明了非常简便的获取能源的方法,并且可以让我们获得大量的能源,甚至是多于我们的所需。结果就产生了能源之富余——刚好跟互联网年代的宽带富余相对应。那些富余的能源可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呢?它又会催生怎样的创新呢?一个能源富余的社会将会是怎么个模样的呢?

也许现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也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