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制汇节简记与感想

昨天到深圳第一次参加Maker Faire,收获很大,这里简单记录一下。

先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Maker Faire。它最初是由O’Reilly出版公司发起的一个活动,旨在把散布在各个角落的创客(喜欢自己动手进行创作的人统称为创客,不管是电子创作、机械创作、木工创作还是其他形式的动手创作,都可以被认为是创客)汇集到一起,让他们可以有一个平台和空间去展示他们的创作,以及有机会可以相互交流。后来这个活动收到了许多人的欢迎,活动地点也从美国扩展到了其他国家。而这一次则是首次在中国的土地上举办Maker Faire。主办方做的翻译非常棒,Maker Faire被翻译为“制汇节”,实在是天衣无缝的翻译啊。

我是从 @PVCBOT 的Jason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来到现场之后发现,大部分观众也都是圈内人,普通市民来的不多。总共有20多个国内外的创客的团队参展。当中有通过脑电波控制机器人的,有用乐高积木做玩具机器人的,有做3D打印机的,有做家用机器人的,有专门为不识字人士设计电话的,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下午有几场演讲,内容都挺不错的,这里也记录一下。

首先是上海新车间的李大维的演讲。他讲了一个很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他说,有一位上海音乐学院的女生,她是学钢琴的,最初是完全不懂电子的。后来她到新车间开始学,经过4个月之后,不仅学会了,而且还做出了一个互动植物的装置,而那个装置后来还在一个商场内作展示。李大维说,正是类似这样的人,而不是那些工程师们,才是创客文化最好玩的东西。

之后是一位来自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研究员Lin Jeffery的演讲。她的中文说得太棒了,几乎听不到一点外国口音。她过去几年在研究创客文化,特别是发生在中国的创客文化,她引述了去年发生的一个经由Kickstarter平台获得资金,而后在中国生产 iPod nano 手表的故事。她说,那个项目前后加起来也就是2个月的时间,但非常多人喜欢这个项目,并且给予了支持。那为什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设计生产整个过程?答案是,他们在中国完成了设计和生产,不仅仅成本低,而且效率高。Lin由此而提出一个问题给观众去思考:“假如中国的这种生产和设计的能力,不是单纯为那些大公司服务,而且更多的服务于全球(当然包括中国啦)的创客,那将会带来什么改变?”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问题,虽然我还没有想到答案可能会是什么。

另外还有一位来自深圳机器人协会的秦志强的演讲。他主要是在大学以及中小学的课堂上推广教育机器人,他说,以前我们的同学在学校里学单片机,学了四年还是学不会。那是因为没有实践的机会。但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学习arduino或者通过自己拆解组装机器人,就可以在玩的过程中学到这些知识了,而且整个学习的过程更加有趣。目前他们已经在深圳大学实践这样的做法,也开始面向一些中小学来推广这种教学模式。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信号,它让我看到,创客文化不仅仅是一班极客业余时间瞎折腾,而且还可以成为学校教育的一部分。此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可能要提一下这次制汇节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参与者,也是在创客的圈子里非常有名的Seeed Studio公司。它是一家在深圳本地以做开源硬件为主业的公司,而且深圳柴火空间也是他们搞起来的。他们公司的英文简介是这么说的: Seeed Studio is an open hardware facilitation company,我特别喜欢这里的facilitation这个字。他们实际上是利用了在中国生产比较廉价和高效这一优势,帮很多来自全球的创客来生产和销售他们设计出来的产品,而且他们也通过类似柴火空间这样的平台,把开源硬件的知识传递给更多普通人,实际上也可以算是一个社会企业了。Seeed Studio的创办者叫Eric Pan,他当年就是第一个去到美国加州参加Maker Faire的中国人。

昨天在现场还见到了香港Dimsum Labs的创办人William Liang,见面聊了没多久,他就跟我说,怎么到现在广州还没有一个创客空间呢?我说,国内的创客都太低调了,根本不知道这些人都藏在哪里了。他说,其实香港也一样,只是假如你真的去发起的话,就会有人来响应你的。我想,目前我们正在广州做的猫头鹰实验室虽然还不是一个创客空间,但未来应该会往那个方向走,假如你是一位在广州的创客,也不妨关注我们的活动。

其实从昨天的活动中,可以感觉到国内的创客运动正在蓬勃的兴起,但也许更多人还不知道这个非常好玩的东西,我们是不是缺少了一些好的讲故事的人,把这样的故事告诉世界



7 thoughts on “深圳制汇节简记与感想”

  1. 很有意思,新车间、IFTF都是我关注的。一直对arduino感兴趣,还没具体研究过。不知道上海有没有类似的活动?

  2. “正是类似这样的人,而不是那些工程师们,才是创客文化最好玩的东西。” 这句话怪怪的, 哈哈

    1. 是的,工程师想的就是1+1=2或者就是成本,功能,而艺术家,设计师却更容易考虑什么才是好玩的

  3. Tony 老兄, 你不也参加了广州Linux用户组的活动么, 怎么不到gzlug来展示一下创客文化和开源硬件?
    我也想在gzlug推广开源硬件,不过暂时还是小白,什么都不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