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网际奇遇(How to engineer serendipity)


(图片:ToreaJade/Flickr)

这篇文章起源于去年我在豆瓣HQ的一个演讲,当时我的讲题是”In celebration of serendipity”,讲的是为何我会对serendipity这东西情有独钟的故事。之后一年多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关注这一话题,也曾在别的场合下跟一些朋友分享过,只是一直没有写出一个文章来介绍。文章今天来了:

这里先定义一下:serendipity在这篇文章里是指“网际奇遇”,意思是在有计划的情况下,比较意外的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有计划呢?因为单纯的serendipity太简单了,随便打开Google输入一个关键词估计就能把你带到网络的深渊,过程中必然会遇到一些给你意外给你惊喜的东西。但是,这个其实不是最有价值的serendipity,因为这样一个过程也许会花非常多的时间,而且得到的东西也很难保证其质量/价值。

有一种更为聚焦式的寻找serendipity的办法,也是我过去几年一直在用的一个办法,它给我的网络漫游带来了很多意外的惊喜和收获,这里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希望大家可以把你所使用的寻找serendipity的方法告诉我。

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serendipity很重要吗?

是的,就连Google的前任CEO埃里克 斯密特(Eric Schmidt)同学也说,serendipity是搜索引擎的未来

“全球之声”创办人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在去年的TEDGlobal大会上就分享了他所观察到的网络世界图景。在这个被称为越来越小的地球村里,我们虽然因为贸易全球化可以接触到越来越多来自外地乃至外国的东西,但我们大多数人的视野依然没有多大的开阔,特别是在网络世界上。虽说有了Google翻译这样强大的在线全文翻译工具,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去看国外的网站,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些网站的存在。而伊凡佐克曼则呼唤我们创造出一种机制,增加互联网上的serendipity的几率,让更多网民可以借由这些偶然的契机去了解其他文化其他国度其他思维体系。

换而言之,serendipity可以帮助你走出井底之蛙的困境。

另外,很多时候,serendipity可以为你的工作或学术研究带来意想不到的帮助。

好,假如你看到这里觉得有所心动,那咱们紧接着就介绍如何在网络漫游中为自己创造serendipity的机缘:

1、融入多元的语言

你是否一直只是在一种语言的网络里游荡?想到过在不同的语言环境里,你会有非常不一样的经历吗?

语言学家Lera Boroditsky认为,说什么语言,会影响到我们怎么想问题。同样,看什么语言的网络,也会影响到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和思考。

甚至即使同样是中文,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给你带来的世界就已经非常不一样!

很多东西也许别人已经尝试过,并且也许已经取得了成功,假如我们能阅读用他们自身语言所写的故事,会得到最大的启发。

例如,现在中国很多地方开始在搞生态旅游、生态社区,假如你只是从简体中文的网络世界里去查找,能挖掘出来的有用信息不多;但假如你尝试一下去搜索繁体中文,马上就可以看到很多个案分析。

假如你会英文,你看到的世界会更广。

TIPS: 尝试每天花20分钟(不要超过20分钟)去浏览一些不是基于你的母语的网站,例如,可以尝试每天花20分钟浏览一些繁体中文的网站,慢慢的你就会开始对你生活以外的世界多了一个触角。

2、融入多元的视角/观点

伊凡佐克曼的TED演讲里提到,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扎堆,也就是容易出现homophily的现象。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跟一个人对新事物特别是外来事物的接受程度有莫大的关系。

当画家只跟画家交流,或者厨师只跟厨师交流时,久而久之,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但假如他们彼此走进对方的圈子呢?也许就会出来一个类似这样的厨师了。

TIPS: 问自己一个问题:什么是我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找到那个答案,然后再问自己一个问题:假如我是错的呢?而后去了解一下(方法:以你的相反意见作为关键词,Google之)假如我真的是错了的话,真实到底是什么。

也许最后你不一定发现自己错了,但起码你会了解到别人是怎么想的,以及为何他们会那样想。

3、聆听杂音

互联网上最多的是噪音,有人说我们遇到了信息过载的问题。Clay Shirky则认为问题在于我们目前还缺乏好的信息过滤器

但实际上用于聆听(网络上的信息)的工具已经有很多了,只是你是否懂得使用的问题。

37signals的官方博客叫 signals vs. noise,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比喻:在看似噪音的一些东西里,往往也会隐藏着金子。

TIPS: 其实聆听和寻找serendipity的过程也是curation的过程。Ushahidi的团队开发了一个叫SwiftRiver的工具,对于信息的curation是很有帮助的一个工具。不妨试试。

当然,有更简单的做法,例如对自己在微博上跟踪的人进行合理的分组,也是不错的做法。

这是很初始的关于serendipity的一些介绍,大多基于我个人的一些经验和体会,不过对于我特别合用。这里总结给大家,假如你也觉得适用,不妨推荐给你的朋友。

最后,送几个比较好玩的serendipity链接给大家:

维基百科随机页面
Wordnik随机单词

另外,豆瓣好像没有随机图书/电影页面——不知阿北是否有考虑把这个URL加上去?



2 thoughts on “初探网际奇遇(How to engineer serendipit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