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地球守则》

两年前,我第一次从Longnowseminar系列里听到Stewart Brand讲述他关于环境保护运动的新想法,当时我震惊了!SB说,城市是好的核电是好的转基因也是好的

后来,我买了同年出版的SB写的新书《全球守则》(Whole Earth Discipline),看完后才慢慢的领会到作者的用意。

SB其实当年曾是环境保护运动的旗手,他曾要求NASA公开来自卫星所拍摄到的地球全景图,并且还创办了一本名为《全球概览》(Whole Earth Discipline)的杂志,发掘各种有用的工具和图书,以此启迪世人如何在个人层面做到自给自足以及对环境进行保护。乔布斯曾说这本杂志是那个还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的互联网,可见其影响之巨大。

假如说《全球概览》是旨在通过给个人带来力量而带来改变,那《全球守则》则是希望唤起集体的力量去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最严峻的问题,也就是气候变化的问题。

这本书有一章专门讲到了环保运动与科学二者之间的关系。作者认为,现在大部分环保主义者都远离了科学,只会浪漫主义,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他说,同样是一棵树,浪漫主义者只会爱这棵树本书,但不会爱构成这棵树的基因组。但科学家则两者兼爱。

物理学家Freeman Dyson说:“环保运动迄今为止都只是关注到科技带来的不良一面,却大大低估了科技可以带来的正面的改变。”60年代的时候,很多人,包括一些海洋学专家,都反对太空探索计划,认为这一计划既花钱又没有什么实际好处。但同样是海洋学专家的Jacques Cousteau则大力支持这一计划,并且是基于哲学上的考虑。因为他知道,通过卫星对海洋状况进行监测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后来,太空探索计划还是得以开展,尽管遭到了环保人士的大力阻挠。1969年,美国太空总署发布了第一张从太空看地球的照片,惊动世界,也由此掀起了“地球日”运动以及更大规模更多民众参与的环保运动。

我开始是出于对SB的崇拜而购买和阅读了这本书,但读完之后我发现,作者讲的几个领域的东西还真的很有道理。不管是城市、核电、转基因,这些宏大的话题背后都牵扯着许多人的命运,也牵扯着人类文明的命运。我们如何学会透过理性的科学思辨去找到适合人类未来的道路,还真有赖于更多人的科学觉醒。

目前我正在翻译这本书,简体中文版将由中信出版社于年内出版(感谢中信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会把翻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精彩语句发到博客上与大家共享。

UPDATE: 之前我把Whole Earth Discipline翻译为《地球规则》,现在觉得翻译为《地球守则》更合适,已经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