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交换——TED译者Anwar Dafa-Alla访问记

昨天我收到一封信,是一位阿拉伯语的TED译者写的,他说希望做一个翻译交换的实验,具体就是他会把我的一个采访翻译成阿拉伯语,我会把他的一个采访翻译成中文。这是很棒的一个想法!于是我就马上开始做。下面就是我的译文,原文在这里

============ 美丽的分割线 ===========

我的全名是安瓦·法提赫拉曼·阿莫德·达法阿拉。我于1978年1月23日出生在苏丹港。早年也是在那里接受教育。于2003年从AASTMT获得了计算机工程学学位。

我已经结婚了,我们是一个小小的苏丹家庭,有我至爱的妻子萨玛和我可爱的女儿伊咖博,她们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我有8个兄弟姐妹,4个弟弟和4个妹妹,我是排行最大的。

大学的时候,我是一名网站设计师/程序员,毕业之后在我家乡的两所大学当一名兼职的讲师。2003年,我在首都喀土穆开了一家自己的小型公司,很快我就去了韩国,在忠北国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06年,我结束了硕士学习,并且在韩国开创了我自己的一家公司。后来又决定先放下公司,在同一个实验室全职攻读博士学位。我应该会在2010年毕业。我的研究领域包括:数据库、数据挖掘、安全、社会网络、互联网应用以及数学和其他。

你是怎么知道TED并且参与进来的?

我有一些苏丹的朋友会经常分享一些视频讲座、论文等东西。记得是我实验室里有一位伙伴给我发了一个很让我受启发的演讲。后来我看了尼尔·图洛克讲述“非洲的爱因斯坦”的故事。那时候我心里想到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如何把这个演讲传播给我的国家以及非洲更多的人看到。

我们都很喜欢不同领域所涌现出来的很多新想法和发现。并且我一直相信,人类潜能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发挥出来呢。

我参与发起过苏丹的多个NGO组织,比如苏丹程序员协会,我相信开源以及开放合作所带来的巨大力量。

而且这样的东西我在TED也找到了。我相信,每一个值得传播的思想,不管我自己对它怎么看,都会展现出一些“潜藏的”人际交往以及人机交往的可能。我就是汉斯·罗斯林的超级粉丝,并且总是这么跟自己说:让我的数据改变我的心智吧!

你为什么要翻译?

我是一个老是希望找活干的人,所以我会经常同时做几样东西。而教育又是我的终身追求,我相信通过教育,我的祖国苏丹、我的大陆非洲以及我们整个世界才会走向繁荣。

我是为全球数以百万计的阿拉伯语使用者来翻译的(全球有2.8亿人使用阿拉伯语作为第一语言)。同时,翻译也是促进不同文化、民族、宗教之间的人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翻译就是我们人类彼此交换想法的一种方式。

我还为我的朋友作翻译。我相信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礼物,也许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我是为我的女儿,你的女儿以及未来所有的女儿做这个翻译。我希望她们未来可以从我的翻译当中获得一些有益的东西。

我认为参与翻译项目本身显示出我们对于彼此是多么的理解。虽然阿拉伯语译者往往是来自于不同的宗教和文化背景。

苏丹是一个有7000年历史的国家,那里诞生了第一个学会建金字塔的人类文明。我做翻译,也是为了促进我们国家的和平和繁荣。也算是帮助我的同胞Emmanuel Jal一把,他做出了相当杰出的事情,改变了人们对苏丹的看法——甚至是改变了苏丹人对自身的看法。这些都是在传递和平和爱的声音,我们都是一家人,一个国家,而不是像政治家所宣扬的那样。所以,通过翻译,我也能带来一些改变。

现在,我的国家还有内战,很多人以为苏丹就只有一个故事。即使是在我们的邻国,苏丹也是被看成是一个不友善的国家,并且是被偏见化的。这个必须通过我们来改变,需要我们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更加积极的在全球社会中去参与。我在苏丹也遇到了很多非常杰出的本国人,但是他们没有机会去展示自己的创造力。例如我见过一个叫马芒的12岁男孩,他也懂得玩数学的魔术。但可惜的是,他正在遭受疾病的打击。

还有,我参加翻译,是因为这也是一个建“部落”的过程,并且我通过翻译认识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人。我的其中一个爱好是结实有趣的人,并且跟他们合作去做有意义的事情。我在此感谢每一位曾为TED付出的朋友,感谢这块充满人情味的土地,因为这里充满了“值得分享的想法”。



4 thoughts on “翻译交换——TED译者Anwar Dafa-Alla访问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