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Kowloon 2014 簡要回顧

昨天參加了TEDxKowloon大會,聽到了一些不錯的演講,這裏簡單記錄一下。

TEDxKowloon_wall

傳統媒體在新媒體時代的機遇

來自蘋果日報動新聞的勞敏琪 Christina Lo 有着非常特別的故事。她原先是拍紀錄片的,在電影院或者在電視播的那種。但是要製作一齣紀錄片所需的金錢和時間成本都極其高昂。正好五年前 Christina 遇到了一個極好的機會,她加入了當時剛剛成立的蘋果動新聞。一開始也不是很了解如何用幾分鐘的動畫短片去講述一個新聞故事,但是慢慢的 Christina 摸到了門路。現在,蘋果動新聞已經成爲了香港年輕一代每天必看的新聞。

Christina 演講期間講到了傳統新聞媒體的創新。她說,現在全世界的媒體都在創新,不創新就不會有出路了。在美國,甚至還有一些機構專門投資於一些新創的IT公司,而這些IT公司的特色就是以新科技去顛覆傳統媒體。

不過更爲明智的就是將有這些技能的人請到自己麾下。於是像《紐約時報》《衛報》這類的大報紛紛花重金去搭建新媒體技術部門,而這些部門跟傳統的採編結合所做出來的新聞,其美感和可閱讀性遠遠超越傳統的報紙。

即使是面對最爲困難的問題,也就是錢的問題,新媒體也可以帶給我們一些新思路。在國外(例如,荷蘭和韓國),就有一些媒體就完全依靠讀者的月捐來支撐自身的運作。Christina 甚至提出一個問題給觀衆思考:當我們常常講要撐小店的時候,是不是只是偶爾做一兩次報道就足夠了?還是說我們可以透過網絡,向關心這一議題的讀者籌錢,從而以實際行動支撐小店,使之不至於因爲鋪租過高而結業?

當我們變成一堆數字

身爲資訊保安從業者的楊和生則有另外一番有趣的故事。他說自己是一位黑客,嚴格來講是白帽子黑客,也就是說,他鑽研黑客的技術,從而幫助他的客戶,使得他們不至於受到黑客攻擊,或者在遇到黑客攻擊的時候可以找到解決辦法。

不過在大多數人心目中,黑客並沒有一個很正面的形象。但這一刻板印象顯然與過去二三十年媒體的失當報道有關係。在20世紀60年代直到80年代的時候,在美國從事資訊科技領域的人們都把黑客(動詞)當作是一種很有智慧的表現,因爲你實際上不是要透過黑客的行爲竊取什麼機密,而是透過這樣的行爲了解系統本身的缺陷,然後去修補這樣的缺陷。

但這一本來的意思已經逐漸被人們遺忘。現在人們只是關心自己的電腦或者手機是不是會(意外地)變成黑客攻擊的目標。這些東西其實基本上是防不勝防,特別是在這個謠言到處亂飛的年代,一個不小心打開了電子郵件的附件,你可能就中招了。

「當我們變成一堆數字」以後,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方便,因爲商家更懂得我們的需要,可以更加有針對性地給我們推銷產品,但與此同時我們自己無法清楚地看得到這一切,更難以去就具體的網絡公司的行爲表達自己的訴求。

這是頗爲值得擔憂的一個趨勢。

尋找城市的可塑性

Tim Wong 黃駿賢是一位都市規劃師,他在美國讀完書之後做了數個與都市空間和都市規劃有關的項目,這些項目帶給他一個概念:都市的可塑性與都市的想像力其實二者是緊密相連的。

荷蘭有一個叫 Flock Cycling 的項目,該項目源於一個實際問題: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馬路上有行人、汽車、單車、有軌電車等多種交通工具,但是阿姆斯特丹的馬路非常狹窄,如何讓這幾樣交通工具得以並行不悖是一個大的挑戰。但假如只是大力去修新路的話,未必可以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於是他們就從根本上去反問自己:到底問題的本質是什麼?

其實本質在於,交通系統應當是一個可以實時因應馬路狀況之變化而做出響應調整的東西,而且由於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技術日漸普及,這一趨勢只會變得越來越明顯。於是他們設計了一個很簡單但是很有顛覆性的方案:就是讓馬路上的單車安上一個很小的感應器,當同一條馬路上聚集有數台單車而且馬路不是很繁忙的話,交通燈就會讓單車先行。這樣一種設計正是讓城市變得更加具有人性化——因爲裝有這樣的感應器的單車也可以感應得到周圍的單車,從而讓騎單車變成一種社交行爲,而不只是個人行爲。

擁抱「不完美」

另外一位很值得一提的講者是專門探索「不完美」這一主題的設計師林偉雄。他的靈感來自於有一次到湖南走訪一家陶瓷公司時的見聞,他看到那家公司院子外面擺滿了半條馬路的「次品」陶瓷,一個月累積下來有幾十萬到三十萬件那麼多。但是這些「次品」其實很多只是有一個小小的污點,因爲不符合標準,就被丟棄。

林偉雄覺得這樣很可惜也很浪費,而且他覺得那些被丟棄的根本不是次品,因爲其實都很可以用。於是他經過重新設計,讓這些陶瓷杯上的污點變成「亮點」,並且由此開始了他的「I’mperfect」創作之旅。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林偉雄還播放了一條影片,影片中有五位女子被邀請到一位畫家的工作室當模特,而畫家則根本不看模特,而只是聽她們自己的描述,來完成他關於這些模特的第一幅創作。而他關於這些模特的第二幅創作則根據模特對彼此的描述來畫出。最後所有模特都被邀請觀看畫家的作品,她們發現,畫家根據自己對自己的描述畫出來的肖像畫都很醜,但畫家根據別人對她們自己的描述畫出來的那幾幅畫卻非常漂亮,圖畫中的人物更有精神。

這個故事的哲理,正是林偉雄以及他的團隊在他們的多項創作中一直在強調的理念,也就是每個人其實都是很美好的,只要你願意看到自己的不完美,然後學會欣賞自己的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