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行侧记

今年3月有机会去了一趟台湾,在那边有颇多感想和收获。这里简单记录其中一二,供感兴趣的朋友参考。

台东

其实这一趟旅途最初的目的是参加「更快乐体验营」,这个活动是台湾朋友Ming办的,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活动在台湾东部都兰举行,那里风景无比诱人,前面是浩瀚的太平洋,而后面则是带有几分灵气的都兰山。

所谓更快乐体验营,其实英文叫”Happier Retreat”,是《涟漪词》的作者陳郁敏办的。在三天两夜的体验营期间,参加者不但有机会接触得到大自然,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借此机会重新找到自己与自己的连结,以及自己与他人的连结。而这一切其实都是建立在积极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的PERMA理论之基础上。

我是2009年的时候认识Ming的,她当时跟朱平先生一起来参加TEDxGuangzhou,于是就这样认识了。后面才知道原来她是做企业教练的,并且还写了一本非常棒的积极心理学的实践手册(就是前面提到的那本书)。

Ming几年前从台北搬到了台东住。她说台东这个地方很独特,除了风景漂亮以外,还聚集了一班各个领域的佼佼者。他们选择到台东住,是因为在这里可以沉下心来做更需要沉淀的东西。

三天的体验营有很多小组对话的环节,让我们有机会把自己内心的一些快乐与困惑有机会与其他人非常坦诚的进行分享。而我更是从别人的分享当中看到了我自己。这也是几天的体验营活动最为宝贵的记忆。

体验营结束后,我在台东呆了两天,住在一位通过couchsurfing认识的朋友家里。主人家也是十几年前从北部搬到台东住,然后就不想回北部了,他说因为不习惯北部那么快的生活节奏。他是在博物馆工作的,跟我分享了不少关于台湾社会文化的故事,还带我去他工作的台湾史前博物馆参观。

虽然那是一家有最高级政府经费支持的博物馆,但是他们办的活动还是来者寥寥。问及是什么原因,他说,他们有在电台、电视、报纸、网络等等渠道去宣传,可是当地人就是对这样的东西没有兴趣。不过也难怪,因为很多人都跑到北部去找工作,而留下来的其实并不会对不赚钱的东西有很大的好奇心。

而我的这位host也是最近才开始从旧同学那里知道couchsurfing,但他马上就着迷于此。问及为什么会想到去host不认识的网友,他说,世界各地很多人到台东玩,而他自己因为工作忙无法找到时间到外面的世界看,就干脆通过couchsurfing的形式把世界请到自己家里。他也因此而收获了来自沙发客的很多有趣的旅游见闻。

宜兰

在台东呆了四天之后我北上去到了宜兰。之所以选择宜兰是因为我认识一位住在这里的朋友。这位朋友叫杨逸帆,他今年19岁,但已经是一位导演,还办了专门关注教育改革的网络杂志。我是去年在MaD年会上跟他认识的,那时候还跟他在Good Lab聊了两个多小时。

台湾跟其他华人社区一样,考试是那里的学生的必修课。但杨逸帆念的却是没有考试的学校。这个学校的名字是「人文国中小」,在宜兰县头城。学校远离城区,面积不大,却包含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班级。而且学生是可以跨年纪上课的,比方说,小学六年级的同学可以和初中三年级的同学一起上课!

这个学校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没有校规。假如有的话,也是学生自己经过讨论得出来的。学校的老师主要是通过启发,让学生自己动手探索,找到事物的规律或者是发现自己感兴趣的知识。

而杨逸帆拍的纪录片,讲述的正是他作为这个学校的一名毕业生的思考,他关于教育的思考和批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此观看影片的trailer

因为到了宜兰,所以我想干脆就去拜访一下同样是住在这里的赖青松大哥。早在2009年的时候,我就在广州的一次聚会上听到过青松大哥以及他发起的「谷东俱乐部」的大名。后来买了青松大哥写的《从厨房看天下》(一本讲日本主妇运动的书),更是对他的故事兴趣倍增。

青松大哥住在宜兰的深沟村。这里在十几年前就跟现在中国很多农村一样,都是只剩下年长的一代,年轻的一代都到台北发展了。不过青松大哥因为不希望继续留在都市里过快节奏的生活,于是就跟妻子两人来到了深沟村开始实践对农地友善的耕作方式。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只是在旁边看。后来他们才慢慢看到那样一种生产和销售方式其实是有市场并且可以得到认同的。近几年更是陆陆续续有人从台北来到这个村子里做全职的农夫。他们自称是「志愿农夫」,因为他们享受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更有一对夫妇从都市搬到这里,并且还开了全台第一家在农村的书店,有望成为点亮新型农村的星星之火。

台北

过了宜兰之后,最后一站是台北。

其实去台北我主要是想参加朱平先生办的 Red Room活动。Red Room 是一个live show的活动,每个月第三个星期六举办,以音乐和说唱表演(spoken word)为主,兼有即兴喜剧、魔术等。这个活动的初衷是创造一个空间,让聆听成为可能,而且在过程当中让大家有机会去展示自己的表演才能。

活动在AVEDA肯梦公司的办公室举行。大家进去屋子之后都席地而坐,一百多号人挤满了整个屋子。整个气氛非常迷人,还见到了参加 Happier Retreat 的几位朋友。

在台北期间还去了华山文创,认识了Fab Cafe的创办人Tim Wong。聊起来才发现原来他是香港人,创办Fab Cafe是为了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让设计师可以有一个平台快速的将想法变成现实,同时有机会接触得到潜在的顾客。所以Fab Cafe其实是一个提供3D打印服务的咖啡馆,咖啡馆的收入用于支撑3D打印方面的支出,而同时他们也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创客和设计师合作,让他们的设计得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现实并且找到欣赏他们的设计的产商。


假如要问我此次台湾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看到了一个平时在旅游书里不会看到的台湾,一个由许多真实的人以及他们面对的真实问题所组成的台湾。我开始理解他们的快乐、烦恼与忧愁,更学会开始去欣赏他们当中一些人所做的非主流的选择。

(图片请看此)



Comments

2 Comments so far. Comments are closed.
  1. 胡昕,

    谢谢Tony,一直持续分享高质量的内容:)

  2. 胡昕,

    奇妙的是,08年就知道了《涟漪词》这本书,在豆瓣上标为想读,也找过台湾朋友转让二手书,但一直没有成功。通过这篇文章的链接发现简体版已经有卖了,再次感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