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現故鄉

重新发现故乡

最近有几个meme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其一是朋友Oliver发起的“大爱寒假”活动,另外一个是最近在MaD2013大会上听到的题为“為土地種一個希望”的一個演講,再有就是看到一本書裏提到的“半農半X”的概念。

這三者貌似彼此關系不是很大,但實際上卻是可以互補的幾個概念,并且都蠻值得在中國推廣。

先說說“大愛寒假”的概念。這個概念一開始應該是首先在“新四年”網站上出現。當時Oliver號召從各地回鄉過年的朋友(特別是從海外回國以及從大城市回到小城市或鄉鎮的年輕朋友)在過年期間做一點對故鄉有意義的事情,并且推薦了9種可以為故鄉帶去新活力的活動。之後經過微博的傳播,也開始有更多人知道這個倡議并且相應。目前大部分的高校應該都已經放假了,假如你對這一倡議感興趣,也不妨參與其中

其次就到了嚴長壽先生的演講了。他之前在台灣是做飯店出名了,後來開始轉攻公益圈。非常有意思的是,因為他有多年在商業社會拼搏的經驗,加上他當志工的時候也非常願意去到第一線傾聽當地人的心聲,所以他很快就為台東的一些部落居民找到了通過做民宿以及本地手工藝制品而改善當地人生活的辦法──他們做的都是精品。假如你對細節感興趣,可以到YouTube上找嚴長壽先生的演講看看,或者也可以看看他最近出的新書《為土地種一個希望》。那天聽了他的演講之後,我仿佛眼前一亮,因為我隱約能感覺到這正是中國農村發展非常需要的一種思維,即努力發掘本地的優勢(往往是一些可能已經被遺棄多年的傳統工藝或生活習慣),引入最優秀的設計師,為他們的產品做好品牌和包裝,過程中培養當地人對本地文化的自信,讓本地人得以留在此地,而不是到大城市當二等公民,同時慢慢的培養游客對這樣的文化的鑒賞能力。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個良性的生態系統,城鄉都能從中得到好處。

最後就是昨天才從書店買的《半農半X的生活》這本書。其實2012年底的時候就曾聽劉尚文提到過這本書,只是一直沒有機會看。其實這本書講的東西可以簡單的用一句話來概括,即事實上我們可以過一種半自給自足的生活,并且讓理想與工作齊頭并進。書名裏的X其實可以是指各種你擅長的技能/職業,例如“半農半著”、“半農半教”、“半農半譯”……之所以書的作者主張這麽做,是因為其實我們可以從農耕生活當中重新找到一些本來被大家所珍視的價值,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樣做不需要你犧牲你的工作,只是說,也許你不一定賺得很多,但你過得也許更好,因為你在順自己的內心所願過日子。雖然從書名看上去這本書有點暢銷書的嫌疑,但我看完之後還是頗為欣賞作者在四十幾歲的時候選擇這樣一種生活的勇氣,內心更是對作者的這份記錄心存感激。事實上,最近我了解到,其實在台灣已經有不少人做類似的事情了,甚至在高度資本主義化的香港,也有人做類似的實驗

上面幾個故事看似彼此互不相幹,但事實上可以遙相呼應。我覺得單獨是其中任意一個都還不夠,需要把他們放到一起,才能炒出一碟好菜。



Comments

One Comment so far. Comments are closed.
  1. 其实 #大爱故乡# 和 #乐在此乡# 是普遍适用的。我的故乡是建阳,出国前此乡是福州。当我在福州生活居住时,我也乐于为福州做一些小贡献,称为一个Local Changemaker。对于留守青年来说,故乡=此乡,乐在此乡就好了。针对留守青年,返乡青年(海归青年),迁徙青年,我们需要多个方案联结彼此。

    迁徙青年需要去学会乐在此乡,变身为当地的Local Changemaker,融入在地的社群。

    返乡青年(海归青年)需要友善地联结世界和在地,把在外部世界学习到的智慧和技能,因地制宜地运用于在地创新。

    留守青年需要开放自己的视野和心胸,乐于拥抱新观念,学习新知识,挖掘本地优势,寻找世界商机。

    我们通过设计“大爱寒假”,Charity: Wuyi, Charity:Teochew, 开源故乡等各种方案,巧妙地联结这三类青年群体,发挥他们的各自的能量和优势,互补协作。我们也可以对传统的社群组织形式(如:校友会,乡友会,当地民间社团等)进行创新,让这些过往服务社群的良好初衷,和当今的分享主义文化结合。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