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每一位毕加索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油画笔

题目的启发来自Kevin Kelly的TED演讲,KK在演讲中提到,要是莫扎特生活在钢琴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或者毕加索生活在油画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那对于他们以及对于整个社会,都将会是多么大的损失啊。这里我想说,其实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年代,我们身边其实有很大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可能由于他们缺乏舞台或者是缺乏一些基本的工具,使得他们的才华难以得到发挥,结果他们只能做一些非常主流化、非常循规蹈矩的工作。但其实他们是有极大的潜力去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

这篇文章讲的其实是关于自由软件的故事,但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所以改了一个很抢眼球的题目。

题目的启发来自Kevin Kelly的TED演讲,KK在演讲中提到,要是莫扎特生活在钢琴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或者毕加索生活在油画还没有被发明的年代,那对于他们以及对于整个社会,都将会是多么大的损失啊。这里我想说,其实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年代,我们身边其实有很大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可能由于他们缺乏舞台或者是缺乏一些基本的工具,使得他们的才华难以得到发挥,结果他们只能做一些非常主流化、非常循规蹈矩的工作。但其实他们是有极大的潜力去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

举几个例子吧。例如,有人非常喜欢写东西,但是她写好的东西只能通过非常有限的渠道让身边少数一些朋友看到,而且因为她不是名人,也没有出版商愿意给她做出版。但事实上在今天,假如她愿意去学的话,她可以找到很多帮助人们做电子出版的工具/软件,而且当中不乏优秀的自由软件。又例如,在农村上网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假如你懂得mesh networking的话,你可以用非常低廉的成本在一所农村学校架设出一个非常可靠的无线局域网。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SFD-2012-map

9月15号是今年的国际自由软件日(Software Freedom Day,简称SFD),这一天我参加了香港SFD的活动。SFD香港站是全球数百个SFD活动当中的一个。刚好这一天SFD全球主席Frederic Muller也在香港,还参加了我们的活动。我其实四五年前就听说过SFD,但是这次还是第一次参加。而参加完这次SFD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篇文章的题目所说的。

还是先汇报一下香港SFD当天都有些什么精彩内容吧。

参加这次活动的只有不到20个人(其中超过10人还是迟到的!),大部分是自由软件开发者,活动的形式是标准的presentation形式,有Haggen So关于自由软件以及自由软件精神的介绍,有Sammy Fung关于香港自由和开源软件社区的介绍,还有两个自发报名的讲者,分别是陈电锯关于如何用R语言来进行立法会选举预测的分享以及Sunny Chan关于如何在公司里推广开源软件的䒈分享。

我觉得陈电锯的分享还是蛮有意思的,虽然不能完全听得懂他讲的东西。另外启发性极大的是Haggen关于PirateBoxFreedomBox的分享。PirateBox是纽约大学David Darts教授发起的一个项目,其实就是一个适用于家庭或者是办公室的无线路由器,一旦通过PirateBox开启了一个局域网,就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私密的网络来传送文件以及进行各种网络交流。而FreedomBox则可以看作是PirateBox的升级版,因为FreedomBox会有更多关于资讯安全以及网络隐私方面的细节设计,也绝对会成为一个行动分子喜欢的神器。

Haggen昨天提到说,这些自由软件虽然未必是为了某个社会目的而写的,但人们可以采取“拿来主义”,用这些软件来解决自己遇到的实际问题,不管是大到像Arab Springs那样的抗争,还是小到日常办公总会遇到的文字处理。当我们可以不必花费巨额的软件授权费去使用私有软件,而直接使用自由软件并且得以专心去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时(不管是写东西、唱歌、拍电影、做动画、做模型、还是做机器人……),我相信更多人的天赋都有可能得到舒展。

假如说某个人没有成就,那也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合适他的工具。假如毕加索生活的年代没有油画笔,或者他没有找到适合他的油画笔的话,也许他也未必能取得那么辉煌的绘画成就。我们这个年代给予了每一个人更多的可能,而自由软件则让这样的可能性可以普及到每一个人。只要你愿意用心去寻找,你也必定能找到让你的创造力得到最大发挥的自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