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 Francois Grey 教授聊天

这个周末去了一趟北京,周六晚上我跟Francois Grey教授吃饭聊天,谈到了很多跟公民科学相关的话题,启发很大。这里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

这个周末去了一趟北京,周六晚上我跟Francois Grey教授吃饭聊天,谈到了很多跟公民科学相关的话题,启发很大。这里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

Francois Grey
photo by teleyinex/flickr

Francois之前是在CERN(欧洲原子能研究机构)工作,因为有大量的数据要处理,哪怕是再大型的计算机也难以高效的完成。后来Francois就开始启动 LHC@Home 分布式计算计划,让普通民众贡献他们家里电脑的闲置的计算能力来帮助科学家进行数据处理。结果发现,这样做比依赖大型机更高效。后来,Francois还推动了 CAS@Home, Asia@Home 等公民科学项目。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Francois Grey在LIFT大会上的关于公民科学的演讲:

不过,虽然这些项目确实给科学家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但是对于普通民众来讲,他们并没有真正参与到那个科学发现的过程中。于是,Francois希望做一些真正由公民发起的,用科学的办方法来解决公民切身问题的项目。当他听说我们在广州做水质检测活动的时候,就特别兴奋。

我说,一开始我们在广州做这样的实验很困难,没有什么人理解和支持,更多人是旁观。Francois说,你要找到那些真正理解你并且可以给你支持的老师,也许这些老师一百个里边才有那么三五个,但其实任何东西开始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另外,最好是能够把你的实验过程和结果用科学家熟悉的语言记录下来,并且尝试写成文章,寄给一些科学类的期刊。也许有些期刊会接收和刊登你的稿件,那时候你再去找学校老师的的支持就更有支撑了。

假如能够在现实中找到与你有类似想法的人一起去做这样的探索和尝试,将会大大提升这方面的效率和产出。话说下个星期在Open Wisdom Lab就有这样一个为期四天的创意科学实验工作坊(形式类似 Startup Weekend),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这里了解一下。这个 Open Wisdom Lab 是在Francois的引介,以及 @徐芦平 的积极倡议之下,于最近在清华诞生的。它是一个让不同背景的人可以相遇并且一起做创新项目的孵化空间,学生是这个空间的主体,开放式创新人才培养是目标,科学家在其中起辅助性的角色。不过,要在清华这样一个官僚体系深厚的地方搞这样的尝试很不容易,也是因为遇到了有开放心态的主任以及校长,才使得这一事情得以做起来。

我还提到说,现在中国的大学生基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在课余搞什么公民科学这样的东西了,小孩子反而更合适。Francois 想了想,觉得这个思路很有意思,而且他觉得也是很有可行性的。只是面向小朋友的话需要一些特别的方法,才能让小朋友保持长时间的注意力,这一点会是一个挑战。但公民科学从娃娃抓起,也未必不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