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文章:TEDx的中国城市实践

最新一期的《新周刊》杂志刊登了一个关于TED和TEDx的报道,作者以TEDxGuangzhou为切入点,描述了他对TEDx进入中国的一些观察。这里特别感谢TEDxGuangzhou的团队,正是她们的努力,才使得那一次活动成功落地。

以下为《新周刊》文章的全文,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文章中凡是提到TED演讲的地方,我都加上了超链接,指向TED.com或TEDtoChina.com的相关视频。

最新一期的《新周刊》杂志刊登了一个关于TED和TEDx的报道,作者以TEDxGuangzhou为切入点,描述了他对TEDx进入中国的一些观察。这里特别感谢TEDxGuangzhou的团队,正是她们的努力,才使得那一次活动成功落地。

以下为《新周刊》文章的全文,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文章中凡是提到TED演讲的地方,我都加上了超链接,指向TED.com或TEDtoChina.com的相关视频:

对TEDx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登陆土豆的TEDxTalksChina频道,观看更多中国大陆TEDx活动的演讲视频。(Again, thank you Tudou for sponsoring the TEDxGuangzhou live streaming!)

==== 美丽的分界线 ====

TEDx的中国城市实践
张坚

  TED是精英的派对,他们用18分钟的时间,用最擅长的方式,来说服人们改变对世界的看法——它的本土化实践能给中国的城市居民输入“想象力和乐观主义”么?
  
  一个印度人发明了一个设备——它由微型放映机和摄像头组成,然后与网络连线。例如你可以将你最近痴迷的小说投影到附近的墙壁上,顺便看看《纽约时报》上的书评,把邻居家的围墙当成你家的书架——这个名为“第六感电子设备”的玩意,用知名博客和菜头的话来说:“真正把人变成了数位人。”
  如果你被来自麻省理工传媒实验室的印度人Pranav Mistry的“第六感”打动的话,请不要忽略这也是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 Design,科技娱乐设计)的功劳,这个视频正是来自2009年TED大会的一个演讲。视频的开头写着这样的话:“TED,值得传播的思想。”“第六感电子设备”的创想,具备着TED所有吸引人的元素:新奇、有趣、饱含智慧,还有乐观主义。
  什么是TED?TED大会创办于1984年,这个大会把一大帮各行各业的精英聚合在一起,给他们18分钟的时间,让他们以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演绎自己的创想或独特经历。希望传达的信息,是优秀的思想可以改变人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使人们反思自己的行为。
  2009年,TED大会的城市衍生品TEDx(命名格式一般为TED+x+城市名),在中国4个城市举办,分别是 TEDxBeijing,TEDxShanghaiTEDxXiamenTEDxGuangzhou。这个颇为洋派的活动,能否也像TED一样,给中国的城市居民输入“想象力和乐观主义”?
  
  
  “想象力和乐观主义”
  
  “爸爸,环境问题是你们那一代人一手造成的,你们该为此负责!”,这是约翰·杜尔的女儿对他说的一句话。约翰·杜尔是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他投资了2亿美元在绿色科技上。2007年,他在TED大会上演讲时,谈及女儿所说的环保问题时几近落泪。约翰·杜尔所讲述的是“风险投资放眼绿色技术”,这是一个很典型的TED议题——它重要而有趣,却较少为人所知。
  你能在TED大会上看到很多这样的议题,比如,众人关心的全球变暖有哪些快速解决方式?环境科学家大卫·凯斯在TED上提出的想法是。把皮纳图博火山那么大的硫磺云发射到空中,以便降低全球气温。中国自古以来的长生不老的说法能否成为现实?在TED上,奥布里·德·格里说:“我敢打赌,现在还活着的人中,肯定会有不少人能活到1000岁!”
  硫磺云降温或长生不老,类似这样的奇思妙想,如果没有科学家的提醒,或许我们根本不会想,也无暇想——我们的生活早就被各种事物挤压过度,TED给城市居民提供的,是一份知识上的自助餐,它货真价实且选择不少。TED的演讲者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能提供多角度而又“非理性”的思考空间。
  曾经受益于TED的叶富华乐见这样的场景:听众能在不同议题的讨论中,产生新的思考方式或是创新灵感。听众来参加TED的收获,正如TED 官方对于其大会的定义——“一场想象力和乐观主义者的聚会”。想象力和乐观,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稀缺品,这也是TED最重要的输出品。“我们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和乐观主义”,叶富华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决定把这种会议形式搬到广州。这个毕业不久的中山大学学生在广州举办了TEDxGuangzhou,这是国内人数最多的一次TED活动。
  
  TEDx在广州
  
  TEDxGuangzhou和TED大会在议题上的接轨显而易见,TEDxGuangzhou的议题有DNA、Twitter、山寨、脑电波、旅行、创意,各式各样的议题让TEDxGuangzhou像是一个大拼盘,600多个听众都可以在这个容量巨大的拼盘里各取所需,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议题。与议题相对应的是演讲人,文艺青年、创业成功者、建筑师、NGO项目经理,那些冲着演讲人而来的听众,不少都期待着与演讲人面对面的交流。通过网络视频看TEDxguangzhoa,只能有单向度的认知。
  对于TEDxGuangzhou的听众而言,议题和演讲人之外的会议形式也够吸引人。会议一开始,便是一位来自桂林的萨克斯风手被主办方邀请到会场上演奏,这样的开场白或许能说明这个会议的另一个重要特点——不需要那么正式,抱着玩的心态来参加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最受欢迎的演讲人是来自台湾的萧青阳。萧青阳的演讲,有淡淡的文艺腔。而在另一个人演讲人江森海身上,文艺腔变成了喜剧的强调,幽默+实用主义的话语让听众乐得不可自持。这两个人受欢迎的程度简直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难道这是一场豆瓣文艺青年的聚会?
  事实上,演讲人以及他的议题是否符合听众的预期,非常难以预料。TEDxGuangzhou的操盘手叶富华只能按照以下的标准来进行甄选—— “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是他的议题是值得传播的,表述是能打动人的。另外就是比较新的东西,比如脑电波。这些东西都是在TEDx的舞台上比较受欢迎的。”
  在TEDxGuangzhou之后,有不少听众提问,为什么会上有这么多外国人,其实原因很简单——除了一些本身的议题需要外,外国人的演讲技能更为出色,也更会讲故事。相比之下,TEDxGuangzhou上的中国人的表现的确是有点枯燥——他们的演讲更像是在讲解一个PPT。
  
  “x”的本土化
  
  TEDxGuangzhou的主题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可的主题——“创意锦缎一想象无界”,广州特色在哪里?这让另一个问题浮出水面,知识无界限,听众却有地域之分,不照顾本地居民的习惯,很容易让TEDx的传播效果打折。试想一下,在TEDxguagnzhou上讲述Twitter是什么效果?这个演讲被一些听众称作是活动上最为无聊的演讲。
  本地特色几乎是所有TEDx所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对于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来说,要找出那些合适,叶富华需要思考广州市民具体关心什么。
  TEDxGuangzhou上,暨南大学“80年代剧团”团长麦荣浩可能是唯一和广州有些相关的演讲人。华南师大中文系的学生王博泓没有看得太明白,但仍然觉得“挺好玩,形式很新颖”。对于王博泓这些身在广州的人来说,“本地”除了代表了本地的演讲人之外,更是代表了和广州以及自身有联系的议题。一位听众告诉《新周刊》:“陈晓红演讲的时候如果提及番禺的垃圾焚烧场事件,我的兴趣可能会多一些。”陈晓红是其中的一个演讲者,她是NGO“一个地球生活”的项目经理。
  相比之下,其他城市的TEDx的口味的确是更为本土化。台北TEDx活动会关注繁忙城市里的“慢活主义”,新加坡的TEDx活动则把重心放在创新科技上,阿姆斯特丹的TEDx活动则跟创意活动相关。布鲁塞尔2009年的一个TEDx活动有一个奇怪的名字——“burn the box”,这个词语的意思是“烧掉盒子”,意指让你的大脑不受任何禁锢。
  叶富华也不希望TEDxGuangzhou变成一个脱离本土受众的活动,他说:“TEDx需要有本地特征,很重要的就是让本地观众通过听演讲和其他听众的交流,受到某种启发来关注那些话题,来重新思考本地的一些东西。”



1 thought on “《新周刊》文章:TEDx的中国城市实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