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们站在未来看现在

前天晚上,尚文Maos_Space做了一次读书会,阅读的就是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写的这本《地球的法则》。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次读书会居然有近20人参加,而且都是因为感兴趣而过来的。作为这本书的中文译者之一,我分享了翻译这本书带给我的一些灵感和收获,主要提到了这几点……

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时候,当时大多数的美国青年人都面对着冷战和越战的阴影,他们内心都有一股恐惧,他们非常害怕自己会成为那个强大的官僚架构里边的一个齿轮。而计算机则是那个年代驱动着军事和政府部门的主要工具。当时很多人认为,计算机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压迫的感觉,是一种把人变得异化的工具,是有助于官僚部门强化其控制的工具。(详见 From Counterculture to Cyberculture 第一章的叙述)

但是,当我们今天讲到计算机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产生类似的联想了。

为什么呢?

部分原因是,计算机从70年代开始就从大型机逐渐演化为个人计算机,而且其成本急剧下降,以至于现在在大城市里,基本上每一个人几乎都可以拥有一台计算机(或者智能手机),而且我们不认为这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另一方面,人们关于计算机的想象也在发生变化,从70年代的“家酿电脑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到80年代的苹果电脑,计算机逐渐的开始被看成是一种可以带来个人解放的工具。而且后来出现的互联网更是使得这一想象成为现实。

我们今天回头看几十年前人们对计算机的那种恐惧,会觉得不可思议。

同样的,生物技术现在也是一种刚刚处于萌芽期的技术(相对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阶段而言),并且科学家观察生物技术的发展趋势,发现其成本下降的速度远远大于电脑芯片的成本下降速度。

甚至物理学家Freeman Dyson就曾说过,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孩子都会玩生物游戏,自己做恐龙出来

……

当然,前提是,我们人类还能活到那个时候,而不是因为地球暖化的加剧而走向灭亡。

……

《地球的法则》就是一本探讨我们该如何应对这一世纪难题的书。前天晚上,尚文Maos_Space做了一次读书会,阅读的就是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写的这本《地球的法则》。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次读书会居然有近20人参加,而且都是因为感兴趣而过来的。作为这本书的中文译者之一,我分享了翻译这本书带给我的一些灵感和收获,主要提到了这几点:

  • 认知偏见:很多时候我们是被认知偏见蒙蔽了我们的理性思考(好像黄缘也有类似看法
  • 如何改变自己的思维:布兰德曾是强烈的反核人士,他是怎么转变观念,力挺核电的呢?
  • 世界上有两种人,刺猬型的人(死抱着一个观点不放)和狐狸型的人(乐意改变自己的看法和立场),你是属于那种人?当晚读书会的一位读者Dante对此也有思考
  • 我们有没有可能站在更远一点的未来,去看待我们今天的选择?(例如,就像这篇文章开头所举的例子那样去看待基因工程技术?)

事实上,就像尚文所说的,《地球的法则》这本书涵盖的信息量太大了,不是一次读书会可以cover掉的。假如你真的想对书中所讲的那些问题有深入的了解,还可以循着作者列出的原始文献来找到那些论据,自己去检查作者的论证是否到位、是否严密。

要是你只是对书中所讲的某个话题感兴趣,也可以直接参照书的最后列出来的推荐书目去阅读。我翻译的时候就基本上把作者这个推荐书目里的书都翻阅过,收获巨大——假如说《地球的法则》是一幅二维的地图的话,那么所有的在线注释以及推荐书目加起来就可以给你呈现一个关于城市化、核电、转基因以及地球工程的三维地图。

不过讲到底,在我看来,与其说《地球的法则》是一本讲环保的书(它确实非常适合搞环保的朋友阅读),倒不如说这是可以启迪你开拓自己的心智,并且学会更理性的进行思辨的一本书。而且我认为,咱们中国人更需要理性思辨的能力的培养。

最后送上读书会现场的一张照片:
_DSC0136
(摄影:王三木